龙四玄不敢再往下想,这时,他的炼器鼎里,也有一股灵光涌动。

龟纹冥衣就要炼好了。

龙四玄忙凝起了精神力。

一道光柱从炼器鼎力冲了出来,只可惜相较于龙包包的洛书山河扇形成了的灵力波动,龙四玄的灵力光柱无疑弱了许多,大部分观众的注意力都还集中在龙包包的洛书山河扇上。

龙四玄心中忐忑,面上无光,灰头土脸地收起了龟纹冥衣。

龙包包炼器完毕后,再看了看叶凌月,见她还在炼器,冲着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后,就欢喜着走向了观众席,和小乌丫她们回合去了,等待最后的炼器结果出来。

见龙包包已经大功告成,龙四玄暂时也搅和不出什么幺子来,叶凌月才全神贯注地进行九龙吟最后一步的炼制。

“龙小少爷,你好厉害。”龙包包才刚坐定,小乌丫和小吱哟都围了上来。

凤莘也赞许地冲着龙包包点了点头。

“只是运气好罢了。”龙包包挠挠头,不好意思道。

他这会儿自己也觉得飘飘然的,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

小家伙,还真是傻人有傻福,龙包包的运气的确好,命中遇到了凌月这个大贵人。

凌月和这小家伙出奇的投缘,一路上还真是替他遮挡了不少的腥风血雨。

离魂这么大胆的举动,她也做了。

好在,没有惹出什么事来。

凤莘将龙包包的反应看在眼底,暗道,方才锻造场上发生的事,没几个人察觉到。

可他,还有叶凌月以及那个坐在了高台上的男人……凤莘目光闪烁,望了眼紫堂宿。

孤月海的紫堂宿,究竟是什么人?

方才叶凌月和紫堂宿的对话,凤莘没能听见,但他没有忽略,紫堂宿对叶凌月的特殊照顾。

孤月海的紫堂宿,传闻是个极淡漠的人。

四方城主请他来当裁判,除了用他来震慑南无山和瑶池仙榭的两位外,另外一个用意,也是紫堂宿的心性是最适合当裁判的人。

可他方才的举动,又似乎……凤莘想不透了。

算起来,他和叶凌月以及紫堂宿只不过有一面之缘。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是嘛,他也许该提防着紫堂宿了,凤莘若有所思着。

身旁龙包包等人还在唧唧喳喳地说道。

“老大比别人慢了一拍,不知道来不来及。”小乌丫关切着看了眼叶凌月。

就在她们说话的那会儿功夫里,又有几人炼器成功,其中就包括烈阳宗的烈旭阳。

当然,这些人炼制出来的灵器,都没有早前龙包包和龙四玄那样,突破了天阶。

三十六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三十四个时辰,余下的两个时辰,还在炼器的人不超过十人。

“不碍事,我想月姐姐一定没问题的,她的炼器鼎里的灵力波动,不弱。”龙包包对叶凌月的炼器本领很有信心。

只用“白火”就炼制出生命乾坤袋的月姐姐,又怎么会让大家失望。

她,一定会炼制出最厉害的灵器!

“呵~”旁边有笑声传来,讥讽味十足。

“洪明月,你笑什么。”小乌丫一看,洪明月站在一旁,不满地骂了一声。

“笑你们天真,真是物以类聚,叶凌月那贱种能炼制出最厉害的灵器,做梦去吧。”洪明月瞥了眼叶凌月的炼器鼎,笑得很是森冷。

小乌丫气得不轻,就要发作,却被一旁的凤莘拦住了。

“小乌丫,不要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争执。这世上,总是有些人见不得别人好,尤其是见了比自己漂亮,比自己有天赋,比自己有钱有权的,这是一种病,叫做红眼病。我爷说了,犯红眼病的人,会老得很快,总有一天会成为又老又丑,心灵扭曲的丑八怪。”龙包包瞅瞅洪明月,觉得这女人很是讨厌。

听说这人还是月姐姐的妹妹,他怎么觉得,她们俩完全不一样。

月姐姐那么好,这女人怎么就那么坏。

“小鬼头,你说什么。你敢诋毁明月!”洛宋在一旁凶神恶煞地骂道。

“你是谁?”龙包包撇嘴。

“我是三生谷的少谷主,也是明月的未婚夫,你要再敢多说我女人的一句坏话,信不信我杀了你。”洛宋被洪明月控制后,满脑子都只有洪明月,他不顾大庭广众之下,威胁着龙包包。

“未婚夫?可是为什么上次我和凤大哥他们在酒楼里看到了你身旁的这个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他们一起吃饭,那个男人还抱着这个女人,还和她亲嘴儿呢。小乌丫,我没有看错吧?”龙包包一脸的天真,说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没看错啊,那个男人还参加了终选赛呢,不就是那个烈旭阳嘛。”小乌丫和龙包包一唱一和。

一听这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洛宋、洪明月还有三生谷主的身上。

洛三生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

“明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洛三生呵斥道。

“师傅,这都是污蔑。”洪明月粉脸通红。

“你们俩都给我闭嘴,滚到一边去,再丢人现眼,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洛三生一口气梗在了喉里,气得够呛。

可当着所有人的面,他也不好发作。

洛三生看了眼儿子洛宋,见他一双眼还是痴痴傻傻地望着洪明月,心中疑惑更浓了。

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若是以前,洪明月和其他谷中的弟子走近一些,洛宋定然不会给两人好看。

还是说,洪明月那女人,真用了什么法子,迷惑了儿子?

洛三生盘算着,等到天下第一锻结束后,他一定要彻查此事。

见洛三生已经声疑,洪明月狠狠地剜了龙包包和小乌丫一眼,她也知道,自己拈花惹草,胡乱勾搭的事被龙包包他们戳破之后,自己再也没法子在三生谷立足了。

这一切都怨叶凌月,不过那女人,得意不了多久了。

洪明月的眼神,和场中的烈旭阳做了一个短暂的眼神交汇。

后者微微点了点头,洪明月的目中,陡然闪过了一丝凶芒。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