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饭,叶凌月不用说,胃口大好。

她也深知,今晚之后,就是残酷的天下第一锻上的较量。

反之,四方城主懊恼得一口饭都吃不下。

空了,库房空了!!

可偏偏他又找不到确切地证据,证明黑家兄妹俩洗劫了他的库房。

这就好比,早前四方城主利用镜花水月阵看到了叶凌月和凤莘闯入了他的沙漠花园,却没有法子证明,夕颜王花是两人偷走的。

这种事一连碰上两次,四方城主都吃了哑巴亏,憋屈程度,可想而知。

入夜后,叶凌月和龙包包在内的五十名选手,一起进入了四方城主的锻造场。

这是个可以同时容纳百人同时锻造的大型锻造场,里面摆放着上百口炼器鼎。

整个锻造场呈“回”形结构。

在锻造场的最外围,设有观众席,大量商贾和一些门派世家的观众,都坐在观众席上。

叶凌月在观众席上,看到了洪明月以及一名面目清俊的中年男子,他的模样和洛宋有几分相似,想来是洛宋的父亲,三生谷主洛三生。

在锻造场的正中,是一个凸起的高台,上面摆放着四张座位。

至于观众席和高台中间的位置,也就是真正的锻造场。

多日未见的四方城主,在四大使者的簇拥下,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四方城主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的目光在叶凌月和龙包包的身上逗留了片刻,像是要在两人的脸上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可无论是叶凌月还是龙包包,都是一脸坦然。

这次天下第一锻还真是亏惨了,沙漠花园被人给夷为平地不知,连库房都被人洗劫了,真不知是撞了什么倒霉运,四方城主在心中哀嚎着。

四方城主憋屈加郁闷的模样,差点没让叶凌月憋笑憋出内伤来。

不过叶凌月的欢喜,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随即四方城主就走上了高台,向在场所有的观众和选手们宣布,这一次的天下第一锻和往年不同,他这一次,还邀请了三名裁判。

当三宗的三人走向了高台时,叶凌月一眼就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紫堂宿。

紫堂宿依旧是一身的紫袍,他的身后跟着南九和尚和瑶池仙榭的岳梅。

三人的表情,可谓是大相径庭。

紫堂宿相貌英俊,但见他眼角微微扬起,墨色的眸深邃无波。

在路过叶凌月身旁时,他连眼角都没多留意叶凌月一下,看上去,似乎真的不记得她了。

叶凌月见了,松了口气,看来外界关于紫堂宿健忘这件事的传闻不假。

南九和尚惺忪着醉眼,腰间挂着个酒葫芦,葫芦口上,酒神虫虫宝探出了脑袋来,好奇地看着四周。

南九和尚看到了叶凌月时,很是亲切地笑了笑。

至于岳梅,她脸色不大好,经过了叶凌月身旁时,还不忘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岳梅被小囚天放了出来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瀚月剑的武学石刻不见了。

武学石刻是岳梅的师傅瑶池榭主亲手所赐,若是被她知道丢失了,岳梅必定遭受重惩,若非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岳梅只怕会当场怒起,质问叶凌月。

“还请三位上座,天下第一锻即将开始。”

四方城主坐了个请的动作,设在高台上的另三张主座,就是为了三宗的三人准备的,其中正中两张,左右各一张。

高台的地理位置最佳,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锻造场里炼器的情况。

叶凌月留意到,紫堂宿和四方城主各占了中间一张,南九和尚和岳梅各坐了另外两张。

看上去,年纪轻轻的紫堂宿竟然比南九和尚的辈分还要高,这不禁让叶凌月对紫堂宿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三宗之人和四方城主各自入座后,四方城主宣布了天下第一锻的规则。

“这次的终选赛,耗时三十六个时辰,即三天三夜,每一位选手炼制出来的灵器,最终经过三名裁判的评断后,决出第一名。每一位选手,可按照各自在四方榜上的排名,对号入座,选择相应的炼器鼎。”四方城主说罢,选手们就迫不及待地走到了各自的炼器鼎之前。

锻造场内的鼎,每五个一行,每十个一列。

叶凌月在四方榜上排名第三,她的炼器鼎就是三号鼎。

龙包包分到了一号鼎,龙四玄的二号鼎就位于叶凌月和龙包包之间。

叶凌月的身后不远处就是木家兄妹中的木武,还有木武的左手侧,乃是烈阳宗的烈旭阳,其他的选手,也陆陆续续找到了各自的炼器鼎。

由于正式比赛时,是无法携带助手的,所以这一次,凤莘和小乌丫只能在观众席观看,无法进入锻造场。

叶凌月和龙包包站在了各自的炼器鼎前。

“比赛开始。”

随着一声喝令,几乎是同一时刻,选手们都祭出了自己炼器用的火。

刹那间,整个锻造场上星星点点,各式各样的火种,犹如数十颗星辰,颜色各异,点亮了整个锻造场。

关于异火,叶凌月接触还不久,她只记得,龙包包说过。

高级方士在精神力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后,可用精神力凝聚成火。

这种活,就是本命之火,本命之火从低到高,分为白、蓝、青、红、紫、黑。

用本命之火炼制出来的灵器,成色会比凡火高很多。

在天下第一锻这么高规格的炼器大会上,用本命火炼器,是众方士的不二选择。

如此一来,所谓的天下第一锻也就成了玩火大会。

在方士界,有个不成文的说法,低级方士靠精神力,高级方士靠火种。

和叶凌月早前接触到的那些大夏方士塔的方士们不同,来四方城的,可都是顶尖的方士,他们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和龙包包一样,精神力凝聚而成的火,品质大多不俗。

就连木家兄妹中的木爽也不例外,她那双葱白玉手间,腾起了一团漂亮的蓝火。

她的兄长木武的本命火,则是蓝中带青,看上去,和早前叶凌月看到的,龙包包的青蓝火有些类似。

烈阳宗的烈旭阳,手掌上腾起来的则是纯净的青火。

看上去烈旭阳的青火,看上去是场中所有方士中成色最好的。

可这时,忽听到观众们发出了一声欢呼声。

“那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