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女王发生的变化,叶凌月也不禁为她感到很高兴。

“凤莘,夕颜花真的发挥作用了。”

“那只是开始而已。”凤莘却摇了摇头,背过了身去。

叶凌月侧头看了看凤莘,总觉得他看上去特别冷漠。

不过叶凌月也没有放在不心上,女王已经彻底化成了人的形态。

但当自己拥有了一双美丽的腿,女王喜极而泣。

“女王,这是我炼制的一件袍子,为了庆祝你化为人形,这当做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三足鸟人女王上身是穿着人的衣物的,但初为人形,腿部还是光着的,叶凌月拿出了一件乾坤紫金袍,让女王穿上。

叶凌月还拿出了自己的一双靴子,也送给了女王。

换好了乾坤紫金袍的三足鸟人女王,看上去美丽大方就像是个真正的人类女王。

它感激着,冲着叶凌月点了点头。

“女王,你试着走走看。”见三足鸟人女王就如一个刚学步的孩童,迟迟不敢迈步行走,叶凌月莞尔一笑,索性走上前去,劝女王走几步。

女王尝试着,往前走了一步,可是才刚迈开第一步,女王就觉得自己那双踩在地上的腿,犹如刀割般疼痛。

她惨呼了一声,还未走稳,就摔倒在地。

叶凌月和那些三足鸟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没什么,我只是不习惯而已,只要再练练就可以了。”三足鸟人女王咬了咬牙,她还想站起来,再走几步。

可它还未站起来,哪双美丽的犹如艺术品似的长腿上,已经成形的人腿上,骨头突然分裂开,尖锐的鸟爪刺破了皮肤,

三足鸟人女王的背后,原本已经褪去的羽翅也活生生钻出了背脊,重新长了出来。

从半鸟形化为了人形,又从人形重新化为了鸟形,整个过程,不过持续了一刻钟不到的时间。

而三足鸟人女王却经历了天堂到地狱,蚀骨般的疼痛。

它浑身浴血,重伤倒地,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些三足鸟人们吓得不轻,叶凌月也懵了。

怎么会这样?

叶凌月忙上前去,试图替女王治疗,可一查看,叶凌月的眉头重重一跳。

迟了,太迟了。

女王的生命力,如拉开了闸的洪水般,倾泄而出,随着它生命力的流逝,一团棕黄色的灵力,犹如蝌蚪般从三足鸟人女王的身体里跳了出来。

就在土之灵离开女王的身体时,两个影子,如箭驰般闪过,其中一个,电掣般,一掌拍下了叶凌月。

叶凌月往后急退了几步,那人已经夺下了那一团棕黄色的土之灵。

“鸿,为什么?”女王此时,还匍匐在地。

当它看清楚了那个站在了咫尺之外的男人,还有他抓在了手中的土之灵时,以及站在了男人身旁,搔首弄姿的死敌沙丽女王时,三足鸟人女王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它上当了!

夕颜花,根本不能让凶兽化为人。

这一切,全都是骗局。

这个和它朝夕相处了数个月,让自己难以自拔的男人,是个骗子,他根本就是冲着自己的土之灵来的。

他知道只要宿主还活着,土之灵就无法在宿主非自愿的情况下易主。

唯一的法子,就是用特殊的手段,让宿主身体遭遇重创,土之灵在以为宿主将死的情况下,会脱离身体,寻找新的宿主。

“因为他就是一个畜生,女王,你被他骗了,他根本不是什么神医,他的真正身份,是的北青丹宫的前任宫主,方尊陈鸿儒。”叶凌月在看到男人抢夺土之灵时,第一眼,还未认出他。

可再看到他额头,那一抹鼎印时,立刻就断定了他的身份。

难怪北青女帝覆灭后,她一直找不到陈鸿儒的下落,狡兔三窟,谁又知道,赫赫有名的大陆方尊,会沦落到和凶兽为伍的地步。

叶凌月虽然也早就察觉到,三足鸟人女王体内有土之灵,可她还没残忍到,残害他人,直接掠夺土之灵的地步。

陈鸿儒,利用一个对他爱慕不已的女人,其行径,让人发指。

“叶凌月,要不是你偷走了我的天地阵,害我修为无法精进,又使计,让北青女帝失势,夺了我的权位,我又怎么会落到和这种扁毛畜生一起。不过,这一切也该结束了,土之灵会让我再次问鼎天下第一锻,我将会以全新的身份崛起。”陈鸿儒咬牙切齿着,他眼中的凶暴之色迭起,一声低啸。

“沙丽,替我护法,把这些碍眼的东西,全都清理掉。”

陈鸿儒得了土之灵后,要立刻将它炼化,免得夜长梦多。

他当即盘腿坐下,只见他的眉心上,那一个“朱红雪”实鼎滴溜溜飞了出来。

那一团土之灵,被鼎吸入了鼎中,开始炼化。

美人蛇女王沙丽诺了一声。

只听得山壁上,嘶嘶数声,就如无数的冷风吹过。

大量的美人蛇战士,或男或女,它们大多光着上身,和三足鸟人很是相似,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只是它们的眼神,比起三足鸟人们,更加地阴毒。

叶凌月和凤莘这才发现,周围已经被数量惊人的半蛇人战士们包围了。

这些半蛇人战士,身携剧毒,口中长着锋利的獠牙,身下可以贴着陡峭的山壁自由滑行,它们的嘴里,还不时喷吐着青绿色的毒气。

几名护卫在三足鸟人女王身旁的三足鸟人战士们,还未来记及反抗,就被几条吐着血红色信子的美人蛇战士给击杀了,身子化为了脓水。

“咯咯,愚蠢的鸟人,要怪只能怪你们跟了个愚蠢的女王。还真以为,鸿朗会看上你们?你可听清楚了,在鸿郎的心目中,你就是一头扁毛畜生。”美人蛇沙丽笑得花枝乱颤。

扁毛畜生,四个字,犹如重捶击打在的三足鸟人女王的脑海中。

它心底,最后一丝期盼也荡然无存了。

原来,在他眼中,它根本就只是一头畜生。

“我要杀了你们!”

三足鸟人女王拼着最后一丝气力,它背后的翅膀,奋力一冲,身子如箭般,冲向了陈鸿儒和的美人蛇沙丽。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