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花园冬园里,在那几棵松树移动后,前方出现的了条小径。

那条小径只能容纳一人通过,小径的两边栽种的是一排排的梅花树,上面开满了粉白色的梅花。

一路繁花锦簇,美不胜收。

叶凌月却不以为,这小径只是普通的花径。

“这小径看上去有些古怪,我先试试,“凤莘正欲阻止,但见叶凌月兴致勃勃的模样,就含笑立在了一旁。

只见叶凌月纤影往前移去,才刚踏上小径,只觉得有一阵阴风吹来,梅树上,粉白色的花瓣的颜色陡然发生了变化,犹如滴血似的,血红一片。

粉色的花海,刹那变得诡异妖娆了起来。

壮实的树身一个摇晃,顿时无数的花瓣翩然落下。

旖旎的花雨,在落下时,化成了锋利的刀刃,袭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早就有所准备,脚下不动,精神力如流水般涌了出来。

眨眼盾瞬间在她周身形成了一个保护屏障。

可哪知那些花瓣幻化而成的刀刃一撞上来,整个屏障,支离破碎开。

怎么会?

她的眨眼盾竟然一下子的破解了,往常,她的眨眼盾至少也能阻挡一阵子。

不愧是四方城主布置的阵法。

叶凌月心中一紧,数根魂链如灵蛇般盘旋而起,只听得叮叮咚咚一声脆响。

那些花瓣刀片被横扫而出,叶凌月借势,脚下一蹴,人已经退回了凤莘身旁。

叶凌月一退出了小径,那些梅树就恢复如初,仿佛早前的一切,只是叶凌月凭空想象的般。

一退回来叶凌月不由吐了吐舌头。

凤莘却是替她拭了下汗水,摇头笑道。

“踢到铁板了吧。“

他的小女人就是好奇心杀死猫的典型,也是自找罪受。

“不玩了,交给你解决。“叶凌月撇撇嘴,她也懒得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这个阵法,她也不是完全不能破,但必定会付出很惨重的代价,她倒是要看看凤莘要怎么破解这个怪异的阵法。

“这种阵法,是木系阵法的一种,利用是草木的力量,破解起来,也必须破开草木之力。“凤莘说罢,不急不忙取出了五把桃木制的小木剑。

但看那小木剑通体呈乌黑色。

每把木剑都只有指头长短,偷着一股深寒的杀机。

“这种剑叫做桃木乌血剑,是用了五百年树龄的桃木和黑狗血炼制而成。看似桃木,却坚硬无比,对破阵很有效果。“

凤莘说罢,将桃木乌血剑夹在了指间,随手一掷,那几把小木剑脱手而出,就如长了眼似的,刺入了小径上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

说来也是古怪,桃木乌血剑刺入了青石铺砌而成的小路,就如刺入了豆腐似的,没根而入。

在桃木乌金剑刺入时,那条小径上,冒出了团团的红烟,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声,有黑色的黏液从五个方位流了出来。

原本可容纳一人通行的小径,瞬间缩小消失。

青松,粉白色的梅花,恢复如初。

地面上还落了一地的花瓣。

叶凌月两眼看得一瞬不瞬,凤莘已经收回了五把桃木五金剑。

“原来阵法师竟然如此厉害,早前还真是小看了凤莘了。“叶凌月暗道。

早前在四方舟上,她就见识过了凤莘小阵法的厉害。

可她一直以为,凤莘的阵法侧重攻而非守。

所以早前凤莘说自己利用阵法,击杀了多人时,获得了四方令时,她还有几分诧然。

今日确实正式第一次看到了凤莘出手,这才发现凤莘所说非虚。

认识凤莘越久,叶凌月发现,这个男人身上,总是能不断带给她意外。

初相遇时,他只是个腼腆的落水少年。

再相遇时,他是凤府家主。

再往后,她爱上了这个男人,他又是地下阎殿的副殿主,这些身份叠加在一起,让这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达到了一个令人可怕的高度。

这让叶凌月生出了一种很矛盾的感觉,一方面,她很骄傲,但另一方面,又隐隐有种感觉,似乎有种,凤莘究竟是怎么一个人。

她认识的凤莘,真的就是他的全部?

“冬园的阵法已破,这里景色倒是不错,如果不是三足鸟人女王的缘故,我倒是很乐意陪你在这里定居。“凤莘破了阵法,见了前方的美景,言语之间带着几分向往。

他握住了叶凌月的手,却见她眼神间,有些失神,精致的小脸,一双漆黑的眸里,闪烁着异色。

凤莘眉头微蹙,担心着,难道说是自己方才的举动,暴露了什么。

“凤莘,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喜欢我,为什么是我?“叶凌月忽的问道。

“你是我第一个吻的女人。我们家族的男人,对女人很是专情,只会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凤莘扯了扯嘴角,眼角扬了扬,俊秀的脸上多了几分痞气。

“那哪里是吻,分明只是为了救你。“叶凌月白了眼凤莘,她理所当然地以为,凤莘说的第一次,是在云梦沼的那一次。

可她却不知,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要早的多。

那一次在山洞里,无论对于巫重,还是对于凤莘,都从未见过有一个女子会那般的,敢在堂堂鬼帝手中抢东西的人。

明明弱的连一只蚂蚁都不如,却偏偏凶的厉害,张牙舞爪着,想要抢赤阳参。

那一次吻她,本只是抱着惩罚的心态。

吻,对于巫重和凤莘而言,都是从未有过的经历。

可一吻之下,却觉得这小女人的滋味,好的不可思议。

那种味道,甚至连那时深藏在身体内的凤莘,都感受得到。

但那只是属于巫重的沉沦。

所以在两人以凤莘和叶凌月的身份再次相遇时,凤莘对她就稍微多留意了几分。

尤其是知道小金鹤的主人就是她时,凤莘就已经陷了进去。

“对,你是救了我。若非是你,也不会有今日的我。“凤莘含笑,轻轻在她的唇上留下了一吻。

若非是叶凌月,只怕他和巫重,真的会一天,不死不休,如今的一切,他都很满意,凤莘也好,巫重也罢,只要能亲手保护她,就足够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