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

不仅是叶凌月,就连凤莘都诧然。

这个看上去孤傲清冷的男人,言下之意,选择自愿交出四方舟,只要叶凌月给得起报酬。

这让叶凌月更加肯定,对方是个人普通人。

她顿时小脸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新月眸熠熠生辉。

她最喜欢这种只认钱不要尊严的主。

“报酬我们可以商量,敢问这位兄弟尊姓大名,在下黑月,那位是我的同伴凤莘。”

男人的唇微抿,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自报家门。

他的目光在叶凌月那张明媚的小脸上逗留了一会儿,唇一掀,迸出了个字。

“宿。”

“树?树兄,还真是人如其名啊。”活脱脱一个木头人啊,问一下,回答一句话。

叶凌月在心中吐槽。

“夜宿枫桥的宿。”

极其珍贵的,男人又多说了几个字。

男人这番话,要是被他同门的那几个师侄看到了,只怕会老泪纵横,天知道,这位尊上大人,过往一个月说的话,加在一起,都未必有今天一天多啊。

“原来是宿兄,不知道宿兄想要什么报酬?你也是来参加天下第一锻的?”

叶凌月瞅了瞅宿的这条四方舟,发现这条舟比起她们早前又的那条四方舟,要宽敞结实很多,心中不由唾弃,四方城还搞区别待遇。

宿缄默着,他的目光,在四周掠了一圈,最终还是落在了叶凌月身上。

见对方不开口,叶凌月索性询问起来。

“一万两黄金如何?”

不回答。

好吧,叶凌月承认,这位叫做宿的,他虽然打扮低调,可一身气度,也不像是个差钱的主。

“或者用一瓶丹药,我有普通人也能用的美容丹。”

依旧不回答。

也对,他这般的容貌,吃啥都不可能再美了。

“再或者是灵器?天材地宝?”

得,对方是个普通人,这些玩意,他玩不了啊。

叶凌月抓急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直接抢得了。

“我要你……”

叫做宿的男人陡然开口。

还未说完,只听得一阵哗然声响,却是蚀元魂链支持不住了,忽然溃散开。

凤莘的身子,笔直坠下,叶凌月惊呼一声,也不顾男人的回答,长身一掠,将凤莘“救”了下来,两人齐齐落在了四方舟上。

不甚宽敞的四方舟,因为多了一个人,显得有些局促,舟身下陷在流沙里,仿佛随时都会倾覆。

确定凤莘没事后,叶凌月脸上有些发白,紧张兮兮地瞅着凤莘。

却没注意到,那个叫做宿的男人,还有凤莘两人的眼神,有一瞬间的交集,却是刀光剑影,杀气腾腾。

“不好意思,宿兄,你方才说什么?”

叶凌月才想起来,四方舟上还有一人。

“不行!”

却是凤莘重重地将叶凌月扯到了怀里,用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宿的目光。

宿狭长的眼角,抬了抬。

“我要你……身上的沙蝼卵。”

凤莘很明显松了一口气,但双手还是霸道十足地环着叶凌月的腰,凤目盯着宿。

叶凌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要她身上的沙蝼卵?

感情这位紫衣兄台,来四方城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沙蝼卵的?

裂谷沙河的沙蝼只生长在这一片区域,原本寻找沙蝼是很容易的,但偏偏叶凌月和凤莘昨晚的一把我,将这里的沙蝼断子绝孙了。

唯一的幸存者,只有叶凌月临时起意收起来的那一个沙蝼巢穴了的虫卵了。

那个巢穴里,虫卵的数量,至少也有上千之多。

可旋即,叶凌月就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宿怎么知道她有沙蝼?

她明明将巢穴暂时放在了自己的生命乾坤袋里,这种乾坤袋,是可以隔绝神识搜索的,照例说,应该无人能察觉才对。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对宿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我的确有沙蝼卵,但我要知道你的用途。”

沙蝼虽然是低等的凶兽,但若是用途不当,尤其是沦落到民间,以沙蝼惊人的繁殖能力,足以在几天时间内,形成一场蝼蚁天灾,摧毁一个国家。

“吃。”

宿依旧是惜字如金。

“啥?”

叶凌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长得更谪仙似的男人,居然说要吃虫卵。

光是想象那个画面,叶凌月都忍不住打哆嗦。

“喂鸟,吃。”

宿自己都不明白了,他干嘛要跟这个奶娃娃般的小辈解释那么多。

许是他很久没有人,敢如此口无遮拦,表情又丰富的小家伙了,没来由的,不喜欢对方误会自己。

叶凌月恍然大悟,感情对方养了灵兽。

“我给你十颗沙蝼卵作为交换四方舟的报酬,怎么样?”叶凌月说着,很是肉疼的拿出了生命紫金袋。

从里面数了十颗品相最差的,正准备丢给了对方。

哪知就在这时,脚下的四方舟猛地一个晃荡。

叶凌月刚要站稳,手中的生命乾坤袋脱手飞了出去。

她恼了,正准备抢回来,却被凤莘按住了,凤莘摇了摇头。

“成交。”

宿对叶凌月的那个生命乾坤袋很有些兴趣,他指间一动,一抹不知是紫还是黑色的火焰,迅速在生命乾坤袋上留下了“紫堂宿”三个字。

想来,那就是宿的全名了。

就在叶凌月的眼皮子底下,直接将生命乾坤袋给炼化了,整个过程,不过一个眨眼的功法。

叶凌月恍遭雷击,她指着紫堂宿,气得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

得了生命乾坤袋后,宿身影一移,人已经悬空站在了裂谷沙河上。

只见他犹如闲庭散步般,背着手,缓缓离开,就好像没遇到叶凌月和凤莘那样。

他每走一步,身影就一逝,很快就化为了一道残影。

叶凌月狠狠地吞了口口水,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

“我,我被打劫了!”

叶凌月只差没声泪控诉了,怎么事情就反了过来了。

明明是她要打劫对方的。

凤莘见叶凌月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反倒笑了起来。

“能被孤月海的紫堂宿打劫的人,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你了。”

孤月海?

叶凌月这下子是彻底风中凌乱啊。

刚才那男人,竟然是孤月海的人?

三宗之首,孤月海?!青洲大陆上,最是神秘的超级大宗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