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凤王游街迎亲的队伍离开后没多久,街道上围观的群众们也散开了。

红色的炮竹纸屑洒了一地,街面上,看上去尤其的冷寂。

得得得——

一阵突兀的马蹄声后,一辆马车从城门口飞驰进了帝阙都,那马车穿过了几条街道,往皇宫的方向赶去,看上去很是焦急。

马车车前,坐着高大壮实的汉子,他双臂抱紧着一把大刀,目不斜视。

凡是在帝阙都住过几年的人,都听过这名壮汉的名头,他是刀奴,原本是凤府的家奴,一直跟随凤府的家主凤莘。

凤莘在的地方,必定有刀奴出现。

他的出现,意味着身后马车里,坐着的必定是年轻的凤府家主。

就在马车经过一条巷口时,暗处,有多道衣袂破风的声响,只听得一声娇叱,十几名蒙面的开疆王府的侍卫,身如迅闪,其中多人,围住了刀奴。

十几名侍卫出现之时,背光的巷道理,走出了一人。

那是个美艳的妇人,眉目冷峻,最是古怪的是,手中抱着一头痴肥的黑毛母猪,她甚是慈爱的抚着那头留着口水的畜生。

妇人嘴里还喃喃着。

“翩然我儿,凤莘来了,你放心,娘今日就全了你的愿望。”

刀奴单刀横胸,冷视着樱长老,略有些诧异地看了几眼这名“疯颠颠”的女人。

“凤莘,我知你在车里。我是雪翩然的娘亲,瑶池仙榭樱水姬。你害得我家翩然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偿还。”

樱长老则是目光冷凝,盯着马车。

马车上,传出了个磁性十足的嗓音。

“瑶池仙榭的樱水姬?樱长老,你该知今日是什么日子,你我之间,就算是有什么恩怨,改日再算也不迟。”

“我自是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今日是你父王凤澜的大喜之日,我特意挑选了今日,你们父子俩能够在同日娶妻,也算是双喜临门。”樱长老阴测测地笑着。

“娶妻,樱长老的意思是?”马车里的人不明。

“自然是娶我儿翩然。叶凌月害得我女儿附身在了这头母猪身上,我就让她后悔莫及。”樱长老恨声。

刀奴和马车里的人,这才明白,雪翩然竟然……原来叶凌月所谓的重要的事,竟然就是……

两人的嘴角,重重地抽搐了一下。

尤其是马车里的人,他一直以来,自己算是个狠角色,可目睹了叶凌月对付雪翩然的手段,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好个双喜临门,那就要看樱长老怎么个双喜法了。”马车上的人,听闻之后,非但没有惊恐,声音里反倒多了戏谑之色。

马车上的人话音还未消,刀奴已经动了。

那把涅槃铁打制而成的巨刀,割裂了空气,只见刀奴持刀冲向了那十几名侍卫。

刀影重重,如舞动的雪花。

樱长老见刀奴已经被困住了,也不着急动手,目光定定落在了马车上。

马车还在原地打转,樱长老今日的目的,是要活捉凤莘,带他回去成亲,自是不愿意伤了凤莘。

樱长老手一挥,手掌心上,多了金盏涅台,金盏涅台哗然作响,化成了一道璀璨的流光,正面撞向了那辆马车。

脆弱不堪的马车,哪里经得起天阶灵宝的碰撞。

瞬时嘭的一声闷响,马车四分五裂开。

“凤莘,你害了我女儿,我要你用一辈子赎罪。”樱长老目光狠厉,看到马车炸开时,她嘴角扬起。

可就在这时,樱长老的瞳重重一缩。

只见马车里,一道人影飞驰而出。

那人影的周身,弥漫着可怕的元力。

一名男子,站在了空中。

“啧啧,瑶池仙榭的人,竟然做出伏击这么下三滥的行为来。”

那是个仪表堂堂的年轻男子,可他绝不是凤莘。

“你是何人,为何会坐在凤莘的马车里!凤莘人又在哪里?”樱长老紧盯着来人,恨得牙痒。

“在下是凤莘的好兄弟,阎九。凤莘算准了有些恼人的阿猫阿狗会在半路捣乱,让我在这里,替他清理一下。至于他本人嘛,自然是去皇宫,一家团聚去了。”阎九很是潇洒的笑了两声。

就在这时,只听得几声惨叫声,樱长老的手下,多名王府侍卫被斩杀。

原本空旷的街道上,一下子多了多名身着阎衣的使者。

他们的出现,如此的诡异,毫无声息。

樱长老发现时,她们已经被这些地下阎殿的使者们,层层包围了。

“你是地下阎殿的人!”樱长老素来嚣张跋扈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惊慌之色。“凤莘给了你们多少钱,他给的起,我瑶池仙榭也给的起,只要你们帮我抓住凤莘,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酬劳。”

凤莘被赶出了凤府,樱长老深信,他不可能可给出太高的价码。

“哈哈。”阎九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放声大笑了起来。

“弟兄们,听到了没有,这女人,说是要出价买凤三的性命,那我就会告诉你,他的命,你买不起!杀!”阎九的眼角,闪过了一抹妖冶之色。

他体内的元力,疯狂的催动着。

浑厚的轮回之力,如山崩地裂般,直冲天空。

而在同一时刻,一辆皇宫采办的马车,正徐徐驶入了喜庆的皇宫里。

这会儿,整个皇宫都忙碌着,没有人会注意这辆不起眼的马车,更没有人知道,马车上,坐着离开皇宫十几年的青枫公主。

马车上,钻出了张脸来,正是叶凌月无疑。

天有些阴沉,灰色的云层积压在空中,让人觉得窒息,仿佛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婚礼午时前后会在和鸣殿举办,这会儿,女帝应该就要进入正殿,准备于凤王行礼了。”叶凌月身上,是一袭宫女的打扮,她刻意收敛了光华,看上去平平无奇。

她舔了舔干燥的唇,再看了眼戴着斗笠的青枫公主。

尽管今日的事,她和蝶魅早已精心策划过,但她总觉得有些心绪不稳。

这时,马车后忽然传来一阵喝止。

“前面的马车,速速停下!”

听到了喝止声时,叶凌月和青枫公主身子一僵。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