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空中,只有几缕薄云,不见人踪,更不用说,叶凌月的身影了。

“师兄,你不是说,她应该就在附近?”地尊还包裹着纱布的脸上,一双美目灼灼,透露着焦虑之色。

“她本该就在这一带才对,只是不知为何,气息会突然消失了。”

天尊神色凝重。

若是换成了其他人,天尊只要推算生辰八字,就能推算出她的下落。

可叶凌月不同,她是早夭之命,就如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常人可用的命盘推算,在叶凌月身上偏差性很大。

所以,尽管经过了数个时辰的推算,天尊也只能推测出个大概方向,靠着命盘的指引,才找到了叶凌月所在的位置的。

只是没想到,还是来迟了一步。

“莘儿的病症只有叶凌月才能救,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地尊想起了凤莘昏迷之中,依旧在呓语着叶凌月。

凤莘从龙游之地回来后,不知为何,情况很是严重,他体内的寒症,这一次来势汹汹,天地双尊都是束手无策。

情急之下,刀奴告诉众人,叶凌月也许有法子可以救少爷。

他还告诉众人,早前少爷几经生死,都是叶姑娘帮忙治好的。

“师妹,有没有想过,也许,凤莘的病情恶化,很可能是因为叶凌月。”天尊其实好几次,都想提醒地尊。

只是看出了地尊,很喜欢叶凌月这个准儿媳妇,所以一直没把话说出口。

可是凤莘这一次,进入龙游之地,身受重伤,也是为了叶凌月。

而叶凌月这一次的外出,天尊也帮她算过一卦,却是大凶之兆。

归根溯源,只能说两人的八字相克,若是强行在一起,对彼此都是凶险万分。

“师兄,这件事,无须再多说。眼下最紧要的事,找到凌月,我只知道,若是找不到她,不用八字相克,我就会永远失去莘儿。我已经失去了凤澜,绝不能再失去我的儿子。”地尊说道,她眼角一转,发现了异样。

手一挥,游离在天空中的一片还未及消散开的红云被她收入了手中。

这是?

地尊眸光一紧。

通天阁号称收集信息天下无双,这一抹似有若无的红云,地尊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瑶池仙榭的霓红毒云,看样子,刚被人击溃不久。

“瑶池仙榭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天尊诧然。

“雪翩然的生母是瑶池仙榭的人。”地尊说着,从怀中,取出了凤令。

她离开雇佣兵城时,将凤令带了出来。

“凤令?师妹,你这是?”天尊不解,此时不是应该尽快去搜寻叶凌月的下落嘛。

“凤凰令是凤府历代男女家主的信物。不过只有已婚的夫妇才会知道这个秘密。”

地尊感慨着,当年,还是凤澜告诉她这个秘密的,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真正用上,凤澜就……

也罢,当年她和凤澜的遗憾,她不想再出现在叶凌月和凤莘的身上。

地尊指尖多了一滴殷红,血迅速渗入了凤令中。

只见凤令里,射出了一道霓彩光芒,一头小巧的美丽凤鸟,翩然起舞着。

它长讴一声,展开了五彩的翅膀,朝着北青方向飞去。

“快,跟上去,在血凤的灵力消失之前,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凌月。”

天地双尊的身影,迅速化为了一白一黑两道影子,朝着北青掠去。

真是人背起来,喝口水都要被噎着。

在叶凌月被一瞬间,吸入金盏莲台时,她脑子里,就只有这个么个念头。

金盏莲台,天阶中品灵器,它的内部,像是一个小型的牢房,四壁光秃秃的,设么都没有。

只是这个牢房,有禁制的作用,叶凌月被吸入之后,竟连想进入鸿蒙天的机会也没有了。

她也曾尝试着,进入混沌天地阵,但无一例外,统统都被隔绝开了。

就连鸿蒙天了的小吱哟等,此刻只怕都没发现她身陷囫囵。

雪翩然那对该死的母女,要是让她出去了,她一定要让着两母女,血债血偿。

叶凌月骂了几声,心中懊恼着。

在金盏莲台里,是没有日夜之分的,叶凌月只觉得饥肠辘辘,她想着摸一颗丹药,充充饥,可这一摸,她的脸色,忽的变了。

手指居然穿过了她的身体。

这是什么鬼?

叶凌月目瞪口呆着,看着几步之外的那具身子。

那鼻子那眼,她怎么能看着自己坐在自己的对面。

叶凌月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她的身子,轻飘飘的,透明的犹如一团青烟,随时都要被吹散。

她的魂魄居然离开她的肉身了。

离魂换魄,叶凌月铁青着脸,忽然意识到,樱长老的金盏涅台,只怕就是离魂换魄的灵器。

她被封存在里面,肉身和魂魄就分离开了。

魂魄离体,若是在一定时间内,没法子返回肉身,那就必死无疑了。

叶凌月尝试着,回到自己的肉身上去。

可是每当她一靠近。

肉身上就会散发出一团金色的光芒,将她的魂魄弹了出去。

而且每次被反弹出来,叶凌月都会觉得自己的魂魄犹如遭受了重击般,撕裂般的疼痛。

她明白,这必定是因为金盏涅台的缘故。

她于是也知道,这时候一味的反抗,只会损伤自己的魂魄,叶凌月索性就盘腿坐在了一旁,冷眼旁观着自己的肉身。

她也知道,雪翩然想要她的肉身,既是如此,那对恶毒的母女俩,迟早会打开金盏涅台的,那时候,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叶凌月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大概过了一天一夜之后,一直在静养魂魄的叶凌月,听到了一阵声响。

原本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的金盏涅台,莲花花瓣一层层的绽放开。

紧接着,叶凌月的肉身就嗖的飞了出去。

叶凌月自是不会放过这次逃命的绝佳机会,她一鼓作气,也冲成了金盏涅台。

樱长老和雪翩然,自然不会发现,叶凌月的魂魄竟然还活着。

的一逃出生天的叶凌月的魂魄,轻飘飘的悬浮在半空中。

她发现,她身处在丹宫内。

雪翩然母女俩正站在一块,自己的肉身平躺在床榻上。

此时,雪翩然正盯着她的肉身,那眼神,让叶凌月不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