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凤莘一脸靥足地找到了阎九,丢给了他一张清单。

地下阎城的藏宝殿里的东西,阎九比他要更清楚一些。

“啧,五折价格?”

阎九拉了个长长的尾音。

“怎么,有问题?”

凤莘斜睇了他一眼。

“不敢,你要乐意,在你眼中,只怕整个阎殿都抵不上我家小姑子的一根头发。既然那么宝贝她,干嘛不索性都白送了。”阎九撇嘴。

都说恋爱中的男人等同于白痴,凤莘眼下就是如此,从他进门到现在,就一个劲的在傻笑。

“真要白送了,她反倒不乐意了。”凤莘了解叶凌月的性子,他的小女人虽然喜欢占便宜,但不喜欢吃白食。

“弄不明白你的想法。清单上的材料,都珍贵的很,好在地下阎殿里大部分都有。”阎九的办事效率不错,很快就筛选妥当了。

“大部分?缺了哪一样?”凤莘挑眉,那气势,落在阎九眼中,和巫重已经是相差无几。

“太古龙血。”阎九沉吟道。

当初叶无名留给叶凌月的九龙吟的材料中,包括太古龙血、凤凰尾翎、绛珠九叶草、流星铁、还有地心陨火,五行器鼎。

其中五行器鼎指的是有五行之力的鼎,叶凌月的乾鼎吸收了木之灵、水之灵、火之灵自然是符合要求的。

至于地心陨火,只要有相应的异火替代即可,灰火足以胜任。

所以余下的就是四样,其一的凤凰尾翎,叶凌月从小乌丫那得来了。

流星铁和绛珠九叶草地下阎殿都有,唯独一样太古龙血,地下阎殿没有。

太古神龙一族才拥有的太古龙血,极其罕见,和神鸟凤凰一样,都是大陆上最高的神兽。

太古龙血是太古神龙之血,太古神龙可是已经达到了神通境巅峰的超级神兽啊。

太古龙族最后的一条神龙,如今就栖息在龙游之地。

龙游,位于青洲大陆的深海之渊,危险性极高。

“凤莘,这件事你要不要和凌月商量一下,用其他近亲灵兽代替,据我所知,大陆上还有不少类龙,它们的血应该也能炼制天阶灵器。”阎九建议道。

大陆上,地下阎殿可算是一霸。

可是巫重彻底苏醒之前,有一些地方,即便是他和巫重,也是不好踏足的。

三宗是其一,其二就是龙游之地,凤还巢之类的神兽遗迹之地。

阎九哪里知道,巫重已经瞒着他,在瑶池仙榭一日游过了。

“不用了,我亲自去龙游之地一趟。”凤莘断然拒绝。

他的女人要炼器,要用就得用最好的,岂能将就着用类龙之血。

“那我陪你一起去,你最近……身体状态不大稳定。”阎九担忧着。

“阎九,到了今时今日,你还打算瞒着我?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凤莘直视着阎九。

“你应该知道,你身上的寒症的根源,其实是一个封印。巫重……就是因为那个封印而出现的。这阵子,你和巫重正在融合,这表明,体内的那一处封印,可能不大稳定。至于为什么不稳定,我也不清楚。”阎九也知道,事情再也隐瞒不下去了。

“那是什么封印?你也是为了那个封印才来找我的?阎九,你究竟是谁,巫重又是谁?”凤莘其实早就清楚自己体内的寒症,并非那么简单。

这一点,北青帝和陈鸿儒只怕也早就已经知道了。

所以北青帝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彻底根治他的病。

阎九叹了一声。

“凤莘,你信不信有轮回一说?你信不信,在青洲大陆上之外,还有另外的大陆。在这片大陆之外,除了人,还有神、有魔、有妖。”

“继续说下去。”凤莘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

“巫重就是你,只不过,他是前世的你,或者说,是另一面的你。多年之前,你是我的王,但由于某些原因,你被我们的敌人击杀,在生死弥留之际,你将自己的最后一丝力量封印里起来。然后轮回转世,成了凤莘。你六岁那年遭受危难,激发了你体内的封印,从而让前一世的你,也就是巫重苏醒了过来。”阎九也知道,他所说的一切,听起来是如此的荒谬。

可是凤莘还是耐心地听他说了下去。

“巫重与你的性子截然不同,是因为,他经历过至亲至爱之人的背叛。尽管封印也封存了他对于过往的那段记忆,但是也让他的性子冷漠无比。他一直想打破封印,抹杀了你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叶凌月的出现,只怕你早晚会被巫重吞噬。可叶凌月却出现了,巫重和你都爱上了她。”阎九艰难地说道。

“所以当初,你找到我时,也想杀了我,让巫重活过来?”凤莘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苦涩。

“我……我承认,我当初的确是那么打算的,就连成为雇佣兵,城里地下阎殿,也是为了让属于黑暗面的巫重更快的苏醒,从而打破封印。可是……我慢慢地发现了,也许,巫重就这般和你一起存在着,封印过去,有喜怒哀乐,对他而言反倒是一种解脱。凤三,抱歉,隐瞒了你这么多年。”阎九的声音里,有了一丝哽咽。

阎九感到很愧疚,不仅仅是对巫重,也是对凤莘。

曾几何时,巫重是他最尊贵的王。

巫重陨落后,他们的世界陷入了多年的征战中,无数的族人被击杀。

他遵守当年的誓言,来寻找巫重,迎回他们的王,希望他能够带着族人,夺回失去的一切。

可是,他找到的却是凤莘。

一个可怜、羸弱、又异常坚强懂事的少年。

对于阎九而言,巫重是王,是老大。

可凤莘却是弟弟,知交。

他看着凤莘长大。

可又是凤莘,让他知道了怎么做一个人。

巫重很重要,凤莘又何尝不重要。

所以阎九也很矛盾,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该将真相告诉凤莘,打破封印,又是否正确。

阎九说完,低着头,在等待凤莘的批判。

可他等到的,却是一只落在了他肩上的手。

“只有你一个人活在过去,一定很痛苦吧。既是你做不了决定。我和巫重也做不了决定,那就一切交由时间来选择吧。”凤莘重重地握了握阎九的肩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