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日后,给凤澜授课的还是地尊。

只是两人呆在一起,整个书房就跟冰窖似的,活人走进去,也能把人活活给冻死了。

转眼,又过了十余天。

隆冬腊月,已经近了年关。

这个季节,山中的药草大部分都已经被积蓄覆盖,灵兽们也是鲜少出没。

雇佣兵城里,由于不少雇佣兵们都返乡过年去了,城中也比往日冷清了一些。

这是叶凌月离开家人后过的第一个年。

对于叶凌月而言,这倒没什么,她这辈子的前十三年是个傻子,本就没有什么过年的概念。

朦胧的印象中,每逢过年,叶凰玉的脾气都很暴躁,冷冷清清的北庄,主仆三人默默地吃饭,这样的记忆,不想起也罢。

叶凌月印象最深的一次过年,反倒是在蓝府过的。

义父蓝应武是个豪爽的性格,他邀了军队里的一些老部下和他们的家人,在蓝府摆了好几十桌,喝上三天三夜,和众兵士热热闹闹地过了个年,蓝彩儿往往会在一旁煽风点火,跟一干将士喝成一团。

那也是为数不多的,蓝夫人应允蓝家父女俩可以肆无忌惮喝酒的日子。

今年的年,却有些不同了。

由于蓝彩儿执意和阎九成亲的缘故,家自然是不能回了。

还没到大年三十,叶凌月就时常看着蓝彩儿站在城墙上,望着遥远的大夏,一语不发。

她的模样,看得阎九和叶凌月心疼不已,知道她必定是想念在家中的父母双亲了。

两人一商量,为了让蓝彩儿不要太难过,今年热热闹闹过个年。

消息一传下去,倒是让蓝彩儿高兴了不少,她拉着地尊、龙包包,忙上忙下。

到了年二十八时,整个城主府已经是面目焕然一新。

红色灯笼,还有年味十足的对联,对联是凤莘写得,几个字龙飞凤舞,煞是好看。

“凤妹夫,你的人和你的字一样好看哎。”蓝彩儿才坏了两个月的身孕,可与一般的孕妇相比,她的肚子显的有些早,看上去,足有人家三四个月大了。

“确实是一手好字,有些人,也不知道哪辈子积得德,得了这么好的儿子,还要把人赶出来。”天尊也在一旁颔首,边说着,还不忘讽刺下凤澜。

凤澜不以为意,他的目光,往了大街上扫了几圈。

街道的某几个角落里,有几个可疑的人影,在接触到凤澜狠厉的目光后,打了个寒战。

他们不敢再靠近城主府,灰溜溜地出了城。

雇佣兵城外,几顶不显眼的帐篷里。

“樱长老,小的们实在是没有法子。这些银两,小的们也不敢收,还是请你们另请高明吧。”

说罢,那几名雇佣兵就逃出了营帐。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批了。

瑶池仙榭的樱长老还有换了脸后的雪翩然,就住在这几顶营帐里。

替开疆王世子陈沐治好了伤后,樱长老在雪翩然的多次催促下,来到了雇佣兵城,准备伺机对叶凌月下手,将那女人掠过来后,离魂换魄。

可哪知道,雇佣兵城戒备这阵子很是森严,不是雇佣兵根本没法子进入。

樱长老只好重金找了一些自由雇佣兵,让他们混进城里下手。

哪知道,这些雇佣兵根本没法子靠近城主府,只因为城主府里,住了个凤澜。

凤澜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轮回五道巅峰,甚至比只擅长医术的樱长老还要高明一些。

有他坐镇,那些雇佣兵才刚靠近城主府,就被发现了。

凤澜一出手,非死即伤,弄得那些雇佣兵们人心惶惶,樱长老已经将活捉叶凌月的价格抬高到了一百万两黄金,哪知道,别说是捉到叶凌月,就算是碰上她都很难。

在这样下去,雪翩然又得换脸了。

“娘,这样下去可不是法子,凤澜在那里,我们根本没法子抓到叶凌月。”

雪翩然也急了,她已经第二次换脸了。

这种滋味可真不好受,而且她一想到,凤莘和叶凌月一直呆在一起,就嫉妒的要死。

“我儿,你不要急。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法子,让人通知了北青女帝,凤澜一直在雇佣兵城。相信再过不久,女帝就会命人,将凤澜传回去。等到凤澜一走,娘会和你一起进入雇佣兵城,我就不信,那样子还捉不住那个叶凌月。”

雪翩然听罢,心下大喜,她望着山林间的雇佣兵城,眼中满是怨毒,叶凌月,就让你再逍遥几天,再过不久,你的一切,包括凤莘哥哥,到将会属于我!

年三十,很快就到了。

赶来城主府过年的,还有阿骨朵和金乌老怪,刚好就凑成了一桌。

天一亮,城主府里就忙碌了起来。

因为叶凌月不喜欢用下人的缘故,城主府里,没有几个下人,年夜饭就由地尊和蓝彩儿、叶凌月几个女人一起张罗。

张罗了没多久,阎九就偷偷用凤莘把蓝彩儿给换了出来。

余下的几个人,就围成了一桌,烫了些酒,聊起了家常来。

考虑到众人的口味不一,凤莘就提议,煮了个火锅。

这也刚好如了叶凌月的意思,她从自己的鸿蒙天里,偷换出了大量的灵果灵蔬。

恰好又遇上了乾坤紫金竹刚长出了一片新笋,就连带着,一起采了下来,不用说,味道也是极好的。

加上了酱油碟子,辣椒麻酱的,红红火火摆了一桌。

铜制的火锅刚端上来时,众人一片欢呼。

龙包包盯着那一桌子的菜,小脸上,有些忧郁。

他想他爷爷了。

“小笼包,大过年的,别哭丧着脸,待会儿,姐姐给你一个大大红包。”叶凌月心疼着小笼包的模样,捏了捏他的脸。

后者立刻破涕为笑。

凤澜看到了碟子里,红红的一层的辣椒碎,眉头皱了皱。

他吃不得辣。

一旁的地尊见了,推了一碗酱料到了他的面前。

凤澜一看,却是不辣的芝麻酱。

他心中微微一动,心想,地尊怎么知道他的口味,偷眼去看地尊,后者却是一脸的目无表情。

天尊正往地尊的饭碗里夹菜。

见了天尊的举动,凤澜眸子一暗,有什么情绪正在酝酿。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