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府,对于地尊而言,其意义,是特殊的。

当地尊还是青枫时曾几何时,她也曾埋怨过,凤澜只顾战场,不顾她和莘儿。

直到有一日,凤澜告诉她,他希望给她和凤莘一个安稳的国家,一个可以让他们一家三口无忧无虑的国家。

“枫儿,给我十年时间,这十年,我是北青的战神,平定北青的疆域。余下的一辈子,我是你的夫,莘儿的父。那时候,我带你走遍山川五岳。”

青枫答应了凤澜。

为了打发寂寞,她开始经营凤府。

是凤府,让她找到了一种全新的生活。

青枫甚至想过,凤澜用十年,平定国家,让北青的居民,国泰民安。

那她,同样用十年,经营好凤府,让她们一家三口,衣食无忧。

只可惜,十年已过,物是人非。

唯一让青枫欣慰的是,被她视为第二个家的凤府,在凤莘的手中,蒸蒸日上。

凤澜还没能给北青打造出一个铁桶江山。

而凤莘却已经靠着羸弱的双手,让北青凤府,成为大陆一霸。

可如今凤莘却因为一句话,就放弃了这一切。

想到了这些,地尊就一阵遗憾。

凤莘似乎很诧异,地尊会问这个问题。

他沉吟了下,莞尔笑道。

“我当了凤王这么多年,也乏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我想好好地陪着我的女人。”

地尊心中大定,已经明白了凤莘话里的意思。

凤莘,绝不是个轻易妥协的人。

至少,他还没有交出凤凰令。

地尊和叶凌月,一起坐到了马车外。

马车外和马车内,温度相差甚远。

不过是半个时辰的功夫,皇宫外,就积起了厚厚的一层雪。

天寒地冻的,整个皇城都笼罩在冰雪中。

好在凤府的马上等的军马,拉着马车前行,车轱辘在厚厚的积雪上,压成了一道道深痕。

风声很大,将叶凌月和地尊说话的声音,吹得断断续续。

“你知道会来找你?”

地尊握住了缰绳,手腕一震,车子快行了起来。

“我不仅知道你回来找我,我还知道,你就是青枫公主。”

叶凌月说这话时,刚好一阵疾风吹过。

地尊的手一震,僵在了半空中。

“你不否认,我就当你承认了。我早该猜到了,你的眼睛和凤莘长得真像,还有,你有很多小动作,和凤莘相同呢。”叶凌月抚了抚额发。

说不清,她是什么时候发现地尊就是青枫的事。

可能是,当初凤莘说,天尊曾和青枫公主有过一段交情的时候。

也可能是,鬼门送来的消息表明,地尊成名于十余年前,而十余年前,也恰好是青枫公主死的时间。

也或者是,每次地尊一看到凤莘时,就会流露出,连她自己都察觉的不到的母爱来。

“你错了,青枫已经死了。”地尊干巴巴地说道。

“如果凤澜死了,青枫死也就罢了。可是凤澜现在又活了,青枫又怎么能死?难道,她打算,让自己的男人,跟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姐姐在一起?”叶凌月的话,如愿以偿地刺疼了地尊。

她手下的缰绳,一下子勒停了。

“你若不是叶凌月,方才,我已经让你死上千百次了。”地尊被叶凌月的话,激怒了。

她终究还是青枫。

北青的二公主,她这辈子,只在两个人面前栽过跟斗。

而叶凌月,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小丫头,或者说,她的准儿媳妇,居然用这种口气,对她这个婆婆冷嘲热讽,地尊实在咽不下去这口气。

“我若是死了,你马车里的宝贝儿子,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叶凌月撇撇嘴。“你不想你们凤家绝后吧。”

地尊哑然。

她瞪着一脸无赖的叶凌月,忽然有种无力感。

这女孩子,似乎总有法子,让人无法生气。

她承认,自己对叶凌月,爱屋及乌了。

“您就认准了莘儿那么爱你,认准你了他永远不会变心!”地尊没好气着,眼底却已经没了恼怒。

想起了凤澜对自己,曾经也是那般的体贴宠溺,可是如今……今晚,他甚至动手,险些要伤了他。

“这世上,谁离了谁不是一个‘过’字,他若无心我便休。”叶凌月撇撇嘴。

她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

经历了娘亲叶凰玉的事,和洪放的薄情,男人在叶凌月的心中,都是差不多的。

对于凤莘,她心中是喜爱的。

但是不可否认,还远没到刻苦铭心的地步。

叶凌月梦中,那个摆脱不去的噩梦,始终是一大魔障。

他若无心,她便休?

地尊听得,一时忘记了说话。

却是如同第一次认识叶凌月那样,此女的心性,洒脱之中,带了几分不羁。

却是让地尊这样的,比她年长了许多的长者,也不禁为之感叹。

“是我多虑了,莘儿那孩子,不会负你的,他不是凤澜。”地尊喃喃着,又重新挥了挥手中的马鞭。

地尊对叶凌月这个儿媳妇,也是打心眼里喜爱的。

青枫当姑娘时,也是个跳脱的性子。

可比起叶凌月来,她还是自叹不如的。

光是叶凌月倒打一耙,就除掉了雪翩然这枚最大的情敌,就比当年的她,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地尊有种预感,若是换成了叶凌月遇上了青霜,只怕青霜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不管八字是否相克,地尊已经认准了叶凌月这个儿媳妇,就如凤莘,也早就认准了叶凌月。

“其实,也许凤澜,我是说凤莘他爹爹,今日也不是故意的。”叶凌月觑了地尊一眼,看得出,地尊很是难过。

想来也是,挚爱忽然变了性,翻脸不认人。

这种滋味,必定和蚂蚁啃噬般难受。

“没什么故意不故意。他只是忘记了一些往事,可是对我的嫌恶,却是真的。也许,青霜一直是对的,当年,是我逼迫了凤澜。她和凤澜才是最合适的。”地尊干巴巴地说道。

“不,绝不会是这样的,只要凤澜想起了当年的事,认出了你,他一定会向你道歉的。”叶凌月忙说道。“其实……其实凤澜失忆,和我也有一些关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