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雪,来得突然,没头没脑就下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大。

皇宫外,一辆马车的车轱辘,压在了厚厚的积雪上,停靠在了宫门外,并没有离开。

恢复了原貌的小乌丫搂着缩成了绒球状的小吱哟,靠在了马车的一角,睡的正香。

方才,看到凤王爷带着老大,小吱哟出来时,小乌丫可乐坏了。

她今日,变化了好些人的模样,体力已经耗尽了,一上马车,就心神大定,睡着了。

至于小吱哟,因为感觉到“凤美人”今日身上,不同以往的气场,也是躲得远远的,挨着小乌丫没多久,也被传染着,打起了盹来。

“凤莘,你真的打算离开凤府?”

方才场面太过混乱,等到叶凌月回过神来,“凤莘”就已经宣布脱离凤府了。

巫重斜睨了眼叶凌月,长腿一伸,人已经滑到了叶凌月的身上,换了个极其舒服的姿势,枕在了她的大腿上。

这辆马车,原本是凤莘平日的马车,一般只容纳凤莘一个人。

今晚,和叶凌月一起来时,就有些拥挤,更不用说,再多了个小乌丫。

巫重这般的高大身形,坐着自然不如躺着舒服。

叶凌月面上一红,正要推开他。

“今晚,可过的真糟糕。”巫重刻意用了凤莘的语气,外带双手捧心,一副随时要昏厥的模样。

他跟凤莘同处了那么多年。

对凤莘的习惯动作,可算是一清二楚。

平日,他是不屑假装凤莘,可今晚,他倒是想,利用“凤莘”的身份,谋取点福利。

谁让这小女人,让他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

巫重的计谋,果然奏效。

叶凌月迟疑着,看了眼凤莘。

别说是凤莘,就连她,也对凤澜没死,突然出现的事,震惊不已。

谁又能料到,凤澜醒后,会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还站在了女帝那一方。

凤莘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心底一定很难受吧。

毕竟,凤澜是他的至亲,而且,好死不死的,凤澜的失忆很可能和她有关系。

叶凌月自从拥有了鼎息后,在治病方面可算是战无不胜,这种意外,还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她完全是束手无策了。

她想到了云笙,也许云笙会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

可是云笙此刻,只怕早就已经离开青洲大陆了,她又该到哪里找人去。

想到了这些,叶凌月心虚了。

她于是也不在推巫重,由着他靠在自己的腿上,可心底又在嘀咕,凤莘今晚的举动和言辞似乎有些不对。

尤其是刚才,他还直呼北青女帝是母狗……咳咳,虽然她也觉得,凤莘骂得很对。

“凌月,如果我真的丢了凤王的身份,没了凤府的财富,变成了个穷光蛋,你会不会嫌弃我?”就在叶凌月回想着凤莘的异常时,腿上躺着的人,极不老实的翻了个身,有些担忧地问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我怎么会在意这些。”叶凌月下意识地回答道。

忽的,她和巫重四目相对。

那是!

叶凌月看到了一双琥珀色的眼,她心中重重一跳,揉揉眼,想要再看仔细点。

“我就知道,我的凌月不会嫌弃我。那以后,就由你来养我了。”凤莘已经一咕噜坐了起来,声音依旧和煦,他如同珍宝般,捧住了叶凌月的脸,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

他的凤眸,依旧漂亮的不可思议。

可叶凌月再看时,他的眸清澈如黑夜,哪里有半点琥珀色。

叶凌月心神一恍,暗道,一定是光线的缘故,自己方才看岔了。

凤莘就是凤莘,她方才,怎么会傻兮兮地觉得,凤莘和巫重那么相似。

感觉到了唇上的那股温热,叶凌月俏脸发红,她离凤莘太近,近到她都能感觉到凤莘的气息喷到了她的脸上。

“你个败家子,还要我养你。我才不养小白脸嘞。”

“那我就去找其他女人养我。”凤莘含笑着。

“你敢!”叶凌月黛眉一扬,捶了凤莘一下,心里酸酸的。

光是凤莘这张脸,就已经足以让无数女人生出邪念了,尤其是,叶凌月还想了起来,早前在北青帝的寝宫时,北青女帝说的那番话。

“我还没问呢,你小时候,还帮那老女人揉过胸口!”叶凌月回过了神来,气鼓鼓地质问着凤莘。

想了想北青女帝那过分丰满的胸口,再看看自己的只能勉强称得上还可以的某处,叶凌月有些恼了。

凤莘一愣,方才他眼看巫重就要被叶凌月拆穿,才迅速和巫重交换了身份。

他见了叶凌月的模样,忍不住就想亲昵一番,哪知道,反倒是让叶凌月打翻了醋坛子。

“月儿,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对天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帮其他女人揉了,只帮你一个人揉。”凤莘干咳了几声,那都什么时候的事了,他还真不记得了。

“这还差不多……不对,你轻薄我。”叶凌月回顾神来,才意识到凤莘话里的暧昧。

她面上飞起了一层薄红,就要去锤凤莘,却被凤莘长臂一捞,勾到了怀里。

这时,车帘忽的一抖,地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突兀地出现了,见了凤莘和叶凌月的模样。

地尊有些尴尬,可嘴角,却不由浮起了一抹笑。

叶凌月顿时臊红了脸,她推了推凤莘。

“你去赶马车。”

可一想,又担心凤莘的身体,索性改口。

“地尊,外面风雪很大,你和我一起赶车吧。”

地尊一愣,猜出了叶凌月等候在此的目的,正是为了自己,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凤莘,凤莘却是冲着她友好的点了点头,取过了两件裘披,递给了两人。

凤莘看得出,叶凌月有话要和地尊说,而那些话,她估计不想让自己听到。

既是如此,他就索性不听。

凤莘深信,叶凌月自有分寸,她不想让他知道的事,他也没兴趣知道。

地尊心底一暖,颤着手,接过了凤莘递过来的裘披。

在接过的一瞬间,地尊干燥的唇抖了抖,吐出了一句话来。

“你,真的不管凤府了?”

~月票加更。发现你们最近评论的习惯是,我喜欢凤x,我喜欢巫o。

你们酱紫,有考虑过大芙子和小月月的感受吗!!!~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