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沐哪里知道,叶凌月早就把开疆王府给惦记上了。

当初太乙秘境的陈家兄妹,再就是陈敏之,叶凌月对开疆王府,没有半点好感可言,更不用说,这个陈沐自命清高,摆明了一副看不起凤莘的模样。

她的男人,她都舍不得欺负,这男人,真是茅厕里里点灯,找死了!

“陈世子,你可准备好了?你若是害怕的话,我让凤王找刀奴进来顶替你?”叶凌月眨巴了下眼。

陈沐盯着叶凌月那张白玉无瑕,清纯中带着几分妩媚的脸,心神摇曳。

“月侯真爱开玩笑,陈某又岂会害怕。你放心,区区地阶的灵器,陈某还是挡得住,倒是月侯可不要伤了手,陈某倒是要心疼了。”

陈沐这话一出口,顿时碎了一地的少女心啊。

凤莘眸子一暗,好个陈沐,居然敢调戏他的女人。

“月侯,陈世子说的不错,不如这试刀,就由本王代劳好了。”凤莘说罢,走上前去。

北青帝见了,就要制止。

陈沐有心让凤莘出丑,自是不愿意放过凤莘。

“凤王说的没错,动刀动枪,那是男人的事。当初凤澜将军誉满天下,凤王身为他的子嗣,就算是体弱,也不至于连一把刀都提不起。”

凤莘已经拿过了霸风刃,示意叶凌月退到一旁。

“凤莘,你不要意气用事。”从律有些担心凤莘。

“放心,我自有分寸。”凤莘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只见凤莘眼角低垂,眸光黯淡了几分,指间有些泛白,手臂微微有些发颤,看上去好像是难以负荷霸风刃的重量。

陈沐暗笑。

凤莘那病鬼,也是较真的很,为了在美人面前争一口气,连命都不要了。

霸风刃可是地阶灵器,这种级别的灵器,可不是人人都能使唤的了的,若是一个不下心,被灵器之力反噬,缺胳膊断腿的,那可是很容易的。

“凤王,你只管出刀,放心,陈某绝对不推不避。”

陈沐的话,明眼人都听得出,是在奚落凤莘。

北青帝面色一凝,对陈沐很是不满。

陈沐未免也太放肆了些,当真以为有混元宗撑腰,就可以随意羞辱凤莘了。

“那就多谢陈世子体谅。”凤莘说罢,忽的提刀,毫不留情,就往陈沐身前劈去。

陈沐只是嘴角一扬,完全不将凤莘的攻击看在眼里。

可就在这时,陈沐忽然留意到,凤莘的面上,极快绽成了一个灿烂的笑,那笑中,危险味十足。

他那双漂亮的凤眸里,兴起了狂风骤雨般的杀机。

空气,瞬间扭曲了。

陈沐心神一动,意识到什么时,已经是晚了。

霸风刃凛冽无比,携带着狂暴之力,势如惊鸿,刀还未砍过来,刀身已经闪现成了九道刀影,每一道刀影,就如一头猛虎,迅猛无比。

陈沐只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就要退开,只可惜,他浑身使不出一点多余的气力来,膝下忽的酸麻难耐,竟是一屁股坐下了地上。

在陈沐坐在地上时。

“那是!”北青帝霍然起身,场内一阵死寂。“皇鸣刀!”

在场北青的老臣子们,一眼就认了出来,凤莘方才那一刀,竟然是北青战神凤澜生平最得意的绝学,二流武学皇鸣刀。

众人还沉浸在惊诧之中,可紧接着,更令人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凤莘手上的霸风刃,竟然一下子断成了三段。

从律目瞪口呆,他的刀,真的断了?

再看地上,陈沐依旧呆坐在那里,凤莘方才那一刀,正中他的肩膀。

除了跌倒在地和脸色有些惨白外,陈沐毫发无伤。

“凤王好刀法,不愧是凤澜将军的成名绝学,不用一分元力也能有如此可怕的震慑之力。”忽听一人,在旁抚掌大笑,正是开疆王陈拓。

“开疆王客气了,本王也不过是年幼时,见过父亲用过一次,威力不足父亲当年的一成,今日一时手痒,才献丑了。”凤莘含笑。

开疆王陈拓的脸皮,止不住抽了抽。

只是一成的威力,就把他的宝贝儿子陈沐给震慑地出丑坐下了地上,言下之意,不是说,凤澜的武学比起他们开疆王府来,要强了很多。

陈沐这才如梦初醒,急忙站了起来,满脸的尴尬。

他方才也是傻眼了,凤莘那一刀,来得奇快无比,他甚至还为反应过来。

好在身上穿了件紫袍,否则他恐怕真的要伤在凤家的霸风刃下了。

一般的灵器,能防御就不错了,居然还能将攻击的灵器反震断,这件紫袍还真不是一般的灵袍。

陈沐感慨万千,看了看断裂的霸风刃,再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紫袍,这一看,陈沐愣住了。

此时,也有人留意到了陈沐身上的紫袍的变化。

原本平淡无奇的紫袍,在吃了凤莘那一刀,震碎了霸风刃时,竟然发生了变化。

“那是?那是龙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件紫袍上,只见原本没有任何图案的紫袍上,竟然出现了一条金色的飞龙。

那龙游弋在紫袍上,栩栩如生,竟如活物一般,却是一件地地道道的乾坤紫龙袍。

“恭喜圣上,得此至宝!”

陈沐见状,大惊失色,忙将乾坤紫龙袍脱下,恭恭敬敬递了上去。

“恭喜圣上,得此至宝!”

出云殿内,一阵雷鸣般的恭贺声。

今晚,群臣也见了无数的贺礼,但是大夏月侯的这一件贺礼,因为凤王和陈世子参与的缘故,让人印象尤其深刻,无疑中,也让叶凌月的贺礼,成了最珍贵的一件。

北青帝也是心中大震,她万万没想到,叶凌月送上的这件紫袍,竟如此巧妙。

“月侯果然心思玲珑,就冲你这份心思,朕也要赏赐你一番。说罢,你想要什么奖赏?”

北青帝说罢,目光定定地看向了叶凌月。

雪翩然顿时收紧了手指,她生怕,叶凌月趁着这个机会提出了非分之想。

“圣上,臣女想要紫竹岭以北一带,永久的治理权。”叶凌月沉吟了片刻,朗声说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