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站得位置,离北青帝不远不近,又不好直接贸然抬头,只能是小心地用眼角,瞥了眼御座。

隐约只能看到,御座上端坐着一道明黄色的身影。

北青女帝一到,登基纪念大典也就开始了。

早前得了大夏礼官的训练,对这一次的登基纪念大典的流程,也算是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先是百官朝拜,北青礼官诵读北青帝当政的丰功伟绩,溢美之词。

再是各国使节上前,代表各自的国君行祝贺之词,献上贺礼。

最后才是宫宴环节。

大夏在诸国中的地位,本不算高,但因为夏侯颀刚和青碧公主成婚,算起来也是北青帝的女婿,算得上皇亲国戚,所以这一次,就被安排在了北青帝较近的右手侧地三席的位置,刚好在凤莘的下首。

叶凌月才刚入座,就接受到了一道挑衅的目光,正眼看去,叶凌月有些头大。

她的对面,不死不活,坐着的正是丹宫的那位装白莲花天女,雪翩然。

雪翩然左侧再两个位置,正是从律。

入座后没多久,礼官就开始阐述北青女帝生平之事。

叶凌月听得晕头转向,但大致也对这位北青女帝的生平有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真正独政,说起来,其实还不足二十年,然其还是皇储时,就已经辅佐先帝治理朝纲,所以所谓的二十年,是从北青帝被立为皇储时算起的。

从礼官的描述可见,女帝自小就是个天才,琴棋书画,无一不会,文韬武略,这让叶凌月想起了洪府的那个小天才洪明月。

对于这些,叶凌月自然没有多大的兴趣,这正让叶凌月有些兴趣的,是北青女帝的私事。

女帝虽然生平显赫,但其实只有三十五岁,膝下有两位皇子,七八名皇女。

不过光是看北青女帝对凤莘的关爱程度,就可以猜测出,她这些子嗣只怕都不比不得凤莘。

如此的子嗣数量,还真算不上少,听说女帝有侍夫二三十人,但身份最尊贵的皇夫之位,迄今都是空着的。

女帝生平之事说完之后,总算是轮到了各国使节一一上前

在场的不少国家的使节,也都是第一次目睹北青帝的真颜。

此时免不得要歌功颂德一番,送上的贺礼,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不过听女帝的声音,四平八稳,也没表现出任何过于喜悦或者是不喜的情绪。

如此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叶凌月终于听到了一声。

“大夏月侯,上前恭贺圣上。”

叶凌月不慌不忙,走上前去,行礼恭贺,倒也是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让原本等着看叶凌月笑话的雪翩然等人,很是失望。

“臣女叶凌月,谨代表大夏帝,祝北青帝福寿延绵。”

在听到“叶凌月”的名字身,席位上的某一人,忽的抬起了头来,多看了叶凌月一眼。

“你就是大夏的第一位女侯爷,叶凌月?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北青帝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叶凌月抬起了头来。

北青帝青霜这才看清了叶凌月的模样。

明眸皓齿,一双秋水美眸,身姿窈窕,多一分则太多,少一分则太瘦。

叶凌月不远处,就坐着雪翩然。

北青女帝不由将叶凌月和雪翩然对比了一番。

论起美貌,此女倒也和雪翩然相差无几,只是,叶凌月的身上,似乎还多了种特殊的味道。

那种味道,是雪翩然所没有的。

而叶凌月,也趁着这个机会,迅速看了眼北青女帝。

北青帝的年龄保养得很好,她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个年近四旬的妇人,看上去,倒更像是凤莘的姐姐,丰满妖娆,年轻时,不用说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叶凌月心中不禁暗道,不知凤莘的娘亲和北青帝比起来,谁更美一些。

不过光是看凤莘的容貌,凤王妃的容貌必定也不一般。

叶凌月思量之际,北青帝不由看了一旁的凤莘一眼,

这一眼,北青帝的心,微微一凛。

凤莘手中端着杯子,一双好看的凤目,却是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那般的专注,仿佛天地之间,再无其他。

如此的凤莘,是北青帝从未看过的。

当初,北青帝之所以指婚雪翩然给凤莘,那是因为,她观察过,凤莘看雪翩然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可今日的凤莘,变了。

相同的眼神,北青帝当年也曾看到过。

曾经有一个男子,也用了如此专注的眼,看着一个女子。

而那时候,她只能在一旁看着。

“果然是一位妙人儿,难怪我听说,朕的女婿夏帝,曾经对月侯倾心不已。”北青帝淡淡地说道。

北青帝话音一落,朝堂之上,顿时议论纷纷。

谁都知道,北青帝的爱女之一,青碧公主,虽是嫁入了大夏,可是一直过得很不好。

听说是因为,夏帝另有心仪的女子。

而那名女子,正是眼前这一位,容貌娇俏的月侯。

北青帝对她有敌意。

身为女人,叶凌月很明显感觉到了北青帝对她的不喜。

是因为青碧公主,还是因为,北青女帝已经知道了叶凌月的生辰和凤莘相克的事?

可是若是北青帝若是真的疼爱青碧,又怎么会让她一个人留在夏宫,不顾她的死活。

“圣上明察,夏帝与月侯,只是师姐弟情深,外头的谣传,实属不实。”叶凌月正欲回答,一旁的凤莘已经起身走了出来。

他大步走上前去,跪了下来,朗声说道。

“凤王,朕不过是随口开个玩笑,你倒是较真了,你这孩子,平日做事最是冷静,今日怎么跟个毛头小子似的。”北青帝抿唇一笑。

叶凌月只觉得眼前一花,早前还明显的带了敌意的北青帝,已经换了副面孔。

她盈盈笑着,就如春日的牡丹,雍容华贵,美不胜收。

和她一比,叶凌月顿时觉得自己青涩稚嫩了起来。

北青帝对凤王这个外甥,还真是疼爱的很。

叶凌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却一时半会儿,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