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被穆管家看得很是不好意思,只能催着凤莘快点走。

两人出了府门,她与凤莘上了马车后,叶凌月摸了摸脸。

“我脸上有什么嘛?方才穆管家看我的眼神,怎么这么怪怪的?”

凤莘笑道。

“他许是看到了你,想起了我娘和我爹。”

当年,青枫公主刚嫁到凤府来,也是这般的年纪。

凤莘没有告诉叶凌月,其实他们俩今晚穿得这两身衣服,正是凤澜和青枫公主留下来的。

“谁像你娘了。”叶凌月嗔了一声,面上浮起了片薄红,她今晚也有些紧张。

凤莘笑着,抓着了叶凌月的手,缠住了她的手指。

“你不像我娘,你是我娘子。”

叶凌月如同被蛰了一口,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瞬势,搂得更紧了。

这阵子,凤莘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了,说话越来越露骨。

“什么娘子不娘子,也许北青帝压根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叶凌红着脸。

凤莘今日带她参加宫宴,面见北青帝,两人的婚事,才算是得了公允,否则……叶凌月也不敢想否则会如何。

她心中,总有种微妙的感觉,今晚的宫宴只怕不会那么简单。

“无论圣上同意不同意,我的娘子,只能是叶凌月一个人。她若是不同意,我就带着你私奔。”凤莘亲昵地搂住了叶凌月,少女纤细的腰抱在怀中,好像一折就会断。

这阵子,因为大夏使馆的事,他的小女人又消瘦了些,他得想法子给她养肉一点,免得她半夜睡觉时,总是半天捂不热。

自从那一晚之后,他愈发喜欢抱着她了。

只可惜,在北青的这阵子,巫重占据了大半的时间,这次宫宴,事关重大,那厮才勉强答应凤莘,让出了身体的主动权。

与巫重这阵子相处下来,两人倒比以前融洽了许多,彼此的性格,也越来越相近。

有时候,连凤莘(巫重)都不清楚,到底谁占据了身体的主动权,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怀里的这个小女人。

马车停了下来,北青皇宫已经到了。

宫门口,灯火通明,停着各式的马车和礼车,各国的使节,络绎不绝地将贺礼送入皇宫。

凤莘先下了马车,再扶着叶凌月下来,她今日穿得这一身曳地云纹裙,美不胜收,就是行动起来,有些不方便。

两人一到,就引来了不少目光。

尤其是两人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情侣衣,这在所有前来贺礼的宾客中,只此一家,自然吸引了无数的注意力。

想起了上一次,在星宿洞时,遭到了别人的抵制,叶凌月有些局促,凤莘将她的手抓得紧紧的,轻声说道。

“一切有我。”

说着,他引着叶凌月,穿过了人群,从容地到了宫门口。

“那不是北青的凤王嘛,他身旁的那名美貌女子是谁?”

“是大夏的月侯,早前就有风闻,说两人情投意合,看样子是真的。”

“凤王不是有个未婚妻嘛,怎么还和月侯扯上了关系?”

“那你是不知道了,听说凤王压根没承认那桩口头亲事,听说他早就找北青帝解除婚约了。

或高或低的议论声,飘到了叶凌月和凤莘的耳里。

没有预料中的非议,叶凌月有些诧然。

这一次,舆论听上去,倒是挺合情合理的,也没有偏帮雪翩然。

而且凤莘和雪翩然解除婚约的事,本就没公开,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

叶凌月再想想凤莘方才的话,心中一动,望了眼凤莘。

“消息是你散布出去的?”

男人好看的眉眼舒展开。

“你忘了,你男人我好歹也是个王爷,又是个有钱的王爷。有时候,有钱可以做很多事。上一次是我疏忽了,才让你受了委屈,这一次,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

叶凌月眨眨眼,不得不承认,凤莘的这番话,很受用,她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几分。

“那你就不怕,雪翩然受委屈?”

那女人,好歹也是他的青梅竹马。

“她受不受委屈,与我何干。”

凤莘抬起了手来,刮了下叶凌月的鼻尖,两人亲昵的态度,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凤莘的话,暖了叶凌月的心,可却也让不远处,隐在了人群中的某个人头顶的空气,瞬间凝固住了。

那人的衣袖下,手指紧紧握住,像是要捏断自己的骨头般。

“天女?我们不上前和凤王打招呼?”雪翩然身旁的新侍女一脸担忧地看着雪翩然。

“上去?被人笑话嘛,叶凌月那个贱人,竟然这样公然羞辱我。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可准备好了?”枉费天女为了今晚的宫宴,准备已久,妆容衣着,无一不美,她甚至也想到了,封王喜欢穿白色,今日还特地穿了一身白,哪知道,凤莘竟然直接和那女人穿起了情侣衣,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似的。

不过,她绝对不会让叶凌月得意太久。

“天女,准备好了,可是……可是奴婢很怕。”雪翩然的新侍女莲玉发抖着,她的衣袖里,那一个药瓶就像是会咬人似的,让她很是不安。

“怕什么,只要你办好了这件事,到时候我会推荐你当一名方士,你若是不答应,哼,我随便把你配给那个老光棍当女人。”雪翩然没好气地说道。

莲玉虽然怕的要命,可是一想到,要嫁给老光棍,就吓得不轻,只得是咬咬牙,点了点头,尾随着雪翩然一起走向了宫门。

见了凤王和叶凌月行来,各国使节和朝臣都纷纷退开。

负责在门口把守检查的是熟人从律。

看到了叶凌月和凤莘相携走来时,尤其是两人的打扮时,从律的神色有些尴尬。

进入皇宫者,不可以携带武器、丹药和任何具备危害性的物品,叶凌月和凤莘被检查了一番后,放了行。

凤莘和叶凌月走进去没多久,雪翩然带着她的侍女,也走了过来。

看到从律时,雪翩然的侍女,神情有些闪烁,被从律看在了眼里。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