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九的人,办事也利索,很快就抵达了四方城。

四方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传闻,它比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古老,而四方城的城主,更是被称为和三宗宗主相提并论的大能。

外间更有传闻,四方城主是个老怪物,他的年龄大的吓死人。

只是和三宗宗主不同,四方城的城主,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就连四方城主府内的人,都不知道四方城主,到底长得什么样。

他也不热衷于世俗的名利,唯一的爱好,就是炼器。

每十年,四方城就会举办一次天下第一锻,大陆上的炼器师们,都会云集在此,将自己最好的灵器展示出来,评选出最出色的灵器。

这阵子,正是四方城天下第一锻报名截止的日子,从大陆各地赶来的人络绎不绝。

阎就的手下,在报名时,就听说前方有几个正在报名的方士正窃窃私语着。

“听说了没有,最近通往四方城的道路上可不太平。”

阎九的手下,不动声色着。

来四方城参加天下第一锻的灵器很多,难免会有一些贪财之徒惦记上了。

“你也听说了?我听说,最近专有歹徒掠杀孩童,尤其是六七岁大的孩童,就连一些个矮小些的,都被杀了。”

“也不知是什么人做的,这么残忍。”

“听说是中原一带的邪恶方士,说是杀了幼童,挖心炼丹呢。”

那两名方士讨论着,正好轮到了他们,他们这才住了口。

阎九的手下听罢,心领神会。

看来,城主猜测的并没有错,龙家的人,果然还没死心,幸好没让龙包包少爷露面,否则必定是凶多吉少。

报完了名后,那名手下就迅速离开了四方城。

那两个玉匣子,也被收入了四方城的库房里。

四方城的库房里,堆积着山一样高的灵器。

里面全都是有品阶的灵器,就连地阶的灵器也为数不少。

每一件灵器,在进入初赛之前,都会被事先筛选一番。

有三四名侍女,正在把今日刚收进来的灵器,简单地分类,再依次登记在册。

其中一人,打开了早前从雇佣兵城送来的两个玉匣子。

“小玉,你看看,这把扇子长得可真漂亮。”

“我倒是觉得,这个小袋子好精致,你看看这布料。”

两个侍女对着匣子里的扇子和乾坤袋小声议论了起来。

“说些什么呢,谁让你们偷懒不干活的。”一个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一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看到他时,两名婢女连忙躬身行礼。

“秦总管,奴婢们只是在登记今日刚送来的参赛灵器。”

这个姓秦的总管,是四方城主府的四大总管之一,为人威严,城主府内的下人对他都很是惧怕。

秦姓总管随意瞟了眼参赛的灵器,在看到龙包包的那把扇子时,眼底有一道暗芒如流星般闪过。

脑中不觉想起了一个月前,龙家的代家主龙四玄亲自登门拜访,他来时,还带来了一张两百万两的银票。

没有人是不爱财的,秦总管收了那张银票,他答应了龙四玄,只要看到参赛品中,有扇形的灵器,就帮他拦下。

龙四玄也是个极其狡猾的,他虽然已经看到了“龙包包”的人头,又得了琉璃玉扇,但始终是疑神疑鬼,就干脆收买了秦总管。

如此一来,作为唯一的一把扇形的灵器,琉璃玉扇参赛时,无疑会独占鳌头。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么差的黄阶灵器也收了进来,还不拿出去丢掉。”秦总管啪的一声,将那把扇子和乾坤袋一起扫在了地上。

两名侍女吓得花容失色。

她们只是普通的侍女,哪里看得出什么灵器的好坏。

看秦总管的样子,好像这两件灵器,真的是不入流的。

两名侍女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连忙收起了那两件灵器是,连着两个玉匣子一起,丢弃在了一边。

秦总管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背着手,检查起其他灵器来了。

深夜,城主府内,一名佝偻着背的老奴,拿着把扫把,打扫着城主府的庭院。

老奴的年龄似乎已经很大了,动作很迟缓。

他的扫把,碰到了不少玉匣子。

那些玉匣子,都是被丢出来的,品阶在玄阶以下的,连初赛的资格都没有的灵器。

老奴略显浑浊的眼,看了眼那些玉匣子。

“这些人,还真当天下第一锻是收垃圾的地方,什么货色都往这里送。”

可就这时,老奴留意到了,其中一个匣子。

“这是?”

老奴捡起了里面的那把扇子,哗的一声打开了。

那是一把,画着幅水墨山水画的扇子,它比一般的书生扇要小一些,看材质,像是用绸缎制成的。

但老奴可以肯定,这扇子,绝非是丝绸所制。

扇子上,有一条玉带般的河流,还有一条巍峨的山峦。

对着月光一看,扇上的山和水就如活了一般,栩栩如生。

嘶——

老奴不由来了几分兴趣,用长满了老茧的手,摸了摸扇面。

“炼制之法,稍嫌稚嫩,但已经初具火候,好一把地阶的洛书山河扇。是哪个不长眼的,把这般的扇子扔了出来。”

老奴有些不满。

就在他准备收起那把扇子时,老奴的眼皮子重重一跳。

他看到了扇子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巧的袋子。

看到那口袋子时,老奴那双浑浊的眼,一下子变得澄清了起来。

“生命乾坤袋,当真是生命乾坤袋?”

老奴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焕发出了一种前所未有过的生机。

他有些激动地,翻看了下两个匣子。

看到了一个叫做‘黑小凌’,一个叫做‘黑月’的名字。

这两个名字,老奴从未听说过,这只有一个可能,要么两人都用了假名。

“哈哈,想不到,我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可以继承我的衣钵的人,想不到今年居然一下子遇到了两个。这一次的‘天下第一锻’当真是让老夫期待的紧啊。”老奴大笑了起来,只见他衣袖一拂,山河扇和乾坤袋都被他收入了衣袖中。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