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罢,龙包包小少爷,就挥舞着小拳头,撩起了袖子,一脸干劲十足的模样,去叶凌月给他临时准备的冶炼房努力炼器去了。

看着小家伙走远了,蓝彩儿忍不住咳了几声。

“凌月,话说,你是不是太不厚道了,这么小的孩子,你也压榨?”

自打龙包包小少爷那一天,被叶凌月打了一巴掌,大哭了一阵,醒了过来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早前爱粘人,外带小傲娇的小家伙,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人。

而且,他对叶凌月,那是完全无条件的服从。

他答应了叶凌月,每天帮她炼制五件灵器,用来偿还他和黄管家欠叶凌月和帝煞的三倍积分报酬。

这一次的任务,雇佣兵联盟给两只小队的报酬是十万分,但由于任务失败的缘故,一分不得。

叶凌月就把这笔账都记在了龙包包身上,加上三倍积分,那就是三十万积分。

以龙包包一天炼制一件灵器,得三十积分的报酬算,这意味着,龙包包小盆友至少也得一万件灵器,而且每一件都得是有品阶的,一年年三百六十五天计算,龙包包只怕要一直锻造到十八岁,才能彻底还清这笔债务。

不光是赚龙包包的积分,叶凌月还对外,开设了一个炼器小店铺,专门收各种灵器提纯和灵器定制的买卖。

靠着龙包包惊人到了炼器天赋,小炼器铺开张没三天,就已经天天爆满。

为了求得一件灵器,大量的雇佣兵都除了上百甚至是上千的雇佣兵积分,只求抢购一件灵器。

这买卖,还是完全归她一个人的。如此一来,叶凌月等于啥都不干,两手收积分。

在雇佣兵个人积分榜上,“丑女黑月”的积分名次那是一路狂涨,照着那架势,明年春季,叶凌月很可能取代有“聚宝童子”之称的薄情,成为个人积分榜第一名了。

可怜的龙包包啊,这么一算,蓝彩儿顿时觉得叶凌月是一个大大的奸商。

“大姐,你这就说错了,我可都是为了龙包包好。他和一般的武者和方士不同,因为自小就有星力的缘故,精神力和元力方面修为几乎是零。但是,他所学的五灵熔灵术也很是特别。那是一种特殊的炼体的功法,他每多炼一件灵器,五脏六腑和身体,都会得到一次锻炼,次数越多,对他将来修炼也就越好。”叶凌月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既然龙包包要修炼五灵熔灵术,眼下距离天下第一锻出赛的时间又还早,不如就让小家伙多炼器。

况且,龙包包的“死讯”早已传了出去,虽然叶凌月有法子让他改容易貌,和正常人一样,在雇佣兵城里生活,可不难保证,龙四玄在雇佣兵城里,没有布置眼线,所以这阵子,龙包包能少出去,就尽量少出去为妙。

“反正我说不过你。不过,好妹妹,那小家伙如今对你是言听计从,你看看,能不能让他帮我炼制一件熔灵的灵器?我也不贪心,随便来个乾坤袋就行。”蓝彩儿对龙包包的那一个猪头乾坤袋一直是垂涎已久。

尤其是她当了雇佣兵后,平日外出出任务,随身的东西太多,一直就想弄个乾坤袋。

可这玩意,有价无市啊,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连万宝窟里,一年都不见得遇上一次。

要不是龙包包身世可怜,加上他的猪头乾坤袋上有禁制,蓝彩儿早就化身抢人家钱袋子的怪姐姐了。

“这还不贪心?乾坤袋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况且没有乾坤紫金竹,就算小家伙答应,也没法子帮你炼制。我倒是可以指点你一个明路,阎城的兑换所里,一定有乾坤袋,你可以和阎九攀攀关系,他一高兴,没准就给你个折扣,让你换个乾坤袋了。”叶凌月笑道。

“呸,谁要找那个无赖!”一提到阎九,蓝彩儿的小脸,可疑地红了起来。

她也是在事后,才从叶凌月口中得知,副队长“煞”竟然就是九号阎城那位,戴着银色面具的阎九。

怎么好好一个人,在阎城时,还看上去一本正经,酷酷帅帅的,一到了雇佣兵城,就跟换了个芯似的,老不正经的。

蓝彩儿啐了一句。

她这阵子,除了出任务,都躲着阎九远远的,免得被这厮动手动脚。

“姐姐,说起来,你觉得阎九怎么样?你和刀队长的事,也过去很多年了。”叶凌月对阎九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尤其是,她从巫重口中得知,阎九早前从未和任何女人有过乱七八糟的关系,他对蓝彩儿的态度,也绝对是与众不同的。

光是这一点,就让叶凌月对阎九,加分了许多。

“他是他,我是我,我……配不上他。”蓝彩儿说到这里时,神情有些暗淡。

一个刀戈,已经让她爱得遍体鳞伤了。

“你知道说我,你和巫重、还有凤莘,又是怎么一回事?”蓝彩儿努努嘴。

她得知,帝队长就是巫重后,吃惊程度,可比知道煞是阎九时大多了。

巫重的名讳,在整个大陆上,可是响当当的。

他为了叶凌月,甘心在雇佣兵里当雇佣兵,这事,要传出去,整个大陆怕都要震三震了。

从私心角度出发,叶凌月喜欢凤莘当自己的妹夫,多余巫重。

先不说脾气容貌,光是从两人的身份而言,凤莘就要比巫重可靠的多。

凤莘没有双亲父母,他对叶凌月一心一意。

巫重的身世,大陆上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有一点,他身为鬼帝,大陆上最大的暗势力的头目,他的仇家,遍布整个大陆。

不说仇家,光是三宗九派在内的正道势力,若是知道了,叶凌月和巫重扯上了关系,只怕都会群起而攻之。

蓝彩儿是看着叶凌月一路走来的,她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再受任何委屈和非议。

叶凌月又何尝不知道蓝彩儿的顾虑,只是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的心思。

两女正各自烦着心头的事,就见一人,走进了小炼器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