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蓝彩儿发现陷阱,再到巧妙的伪装,整个过程,阎九都看在了眼里。

他本以为,蓝彩儿会像一头母暴龙那样,瞬间暴走,返回营地和夏家三姐妹甚至是和宋净云对峙。

但是她没有,尽管她浑身已经气得发抖,可她最终还是平复了下来。

她甚至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完成她身为一名雇佣兵应该完成的事。

这个一逗弄,就要抓狂,动不动就跟头小母兽一样张牙舞爪的小女人,什么时候,学会顾全大局,学会会团队考虑了?

还是说,她在意的是刀戈。

哼,一想到了这里,阎九极其不满地冷嗤了一声。

“笨女人,谁让你一个强撑着了。”捡起了陷阱旁边,那一片破碎的衣袖握在了手中,阎九看了一眼那个陷阱。

只见他衣袖无风自动,一股飓风席卷而且,卷起了的泥土,迅速填平了整个陷阱,没有人会发现,这里曾死过人。

“雇佣兵联盟宋成……”阎九身影一逝,没了踪影。

蓝彩儿一直侦察到了傍晚前后,期间,她还不时让小吱哟和叶凌月保持着联系。

等到她回到了雇佣兵联盟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看到她安然无恙地回来,夏家三姐妹还有宋净云,都暗暗诧然。

“怎么一整日,看不到阎九那家伙。”蓝彩儿今日险些丧命,又不想让叶凌月担心,就特意以“一百个烤鸡腿”行贿了小吱哟。

可即便是如此,一想到自己差点因为阎九,死于非命,蓝彩儿的心里,就直冒火。

“副队长没去找你?可是早上,我分明看他双眼发绿,说是去找你了。”叶凌月也不知阎九去了哪里。

“哼,不用说,那家伙一定是跑到哪里睡觉偷懒去了。”蓝彩儿一脸苦大仇深。

耳边,忽的吹来了一阵冷风。

她打了个哆嗦,下一刻,一个重重的身子就挂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蓝蓝,背后说人坏话是是不道德的。”阎九懒洋洋的,赖在了蓝彩儿的肩膀上。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背后说了,我是当着你的面说好不好。沉死了,走开。”蓝彩儿红着脸,死命推着阎九,后者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听着营地那一头,煞和蓝彩儿的吵闹声,正在点篝火的刀戈,手中的点火石落到了地上。

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模样,宋净云气得牙紧。

宋成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他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杀了蓝彩儿的嘛。

宋净云恼火着。

这时,一头方鹤落到了她的手中。

她打开方鹤一看,只是几眼,脸色就瞬间变了。

今日,雇佣兵联盟里,突然闯入了一批暴徒,他们在一名身手惊人的银面人的带领下,杀了联盟里的客卿宋成以及几名实力不俗的长老。

雇佣兵联盟里,高手如云,那位被杀的宋成,本身就是一名轮回四道的高手。

他居然直接被人给杀了。

还有,城中失踪了几名女雇佣兵。

宋净云恰好知道,那几名女雇佣兵都是煞的爱慕者,整件事联系在一起,会不会太巧合了些。

宋净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蓝彩儿,可这个念头才一产生,就被她否认了。

那丫头,别说是杀宋成,就是在一天时间内,来回雇佣兵城都是不可能的。

那剩下来的,就只有……

宋净云看了眼煞,可是她也不能肯定。

“帝煞”的实力,一直很强,可是哪怕是她的父亲宋盟主,也不知道,帝和煞真正的实力。

煞今天白天的确不在,难道是他……

“净云,怎么了,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刀戈走上前来。

“没,只是父亲问我一路上的情况。”宋净云笑了笑,目光极快的瞥了一眼煞。

发现他根本没有留意自己这边,她才微微松了口气,又变成了那个善解人意的宋净云。

蓝彩儿被龙包包缠着讲故事去了,叶凌月照例去找食物去了。

巫重走进了阎九的营帐里。

阎九一脸的疲态,靠在了一旁。

“你去杀人了?”

叶凌月和蓝彩儿也许没发现,可是巫重已经从阎九身上,嗅到了一丝的血腥味。

“杀了几个不长眼的而已,运气不大好,和宋金石那老家伙对了几掌。”阎九的实力,哪怕是和宋盟主正面冲突,也能全身而退,只是他急着赶回来,所以有些疲惫。

不过这份疲惫,在看到了蓝彩儿又急又恼的模样时,顿时烟消云散了。

“为了她?”巫重记得,刚进入雇佣兵联盟时,是谁一直在他耳边念叨,要戒骄戒躁,强龙不压地头蛇。

这下子可好,又是谁,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原则都没了。

“谁会为了那个丑女人,我是为了‘帝煞’的面子。”阎九继续口是心非着。

“呵~”

“巫重,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啊。”

“呵~”

“摔,你到是说句人话啊。”

而此刻,远离营地的叶凌月总觉得,今天,蓝彩儿和阎九都有些不对劲。

尽管很轻微,可是叶凌月明显在两人身上都嗅到了血腥味。

不行,今晚回去,必须再问问姐姐,叶凌月想得出神,就连她身前忽然出现了个人,也没意识到。

她猛地撞了上去,叶凌月一惊,才发现,挡在她前面的竟然是薄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凌月为了方便进出鸿蒙天,刻意远离营地,哪知道,薄情会偷偷跟上来,连她的精神力都没发现他。

可再一想,薄情号称聚宝童子,她有的闭气丹那样的隐匿气息的宝贝,只怕薄情也有。

薄情等着叶凌月的脸,忽的抬起了手,用衣袖死命擦起了她的脸来。

“你干什么!”

叶凌月恼了,薄情这家伙,把她的脸当什么了,这么用力,皮都要被擦破了。

“怎么还是这么黑。”薄情也是一脸的郁闷。

他盯着叶凌月的鼻子眼睛还有嘴巴,一个地方也不肯放过。

越看越觉得,和鸿十三很相似,除了皮肤黑点,这个叫做黑月的黑妞,简直就是鸿十三的翻版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