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彩儿走回了营帐,就看到阎九似笑非笑,杵在了一棵树旁。

阎九本就长得好,只是人前,他都一副优雅翩翩美男子的模样,只是一到了蓝彩儿面前,那伪装都直接不用了。

此时的他,说有多痞子,就有多痞子。

看到了他时,蓝彩儿就想起了昨晚的场景。

男人灼热的呼吸,还有他落在自己身上的吻。

身子一下子烫了起来,蓝彩儿狠狠瞪了一眼的阎九,心中默念着“我什么也没看到”“空气空气”。

可那“空气”偏偏就没自觉。

“原来你一直暗恋我,难怪迫不及待要和我一起睡。我果然是人长得好看,实力又强,人见人爱的主啊。”

蓝彩儿一听,倒退了几步,不是被吓的,是被“恶心”的。

“你你你!不要脸,你居然偷听,谁暗恋你,少自作多情了。”

这话正是早前,她和刀戈说的话,想不到阎九居然全都听见了。

“啧啧,你还不承认,要不要我找刀队长过来对峙?顺便邀请宋大小姐、小黑子和队长一起来见证下,你对我爱的告白。”阎九嬉皮笑脸着,做势就要迈开大长腿,去找人。

蓝彩儿吓了一跳,毫不犹豫,用手捂住了阎九的嘴。

这个毒舌男,大嘴巴,他真要这么一闹,自己在二妹那里,就彻底丢了大姐的尊严了。

“不许说!你要敢乱说一个字,我我……”蓝彩儿想说杀了他灭口,可一想,自己实力不如他啊。

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威胁的话。

手掌心却是一麻,蓝彩儿就跟触了电似的,缩回了手。

他居然暧昧地在她的掌心里,咬了一口。

“要我不说也成,从今往后,出任务都必须和我睡一个营帐。”阎九依旧是一副欠打的模样。

“不行。”蓝彩儿可不敢再和这头大灰狼睡一个营帐,再说了,这要是传出去之后,她以后要怎么见人。

自家爹娘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剁,额,一定会喜笑颜开,赖上“煞”让他对自己负责人的。

可天杀的,除了知道这个男人是个雇佣兵外,她不知道他的任何事情。

“那我就找刀戈对峙去了,大伙都来听听,刚才……”阎九扬高了声音,蓝彩儿吓得,又要去捂他的嘴,可一想到早前阎九的举动,她又不敢了。

脑子一热,她忽然双臂抓住了阎九的肩膀,唇猛地贴上了阎九的唇,整个人都如树熊似的挂在了阎九的身上。

这一下子,算是安静了。

蓝彩儿的个头在女子中,已经是高挑的了,可是和阎九站在一起,还是矮了一个头,身高上的差距,让她的手臂很快就一阵发酸。

唇下,男人冰冷的唇,一点点温热了起来。

她嘤咛了一声,发现阎九居然直接将她的腿提了起来,环在了他健壮的腰身上。

他的舌,在她的嘴里辗转着,一点点吸取着她的甜蜜。

一直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低咳声。

蓝彩儿才猛然惊醒。

不远处,叶凌月和帝队长并肩而立,两人的中间,还跟着个龙包包小盆友。

龙包包小盆友这时候,正用胖嘟嘟的手蒙住了眼睛,可透过手缝,时不时往外偷窥着,那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三人站在一起,咋看咋像是一家三口,看上去竟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感。

蓝彩儿看得一愣,一时半会儿倒是忘了自己还挂在了阎九的身上。

有奸情!(叶凌月和蓝彩儿一起想道)

“黑月,龙包包就交给你和蓝蓝了。煞,我有事和你商量。”

帝低沉的声音,让蓝彩儿回过了神来,她像是烫手山芋般,把人一推,拎起了人小鬼大的龙包包和叶凌月,逃得飞快,留了两男人站在了原地。

“她是凌月的姐姐。”巫重沉声问道。

换成了其他任何女人,巫重连多看一眼都懒得,可蓝彩儿是叶凌月的姐姐,两人的感情很好,巫重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

“老大,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是为了你,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小蓝蓝答应了,以后跟我一个营帐,你就放心大胆地扑倒你的小月月吧。”阎九一脸阴谋得逞的贼笑。

他多义气,为了兄弟,不得不牺牲美色啊。

“不准。”巫重哼了一声。

“啥?”阎九呆了。

“不准叫她小月月。”巫重极酷地丢下了一句话,走开了。

那是他一个人的专属。再说了,阎九这狐狸男,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只是为了他谋福利,他猜,他革命还未成功,蓝彩儿就已经被阎九先给啃光了。

不过巫重认识的阎九,嬉皮笑脸归嬉皮笑脸,对女人的态度,却一向谨慎的很。

无论是地下阎殿,还是雇佣兵城,他人前风流多情,可真正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一个都没有。

由于阎九出身的缘故,他对于女人,一旦是认准了,就会从一而终。

看得出,他对凌月的大姐是有些意思的,只是到底是不是爱,那就看他们两人的造化了。

营帐的另外一头,夏梦进了宋净云的营帐。

“宋大小姐,你真要小心蓝蓝那个丑八怪,方才我在水潭那边,看到她在勾引刀队长。”夏梦添油加醋,将方才刀戈和蓝彩儿的对话,说了一遍。

得知蓝蓝就是蓝彩儿后,宋净云那张秀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波动。

难怪刀戈昨晚那么失态,昨夜,他一直守在营帐外,没有进来,天亮时,她走出营帐时的,刀戈也已经不在了。

她还以为他是去部署白天的行动去了,哪知道却是被蓝彩儿那个小贱人给勾搭走了。

宋净云是知道刀戈和蓝彩儿的事的,当初,刀戈混入蓝应武的手下时,还一直和她有书信往来。

刀戈当时,在心中也有提起,蓝应武的女儿很是粘人。

不知不觉到了后头,刀戈的信里,提到蓝彩儿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渐渐的,宋净云就意识到了些不对头来,只是刀戈自己,在那个时候,却还未意识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