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息,是那名只身独闯七十二地煞狱的女方士的象征。

传闻这死亡之息,是一种黑色的烟雾,看上去毫不起眼,可无孔不入,那怕是煞魂,一碰上它,也只有死路一条。

“听我的命令,带着我找到骨煞,你最好乖乖的,否则我让你立刻魂飞魄散。”清淡的女音,拂面而来。

那个已经被吓得不敢说说话的煞魂,只能是手脚僵硬着,带着不知道在何处飘来的声音,进入了枯骨城堡的正殿。

枯骨死尸累累的的正殿里,第二十四层地煞狱的地煞君主骨煞,正坐在了一张兽骨雕琢而成的椅上。

血池为酒,腐肉为食,煞魂们正在进行一场盛宴。

骨煞君主是一具玉骨骷髅,它浑身上下,说话时,上下颌一开一闭着。

“桀桀,那个无知的人族,还不死心,竟然妄想通过第二十四层地煞狱,天地劫又岂是那么好过的。”

说着,骨煞君主就一口咬下自己手中的那块腐肉。

长了蛆的腐肉,流淌着脓水。

他的手下,数千名煞魂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欢呼声。

骨煞君主击退叶凌月的事,让这些煞魂们很是雀跃。

第二十四地煞狱,这么多年来,一直是煞魂们的乐土,可自从十几日前,闯入了那个女方士后,一切都不同了。

地煞狱来了活人,所有煞魂都以为天上掉下来的唐僧肉的好事,哪里知道,女人却是个魔星。

传闻她带了一头凶兽,一人一兽,横扫第二十四层以下的地煞狱。

不仅如此,那女人还拥有一手炼化煞魂的阴损招术,不计其数的煞魂都被她给炼化了,她身旁还带着一头很是暴戾的巨兽。

好在骨煞君主魔功了的,将那女方士接连打退了五次。

“君主魔功盖世,小小的人族,根本不足为道。”

“我看那女方士这一次,一定是吓得滚成了地煞狱,再也不敢来挑衅君主的威严了。”

底下的煞魂一阵溜须拍马。

那骨煞君主听了之后,很是受用。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本君主是什么人。我这一身不坏枯骨,就算是神通境的强者,也撼动不了半分,更不用说,一个黄毛丫头。”骨煞君主桀桀笑了起来。

“君主,你魔功了的,何不带我等杀上更高一层的地煞狱。”

一个轻悠悠的声音飘来,骨煞君主抬眼看去,声音是从一个女煞魂处飘来的。

那女煞魂他有些印象,已经能化成半人半兽,容貌在一干丑陋的煞魂中还算可以入眼,早几日,骨煞还让她侍奉过。

今日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些血酒的缘故,骨煞君主觉得这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和那几日侍寝时有些不同。

声音柔软,就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撩过了人的神经,哪怕是骨煞那样的,早已没有了血肉的煞魂,也觉得一阵心猿意马。

它心中暗想,今晚,必定要这魔人的女煞魂侍寝,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啼叫。

“小妖精,着什么急,等到本君主将最后一块骨,也炼成了不败枯骨,自会杀上其他地煞狱,甚至是天罡殿。”骨煞傲慢地说道。

地煞狱里,地煞君主嗜血好杀戮,君主之间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

最后一块骨?

问话的,自然是隐形在一旁的叶凌月,原来骨煞君主果然还有弱点。

叶凌月审视着古煞君主,从头到脚,连一块指骨都不肯放过,终于,她的目光落在了骨煞君主的下骸骨上。

与骨煞身上的其他骨头不同,骨煞君主的下骸骨颜色略显暗淡。

叶凌月心中了然。

枯骨城堡里的盛宴一直到了夜半,才结束。

骨煞君主喝得半醉,拉起了早前看中的那名女煞魂,就要回寝宫。

摇摇晃晃走了半路,忽觉得身后一阵疾风。

那疾风迅猛无比,瞬息即至。

骨煞虽是醉了,可当了几百年的地煞君主,警觉性不低。

只听得“嘭”的一声,将身前的女煞魂挡在了生前。

那女煞魂惨呼一声,已经被锋利的爪风撕成了两半,顿时烟消云散。

一头体型彪悍的猛兽,从阴暗处纵出,昏暗的城堡里,猛兽身上,似鳞片又似盔甲的皮肤,闪动着银白色的光辉。

猛兽落在了地上,犹如一头黑豹那样的优雅,正是太古生灵小吱哟。

与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名女方士。

女方士的年龄不大,由于这几个月,没有见任何阳光,她的皮肤,白的近乎透明,巴掌大小的脸上,却有一双和她的年龄全然不符的黑眸。

“骨煞君主,久违了。”女方士艳丽的唇,浮起了一抹轻笑,那笑犹如一把刀子,冰冷刺骨。

只听得踏踏两声,两股截然不同的元力,如泉涌一样,从叶凌月和小吱哟身上,喷涌而出。

骨煞君主大惊,万万没想到,对方胆敢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枯骨城堡。

“来人……”那呼喝声还卡在咽喉里。

蚀元魂链爆射而出,密密匝匝地缠住了骨煞君主,小吱哟力大无穷的巨掌,轰在了骨煞君主的身前。

被麒麟血强化后的小吱哟,一掌携带的惊人气力,狂暴无比,饶是刀枪不入的骨煞君主,也生生被震地推开了数步,骨头一阵阵发麻。

被逼得节节退步的骨煞君主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声。

它从自己的腹下,抽出了一根肋骨,那肋骨上,一股煞气凝聚。

“不知死活,本君主今日要让你们俩都横死当场。”

只听得它手上的肋骨,轰的一声,化成了一把骨剑,无数的煞气,滚滚涌向了那把骨剑。

“枯骨剑!”

骨煞君主挥舞着那把骨剑,骨剑瞬时就化为了十几道剑影,剑影劈向了蚀元魂链,魂链竟被斩成了数段。

蚀元魂链刚被击碎,忽见得数道匕影,如影随影,射向了骨煞君主,身后,小吱哟怒吼一声,扑了过来。

骨煞君主桀桀笑了两声,仿佛在笑叶凌月不自量力,小小的匕首,竟还妄想伤了它。

枯骨剑劈向了小吱哟,将它逼退了数步,星涎匕已然到了背后,骨煞君主丝毫不以为意,甚至懒得去招架,可就在这时,匕首忽然一分为数把,其中一把正刺向了骨煞君主的下颌。

骨煞君主一张嘴,上下颌咬住了那一把匕首。

~给新出炉的舵主,“彼岸花之殇”的打赏加更章,50更完毕,白天的更新,根据今天新增的月票来哦,依旧是20章月票加一更,安卓机和网页端的亲们,记得翻到最后一章,刷下有么有新月票,用生命码字的大芙子求月票撒~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