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音凄厉,化成的音弧很是凶悍。

无数的笛音,如雷霆骤雨,无处不在,它们汇聚在一起,一道道劈在了光符球上。

设有禁制的光符球,硬生生被斩出了一道道浅纹。

洪明月的方式,和叶凌月有着异曲同工之效,两人都采用了一个“拖字诀。”

只是叶凌月用的是蚀元魂链,洪明月用的是音攻。

这时,笛音已经进入了下一段,笛音骤然低沉了几分。

洪明月的眼中,有红光乍闪而过,只听得她唇间,落下了一个尾音,那尾音,落在了空中,许久不散,竟是汇聚成了一道阴柔的元力,猛攻向了光符球。

嗤的一声,元力刺入了光符球中。

犹如决堤的洪水,光符球碎裂开,从里面掉落了一样东西来,洪明月一把抢在了手中,定睛一看,却是一颗丹药,看洪明月的神情,那颗丹药应该不是俗品。

尽管封闭了五感六识,可沧海三生曲的威力不小,在场除了从律、陈敏之等人,其他人的面色都不大好,看向洪明月的神情,也都了几分敬畏之意。

洪明月走回来时,路过凤莘身旁,顿了顿,忽然开口问道。

“听闻凤王精通音律,不知方才明月这一曲如何?”

沧海三生曲,修炼之人听了,自然是穿肠毒药,可对于凤王这种不事修炼的人而言,却是另外一回事。

一般而言,不会武学的人听了,不免要心摇神曳一番,可凤莘却是一脸的平静,丝毫不备笛音困惑,洪明月心中不免有些奇怪。

“曲是好曲,在下送明月公主一句话,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太重得失,反倒让笛音落了下乘。”凤莘一脸的淡漠。

洪明月一听,心中一震,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同样的曲,她曾在那个地方,吹过无数次。

云海之巅,那人银发如雪,笛音婉转,如哭如泣,洪明月只盼得那人能回头一顾,哪怕是只有一眼。

可那人,却始终没有回头。

她方才吹奏三生曲时,不由想起了那人,其他人都听不出来,想不到,却被凤莘听了出来。

洪明月咬了咬牙,退到了一边,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凤莘见叶凌月许久没有动静,仔细一看,发现叶凌月的脸色不大好,以为她是受了沧海三生曲的影响,不禁有些心疼,轻声问道。

“不舒服?”

“不,这玩意一回生两回熟,听过了也就没觉得多么厉害了。”叶凌月强颜欢笑。

比起上一次在太乙秘境外,听到的沧海三生曲,这一次她修为提高了,听上去倒还能勉力支撑。

只是,在听到笛音时,她记忆中的某根弦砰然作响。

脑海中,仿佛也有一段音色,午夜梦回之时,犹如娘亲的摇篮曲,在她耳边轻叹着,究竟是什么人,曾经在她耳边弹奏过,比沧海三生曲更加美妙的天籁绝音。

“叶姑娘?”刀奴的那张苦哈哈的脸,忽然凑到了叶凌月面前,将叶凌月拉回了现实中。“方才,从侍卫问我们,我们接下来的那一场,是不是直接弃权?”

第三轮,大夏代表团排在第一位,叶凌月她们抽到了第二位,余下的分别是北青和开疆王府。

若是这一轮下来,所有人都能打破一个光符球,射九阳就算完成了。

羿神破虚弓的禁制即可解除,这二号洞穴的闯关任务,也就算是通过了。

只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眼下摆在叶凌月和刀奴面前的一个问题是,她们无人可派了。

按照早前四方势力的决定,不能重复派人上场,叶凌月和刀奴都已经上场过一次。

余下的还没上场过的,就只有凤莘了。

总不能让凤莘上场吧。

“不,我们不弃权。”叶凌月想也不想,一口否决。

开哪国的玩笑,这十个光符球里面的,可都是一等的一的珍宝,再差的一样,都是涅槃铁,余下的四个光符球里,必定是好东西。

有宝不抢,那叫傻子。

“开什么玩笑,你这女人,未免也太贪心了。你们压根就没人上场了。”一旁的北青代表团,青碧公主一听,又冷嘲热讽了起来。

“谁说我们没人,不还有他嘛!”

叶凌月纤纤玉手一指,指向了凤莘。

“你居然让凤王哥哥去送死!太过分了,凤王哥哥,你看看这女人,贪婪成性,压根就不顾你的安慰。”青碧公主一听,炸毛了,指着叶凌月数落个不停。

“青碧,你应该是弄错了。我想凌月口中的‘他’指得并非是我,而是‘它’。”凤莘忍俊不禁,用手指揉了揉眉心,右手一抬,手中多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睡得正好的小吱哟忽然失去了温暖的怀抱,短腿挣扎了几下,睁开了湿漉漉的大眼睛。

“吱哟~”它忽然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它的身上。

纳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错,我说的就是小吱哟。”叶凌月翻了个白眼,阔步走了过去,将小吱哟拎了过来。

“你让着这小家伙去送死?你这女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怎么能让一头带进来充数的小狗拿去打破禁制!”青碧公主瞅了瞅小吱哟,依旧是数落个不停。

可不是嘛,包括青碧在内的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进来时,就轮流窝叶凌月和凤莘的怀里,流哈喇子,睡得死去活来的小吱哟是用来充数的。

就连刀奴,也一脸的不可思议,低声询问着凤莘,这小家伙真的要代表他们三人上阵?

已经无数遍被小瞧的小吱哟,这一次,倒是难得冷静了一回。

它很是傲娇地迈着自认为很潇洒的步子,走了几步,再抬头看看苍穹之上的那几颗光符球。

小吱哟虽然被世人,可这大半个月来,对于那几个挂在天空中的光符球,可算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小吱哟,我要那个!”叶凌月看也不看,随手指了指四个光符球中的一个,那架势,好像那四个光符球,就是块骨头似的,随便指指,小吱哟就能帮忙叼回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