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洪家兄妹俩和一直看叶凌月不顺眼的青碧公主,此时,所有人都不由替叶凌月感到惋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都已经预料到了结果。

功亏一篑。

叶凌月想要打破那个光符球,终究还是太嫩了一些,她终究只是个七鼎方士,若是她像温旭那样,是九鼎,那结果必定是不同的。

“温大师,你在说什么呢,女人有什么厉害的,今日弱势换成了天女姐姐在,她一定可以打破那个光符球,我说凤王哥哥才是被鹰啄了眼才对。”青碧公主撇撇嘴,显然对于温大师对于叶凌月的溢美之词很是不屑。

“公主,我夸她,并非仅仅因为她的实力,而是因为她的心性。试问我们在场那么多人,哪一个有她那样的胆识和耐性。此女,将来必成大器。”温旭叹着,身为方士,没有人比温旭更清楚,耐性和胆量对于一名方士的重要性。

没有理会身后的窃窃私语,无人注意到,她深藏在衣袖下的右手上,黑色鼎息悄然渗入了蚀元魂链之中。

黑色鼎息一灌入蚀元魂链,倏然间,蚀元魂链发生了异变。

众人再是一惊,在他们都以为,叶凌月气力衰竭,即将功亏一篑之时,蚀元魂链哗然作响,原本金红相间的链身上,浮起了一条条犹如血管似的怪异黑色纹路,那些纹路依附在魂链上。

随着乾鼎力的黑色鼎息不停地注入蚀元魂链里,那些黑色的纹路,越来越清晰,就像是贲张开的血脉。

蚀元魂链犹如有了生命般,威力陡然暴涨,层层包裹住光符球,剧烈一缩。

光符球被挤压得变了形,九条蚀元魂链里的黑色鼎息同时作用之下,黑色鼎息注入到了光符球内,不停地在光符球里攒动,寻找出口的黑色鼎息,让光符球变得极其不稳定,整个球体更是剧烈颤动了起来。

叶凌月打破光符球的时间,无疑是所有人中最长的,从第一条蚀元魂链到第二条,一直到了第九条,直至最终击溃了光符球,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直到了第十四天的清晨,被蚀元魂链“折磨”的疲惫不堪的光符球,笼罩在外面的光雾禁制,已经薄弱的犹如一张纸。

只听得“轰”的一声,黑色鼎息,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光符球终于炸开了。

叶凌月额间,划过了一抹喜色,她身形一晃,脚踩着星涎,抓过了光符球里落下的东西。

众人也是一惊,没想到叶凌月这样“温水煮青蛙”的模式,竟然还真把禁制给打破了。

那可是十个光符球里,最强的两个中的一个啊。

众人目光,一致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想看看她到底是抢到了什么珍宝。

丹药?灵器?还是什么天材地宝?

叶凌月盯着手掌中的那玩意,过了半天,小嘴还张着,忘记合上,她的手抖了抖,有种要骂人的冲动。

这是什么鬼!

手掌心上,躺着一个小小的八卦镜,那镜子不过掌心大小,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看上去就跟平日用的黄铜镜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外表是八卦的形状。

“噗,笑死人了,居然是一块破镜子。”

青碧公主早前还嫉妒叶凌月能够打破禁制,这会儿一看,哈哈大笑了起来。

瞎子都看得出来,那面镜子压根不是什么灵器,否则怎么连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

叶凌月也有些恼火,心中想着,那天甲鼠不会是坏了吧,这么一面镜子,居然敢说十团光雾中最好的珍宝?

有些郁闷地将镜子塞进了怀里,叶凌月也懒得说话。

她耗费了一天一夜的精神力,疲倦的很,索性服用了一颗凝神丹后,闭目调息了起来。

等到叶凌月睁开眼时,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

张开眼时,就对上了一双深眸,正是凤莘。

叶凌月愣了愣,从凤莘的瞳里,她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再看看四周,所有人都在调息,她的身上还披着凤莘的外衣。

叶凌月再抬头,苍穹之上,十个光符球已经去了四个,把羿神破虚弓身上的血色光芒看上去也黯淡了许多。

原来,她调息的这段时间里,开疆王府的人,这一次成功打破了一个光符球,获得了一件地级上品的战铠。

“明日,是大夏代表团出场。”凤莘手中,还抱着小吱哟,递给了叶凌月一些清水,让她润润口。

叶凌月这才回想起了自己夺得的那件灵宝,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心就觉得塞塞的,有些赌气似的,拿了出来,在手中翻了翻,看来看去,还是一面长得跟八卦似的镜子。

镜子里,模模糊糊照成了叶凌月的模样来。

瞥见了叶凌月懊恼的模样,凤莘忍俊不禁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凡事不可看表面,依我看,这面镜子不简单。”凤莘宽慰道。

看上去,凤莘是所有人中,最轻松惬意第一个,无论是珍宝还是灵器,对于他而言,都是无关紧要。

就连他早前所说的丹方,也未曾听他在说起过,就好像他进入星宿洞,只是为了陪叶凌月一程。

“真的?难道你看成了什么端倪来?”叶凌月来了兴致。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若是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阵镜,里面可能藏了什么厉害的大阵。”凤莘不敢肯定,他只是依稀有些记忆,他仿佛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面镜子。

但细细一想,却又想不起,究竟在什么地方看过。

两人说话间,大夏代表团中,洛宋走了出来。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第十五天,大夏代表团这一次派出来的人,正是洛宋。

洛宋扫了眼苍穹之上,剩下的六个光符球,心中暗想着,连叶凌月都选了一个最强的光符球,他身为三生谷的少谷主,若是不强势一些,出了星宿洞之后,岂不是要被人耻笑。

想到了这里,洛宋的目光,就落到了其中一个光符球上,那个光符球,正是光雾强度最强的两个光符球中的另外一个。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