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看不出,就在早一刻,有人正拿着匕首,抵着陈鸿儒的额头。

陈鸿儒亦很意外。

大抵是,很多年了,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动刀子了。

刀子冰寒的锋利感,还在陈鸿儒的眉间跳动。

茶是上好的雪峰茶,叶凌月这张被鸿蒙天的水和鸿蒙天的茶叶养刁了的嘴,都没有半点可挑剔的。

就如那位坐在数步之外的这位北青大能,也是无可挑剔的。

来之前,叶凌月以为,陈鸿儒和其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能一样,或是高不可攀,或是面目可憎。

可人坐在了面前,这男子若是要形容,那就是温润如玉。

和凤莘不同的温润,淬过了岁月时光,没有棱角的世故圆滑。

他很年轻,但又似乎很苍老。

“在你来之前,凤王和我正在下棋。“陈鸿儒喝了一口茶,茶烟袅袅,朦住了他的眼。“我说,‘不如我们下一盘棋,你赢了,我放手,若是你输了,你放手’。你可知我与凤王的战果如何?”

“凌月不通棋艺,不做评价。”叶凌月专心致志喝着茶。

心中嘀咕着,这北青大能也嘎小气的,她炼轮回丹炼了那么久,招呼人只用了茶水,连个糕点都没有,越喝越饿。

叶凌月顾自嘀咕着。

“凤王弃了手中的子只说了一句‘棋如人生,却不是人生,凤莘的人生,从不靠纸上谈兵。’”陈鸿儒笑了笑,起了身。

叶凌月想啊,这什么破观星台,凉飕飕的,北风吹。

两人鸡同鸭讲,又似乎很投机。

“叶姑娘是这些年来,第二个踏上观星台的非丹宫中人。若是没猜错的话,你此番到丹宫的目的,是为了西夏平原的那场黑雾之灾。”

叶凌月顿时星星眼,心想,这五百年老僵尸果然有些门道,干干笑了两声,算是默认了。

“还请鸿儒大师赐教,大夏的万千生灵和子民全靠大师的一句良言了。”

“星宿洞中,有一灵器,乃是天阶灵羿神破虚弓,得此弓者,可破黑雾之难。”陈鸿儒说罢,不再多说。

叶凌月忙起身,冲着陈鸿儒道了谢,就急巴巴地告辞离开了。

走下了观星台,也不知是饿的,还是被风给吹的,后背汗涔涔的。

“大人,你就这样放过那个贱人,就是她害死了我们的儿子!”叶凌月走后,从暗处走出了一人,正是从大夏逃走的洛贵妃。

“洛宛,我同你说过多少次,没有我的传唤,不准擅自出来走动。”陈鸿儒见了洛贵妃,有几分不快。

星宿洞开启在即,各国代表团的人,都云集帝阙城。

洛宛的身份特殊,那怕是她如今隐藏了过容貌,但也就是个隐患。

若非是顾念在她和自己有过几次露水情缘,陈鸿儒早就取了她的性命。

“大人,那是你唯一的骨肉,他本该是大夏的储君,都是因为叶凌月那个贱人,才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大人你方才,明明动用了九星搜魂术,为何不直接将她置之死地。”

九星搜魂术的威力,洛宛再清楚不过。

九星之力甚至能瞬间让人的灵魂,飞灰湮灭。

“放肆,洛宛,什么时候,轮到你教本座做事了。叶凌月如今已是青洲大陆炙手可热的人物,若是死在了丹宫,外头会有多少人指责丹宫,就算是青帝,也不会轻饶了丹宫。”陈鸿儒被激怒了,一双清冷的眼中,多了几份狞然。

洛贵妃鲜少见陈鸿儒如此失控吓得再也不敢多说,缩在了一旁。

天女雪翩然走了上来,盈盈一拜。“洛师姐,你当真以为宫主打算放过叶凌月,若是当真要放过他她,宫主就不会告诉她羿神破虚弓,那把弓,近者死!”

叶凌月如今声名大涨,她不能死在丹宫的手下,但若是死在星宿洞,那就名正言顺了。

“原来如此,洛宛该死,误会了大人。”洛贵妃顿时转忧为喜。

陈鸿儒冷哼了一声,目光却凝视着天穹上的九颗星辰。

九星搜魂术,对叶凌月没有用,她与曾经的凤王一样……灵魂有一处盲区,是九星搜魂术也无法进入的。

陈鸿儒清晰记得,方才某一刻,他的精神力,被反弹了回来。

叶凌月身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叶凌月走出了丹宫时,已经是深夜,心中料定了蓝彩儿那个没心肝的,一定不会等她。

果然,白日热闹的丹宫外,没有马车,鬼影都不见一个。

叶凌月脑中想着那把羿神破虚弓,有些浑噩,一时找不到回凤府的路,却在月光之下,瞥见了一美人儿。

美人儿正站在了月色葱茏处,他看上去甚是可口……他手上的点心看上去甚是可口。

叶凌月顿时就跟失散了多年的女儿见了亲娘似的,颠颠着跑了过去。

眉宇温柔地要滴成了水来的凤大美人儿,用修长好看的指,拿着块糕点,塞在了叶凌月的嘴里,居然还是热的。

是她那一晚在夜市上吃过的,且赞不绝口的那个栗子糕。

叶凌月吃得那叫一个热泪盈眶,等到栗子糕吞到了肚子里,才想了起来,她傻啊,守着座金山挨饿,这不是有鸿蒙天里的果子可以充饥嘛。

再想,冰冷冷的果子哪比得上某人亲手递来的热腾腾的糕点好吃。

重点当然是糕点,不是某人。

“凤莘,还是你好,就知道彩儿那个没良心的,不会顾及我的死活。我差点被陈鸿儒那老僵尸给折腾死了。”叶凌月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凤莘还不忘递上一壶水,顺手帮她擦去了嘴边的渣渣。

听到了陈鸿儒为难叶凌月时,凤莘的手一滞,骨节森冷泛白。

“陈鸿儒对你用了九星搜魂术?”

“原来那玩意叫做九星搜魂术,不过好在我熬住了,这一次和陈鸿儒碰面,倒也算有点收获,他告诉了我,破解西夏平原的黑雾的方法。”叶凌月拧眉,囫囵吞了几口糕点,叶凌月没有留意凤莘的面色不对。

吃饱之后,凤府的马车到了,驾车的却是蓝彩儿,一问才知道,她在凤府等得急了,索性就自己过来接人了。

上了马车后,凤莘面色稍缓。

“凌月,几日之后,我想与你们一起进入星宿洞。”

“不成,星宿洞太危险了。就算我答应,彩儿姐姐也不可能会答应。”

叶凌月想也不想,断然拒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