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凤王哥哥怎么会对那个女人这么好,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青碧公主一直到凤府的啊马车走远后,才回过了神来,气急败坏地质问着从律。

北青的第一美男子,凤王历来是个不假以颜色的人。

他何曾对一个人那么周全过,就连……就连丹宫的那一位都不例外。

“五公主,你是皇宫贵女,说话时还是谨慎些好。凤王和叶姑娘在大夏时,就是知交好友。”从律也收回了视线,训诫着青碧公主。

“当真只是知交好友,从律,到底你是瞎子还是我是瞎子?北青凤府什么时候留宿过女客?”青碧公主望了眼还在怔愣出神的夏侯颀。

自从上一任的凤府家主夫妇双双遇难后,北青凤府已经有多年,没有对外招呼过客人了,就连和凤莘关系最要好的从律,都从未在凤府留宿过。

今日却因为一个大夏的叶凌月破了例。

“也许在凤莘心目中,叶凌月并非是客。”从律的话,似在回答青碧,又或者是在说给在场的每个人听的。

不是客,那就是主。

夏侯颀衣袖下的指,指节捏的发白。

洪明月却是一脸的若有所思,洪玉莹一副咬碎牙的可怖样。

“这件事,天女姐姐可知道,她可是风王哥哥的未婚妻?”青碧诧了一瞬,很快就嗤之以鼻,说着还睨了人群中的洪玉莹一眼,后者刹那脸色苍白,一副要昏厥的模样。

凤王,竟然有未婚妻?

这些大夏来的女人还真是不要脸,真以为,她们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有天女姐姐那般的人物在,又怎会有人看得上她们。

马车进了帝阙城,穿过了大半个帝阙城,在城的南隅的一座府院前,停了下来。

没有想象中的金碧辉煌,但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别具匠心。

凤府就如凤莘本人一般,看着锋芒不显,但若是细细琢磨,别有风致。

若是说有什么是和夏都的凤府不同的,那就是人。

府门口,穆管家已经带着几百号侍女下人,等候多时了,刀奴也木着张脸,直到看到了叶凌月时,两人的脸上才有了些许笑容。

尤其是穆管家,老脸笑的跟一朵太阳花似的。

“叶姑娘,蓝大小姐还有这位小小姐,你们总算是来了。”这是穆管家说的第一句话。

这第二句就是……

“这位是叶姑娘,与我们王爷的关系非比寻常,以后在府里,她的话,大伙儿就当王爷的话听。大伙儿都知道了嘛?”

一阵整齐的答应声。

弄得叶凌月很是汗颜,不知把眼神往哪里摆,狠狠瞪了眼凤莘,想说你倒是管管自个儿的下人啊,穆管家,这话咋说的,这不是让人误会嘛?

再一看,凤莘的眼神,哪有半点责备之意。

午后的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镀金似的让他的睫都成了金色。

叶凌月心中漏跳了一拍,本已经在了唇边的话,又咽下了回去。

那些奴仆侍女们也都是机灵人,偷偷打量着这位非比寻常的叶姑娘。

见她脸包的跟个粽子似的,可自家王爷却是笑着,软软地看着她。

穆管家命令着下人,将叶凌月等人的行李都搬进去,凤府很大,三位女客,一人分到一个院落都是绰绰有余,只是在分配时,穆管家动了些心思,将叶凌月安排到了凤莘毗邻的院落里。

送入了各自的院落时,蓝彩儿偷偷叫住了凤莘。

“凤王,看在我方才这么配合的份上,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蓝彩儿一脸的贼笑。

那神情嘴脸,难怪蓝大将军在某一次喝醉酒时,恨铁不成钢道。

“我说闺女儿,你好歹也是将门虎女,怎么长着长着就长歪了呢,一身的铜臭味。”

蓝彩儿当时也喝的醉眼惺忪,拍着胸脯回答。

“我市侩我骄傲,有钱就是大爷,等我有钱了,就买下整个大夏,当个土皇帝,看到时候谁还敢欺负我爹我妹子。”

凤莘却是莞尔,今日,他倒是真的欠了蓝彩儿一个大人情。

“上好的新式北青云锦,一百匹,如何?”

“爽快,就冲你这好处,我们仨在北青期间,就不挪窝了。”蓝彩儿笑的差点没了眼睛。

她刚要一脚跨进自家的院落,忽的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

“凤王,咱们再谈桩买卖,今晚,我带着小乌丫去吃喝玩乐,让你们俩二人世界。要求也不高,我打算把五珍酿卖到北青来。”

酿五珍酿酿得最好的是叶凌月,她有了醉仙居和神仙坊后,将酿酒的秘方传给了几个大师傅,五珍酿的品质倒也不差。

蓝彩儿一直想将五珍酿卖到好烈酒的北青,一直苦于没有门路。

凤莘展颜笑了,他的笑,让蓝彩儿看得一阵脸红心跳,心中嘀咕着,妹夫不能欺,这可是自家妹夫。

“一个晚上不够。”

蓝彩儿顿悟,心中狼嚎,她砸忘记了,凤莘也是天字第一号的奸商啊。

妹子啊妹子,姐真不是卖妹子的人,只是想努力给妹子攒嫁妆。

“成,今晚,明天,后天,大后天,反正有多远闪多远。”舔了舔嘴唇,蓝彩儿很是无耻地把“卖妹工程”进行到底。

“我明日就让穆管家知会凤府名下的酒楼。”凤莘笑的和颜悦色。

“妹夫,你真是我亲妹夫。成了,就这么说定了,你可千万别和凌月说我和你的协议。天色不早了,我这就去拐带小乌丫和小吱哟,我家妹子就交给你了。”蓝彩儿笑的那叫一个灿烂,风似的丢下了行李,又风似的拐带儿童幼兽去了。

等到叶凌月收拾好,来找蓝彩儿等人时,侍女们告诉叶凌月,蓝大小姐带着小小姐去城里溜达去了,说是今晚不回来吃了,让叶凌月陪凤王吃饭。

这是唱得哪一出?

叶凌月隐隐觉得不对劲,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心中无奈,只能是去找凤莘。

凤莘正在书房里,叶凌月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穆管家说道。

“王爷,今晚宫中举办了接风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