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什么强大的功法,甚至连时间都能凝固,光是想到这里,叶凌月就不禁暗暗心惊。

还有,巫重身上一瞬间爆发出的黑色能量,那些对于叶凌月而言,都太过神秘了。

巫重,就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靠得越近,就随时有被吞噬的危险。

“舍不得我走,还是你已经爱上了本座?”巫重低声笑了起来。

“要走就快走,本姑娘忙得很,再说了你身为凤莘的暗卫,离开太久也不好。”叶凌月白了他一眼,催促他有多远走多远。

“暗卫,你说我是那废物的暗卫。”巫重冷嗤了一声,一脸不悦,转身就走。

“难道不是?听阎九的意思好像是。”叶凌月纳闷着。

阎九那死小子,最近果然很欠修理,巫重的眼底,霾光一闪而过。

九号阎城内,正勤劳忙碌着提高九号阎城的业绩的阎九,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脖子上一阵嗖嗖的发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摸了摸鼻梁。

“巫重那小子,这次又要搞什么鬼。让人准备了密室,结果连人影都不见了。”

所有人都以为,叶凌月和巫重还在密室里,只有阎九知道,涅槃盏心莲送到的当天,巫重就挟着叶凌月离开了。

身为九号阎城的城主,阎九对于这一点还是清楚的。

只是,巫重那小子,这般急促,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还真是实属罕见。

阎九正想着,忽听一名阎衣使者禀告。

“启禀城主,有几匹快骑正往阎城方向赶来,看样子,应该是大夏六皇子、三生谷少谷主和北青的几名贵客。”

阎九听了,挑了挑眉,这些人到九号阎城干什么?

阎城之外,叶凌月和巫重闹了个不愉快,身后一时没了声音,叶凌月以为巫重已经走了。

哪知,巫重走开没几步,又阔步走了回来,笑的邪气。

“可不是嘛,没有我这个‘暗处的护卫’那废物,早就死了百八十次了。小月月,记住了,到了北青后,不许和那废物太亲热,我可是时刻看着的。”

说着,他才很是畅快地身形一逝,走了。

这脑残、无礼外加粗暴的男人!

叶凌月气得一脚踢飞了身旁的一块石头,往了九号阎城的方向赶去。

前方就是九号阎城了。

叶凌月忽听到一阵阵铁蹄踏过,九号阎城外,数匹骏马,急速行来。

“凌月,我一听说你受伤,就赶来了。”铁青着脸的夏侯颀,奔行而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洪明月、从律等人。

众人的反应各有不同,洪明月和青碧公主面有喜色,从律却是皱了皱眉。

恰好这时,阎九从九号阎城里走了出来,听到了之后,心底一阵苦笑。

得,这下子还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谁让人是在这里受伤的。

夏侯颀看到了叶凌月的模样时,尤其是脸上,还包着纱布,显然受伤不轻,他的目光骤然变化。

“谁做的。”他的拳捏紧,精神力让周围的空气,都瞬间扭曲了起来。

“这位可是大夏的六皇子殿下,有话好好好说。”阎九那副银面具很不识时务地凑上前去,不漏痕迹地将叶凌月挡在了身后,晃得夏侯颀眼花。

阎九心中暗道,看来巫重那小子已经把小丫头的伤给治好了。

可问题是,干嘛不把脸一起治好了。

再看看夏侯颀一脸关心的样子,阎九愈发无语。

开玩笑,他已经让凤三的女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受了重伤。

好不容易,若是再纵容凤三的情敌,对凤三的女人萌献殷勤,他这个当大哥的就更没有脸面去见凤三了。

“你是?”不习惯同性一下子挨自己那么近,夏侯颀只能是退后了几步。

“在下阎城城主,阎九。”

报出了自己的名讳后,除了从律外,所有人为之色变。

就连洛宋和洪明月等人,也是微微动容。

阎九,地下阎殿的第三号实权人物,竟然就是眼前这位,谈笑生风的男子?

“是你伤了她!”夏侯颀恼恨异常,也是他疏忽,没有陪伴叶凌月左右。

阎九也是眉头一挑,方才,这位大夏的六皇子体内爆发出来的精神力……

“这个,叶姑娘的伤,确实和在下有点关系,不过你们放心,在下会负责的。”阎九本意是想说,他会负责叶凌月去北青途中的食宿和一切开销。

可他这话一出口,夏侯颀的怒气更胜,从律则是嘴巴抽了抽,有种仰天无语的感觉,这阎城城主,拜托你说话时,能不能那么嘴欠,这话听上去,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可是这时,北青的青碧公主,却很是不是时候地插了一句。

“她都毁容了,这副鬼样子,将来只怕没人要了。看你戴着一副鬼面具,一定也是其丑无比,索性,你就娶了她负责任算了。”

阎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中有语病,想要改口,却发现夏侯颀用一种,足以杀死人的眼神瞪着自己。

阎九心中不屑,却是不轻不重地瞄了“多话”的青碧一眼。

“啊!”青碧花容失色,她身下的骏马,忽的惨叫一声。

马匹犹如轰然倒塌的一堵墙,砸落在地。

四只血淋淋的马腿,依旧在原地,上面的切口,平整如一,就好像是有人一刀斩下的。

可是方才,根本没有人看到阎九出手。

一股寒意,从所有人的脊背上蹿起,就连叶凌月也是不由多看了阎九几眼。

这个男人,比起巫重,恐怕也就只是逊色了一点点。

青碧已经被侍从们扶了起来,可是却被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半天才气急败坏道

“从律,他想谋害本公主,你还不出手,杀了他!”

“公主,从家三代单传,还请公主体恤。”从律很是不厚道地抛下了一句。

言下之意,老子可不想要去送命。

阎九此人,不说其他,光说他的阵法和禁制能力,就是天下一绝,九号阎城方圆十里,都有他布下的陷阱,他若是想要在这里杀人,轻而易举。

叶凌月和身后的蓝彩儿等人,强忍着笑意,全都暗暗给从律点了赞。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