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九好像嗅到了一股浓浓的奸*情,似乎,他不该带叶凌月来阻止这个一看就是缺根筋的绝情宗的少宗主。

“薄情,你先听我解释,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叶凌月还来不及解释。

薄情就怒气冲冲,将叶凌月往身后一藏,就像是狗儿藏了一块自己极喜欢的骨头似的。

“你就是阎城的城主阎九,回去转告你的顶头上司,那个叫做什么重的。鸿十三是我的人,只要有我薄情在的一天,谁也别想碰十三。”

保护好他,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他,这个念头,在薄情的心中疯狂地破土滋长。

“少宗主,在说这番话前,你是不是得先问问你老子,绝情宗宗主。”阎九很是无奈地摊了摊手。

“薄情,你这个兔崽子!老子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少给我在外头惹事。”

隆隆的声音,带着无数的威严,只见天空之中,云层陡然都被拨开了。

一只金色的大掌,如同乌云没顶,从天空压顶而来。

薄情好看的脸止不住抖了抖,抓起了叶凌月就像脚底抹油。

可又哪里比得上大掌,薄情就如如一头小鸡崽子那样,被隔空抓了回去。

叶凌月这才明白,阎九为何会在九号阎城之外,审讯薄情了。

薄情的身份太特殊,即便是阎九也要给绝情宗宗主夫人几分面子。

“阎九城主,小犬多有得罪,待本宗夫妇俩出关,定会登门向鬼帝谢罪。”

“宗主夫妇客气了,这笔账,阎九一定会记得的,到时候别忘了算利息。”阎九回答的很是顺溜。

天空中,那只金色大掌的动作明显滞了滞。

很显然,这大陆上,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向阎九这样和绝情宗宗主夫妇说话了。

叶凌月再看看阎九。

即便是戴着面具,叶凌月也能猜测到,那男人的面具后,必定笑的花儿似的。

巫重那般的人物,居然会结交上笑面虎似的阎九,真不知这两人坐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金色大掌迅速撤去,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十三,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薄情的声音,在云霄里徘徊。

阎九忍不住捏了捏眉头,低咳了几声。

“叶姑娘,你还有伤在身,不如先进城,等到几日之后,送药的人应该就会到了。”

叶凌月只得是差了金乌老怪先回去,将自己的事,大致和夏侯颀说了下,自己要先在九号阎城住一阵子。

数日之后,在北青的凤府里,凤莘的手中,捏着一页信纸。

信纸上,只有寥寥的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让素来山水不显的凤莘,变了脸色。

“叶凌月重伤,急需涅槃盏心莲。”

落款处,却是阎九两字。

手中的信,倏然收紧,凤莘的眸中,闪动着森冷之色,该死的阎九!

尽管早就知道,叶凌月这阵子,在西夏平原,可凤莘没料到,叶凌月会出现在九号阎城,更在九号阎城里受了那么重的伤。

阎九只是告诉了叶凌月,她需要换肤,可却没有告诉她,若是再一个月时间内,她无法换肤,她身上的烧伤,就永远没法子治好了。

这也是为什么阎九会执意让叶凌月留在九号阎城的缘故了。

凤莘自小就是个药罐子,对于大陆上的药草,甚至比叶凌月还要熟悉几分。

尽管阎九那家伙,刻意将信写的言简意赅,隐瞒了叶凌月受伤的真正原因。

可凤莘却知道,涅槃盏心莲,是一种可以令肌肤大面积再生的神奇药草。

它是一种很独特的八品灵花,可以大面积让肌肤重生,不留任何瑕疵痕迹。

而这种花,一百年,才开花一次,它生长的环境也很特殊,必须生长在冰火泉中。

这种泉,整个大陆,最多不超过三口。

而北青境内,恰好就有一口,就位于丹宫之内。

“老师,为我备马车,我要前往丹宫。”凤莘施施然起了身。

“王爷可是身子不舒服要去找鸿儒大师?”穆老先生急忙问道。

“不,我要去见天女。”凤莘淡淡说道。

北青丹宫,号称北青方士云集之所。

丹宫,既为宫,其奢华就如北青的皇宫一般,玉阶满地,满墙都镶着照明用的夜明珠。

凤莘乃是丹宫的熟人,进入时,甚至没有人阻拦。

“是凤王殿下,您可是来看天女的,奴婢这就去告诉天女。”一名穿着云锦方士袍的女方士,看到了凤莘,顿时眉开眼笑,小步跑了进去。

北青国内,凡是方士,都企望进入丹宫,丹宫之内,又以两人的身份最为尊贵。

北青第一方士陈鸿儒乃是其一,丹宫天女雪翩然乃其二。

而凤莘此番,前去丹宫,找得正是雪翩然。

只听得一阵玉佩叮咚作响声,一名蓝衣少女走了过来,她有着长长的发,温柔和煦的眸,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没有丹宫惯有的清冷高傲。

雪翩然,美若天仙,整个人如同白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她年纪和凤莘相仿,事实上,两人也的确是青梅竹马。

北青帝曾说过,凤莘和雪翩然,都是人间的绝色,凤莘之美,举世无双,雪翩然之美,也是艳绝天下。

凤莘之余雪翩然,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而雪翩然也一直以为,她在凤莘心目中,也是无可取代的。

只因为,雪翩然一出身,就有凤鸾瑞光临世,她只有三岁时,就能夜观天象,度天下大势。

五岁时,她更是连答丹宫三老三个问题,被选为丹宫的天女。

但除去天女的身份,雪翩然的另外一重身份,正是凤莘的未婚妻。

这一段婚配,也是北青帝和陈鸿儒一起指定的,当时凤莘只有十岁,他没有允诺,但也没有拒绝。

所有人都认为,在凤莘满了十八岁之后,他就会迎娶雪翩然。

至少在凤莘前往北青之前,是如此的。

“莘,你总算是来看我了。”雪翩然看到了凤莘时,眸里染上了几分欢喜,只是面上,却始终挂着完美无瑕的笑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