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了黑之谷后,叶凌月神情凝重,那一对神秘而又古怪的眼,时不时在她的脑中回荡,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了深夜,她进入九号阎城中级公开区的前一刻。

自从和断了展刚的十指后,叶凌月在初级公开区的生意就越发清淡。

只要她一进入公开区,那些武者全都用一种畏惧的眼神看着她,

很显然,鸿十三这个名头,已经成了初级公开区的名人,专营坑蒙拐骗的买卖,自然是没得做了。

生意没了,叶凌月倒也不惋惜。

好歹,她也凑足了两发涅元炮需要的丹药,也是时候,去中级公开区,开始真正的试炼了。

就在叶凌月打算转战中级公开区时,金乌老怪忽然神神秘秘地找到了她。

金乌老怪来找叶凌月,却是为了让她去看热闹的。

阎城的三大公开区阶级很是森严,低级和中级公开区的人,想进入高级公开区是命令禁止的。

若是以武者身份而言,叶凌月不过是丹境,是没资格进入高级公开区的,但是从方士角度讲,她是七鼎方士,如此一来,她就能进入高级公开区了。

只不过,叶凌月知道,自己这样的修为,即便是进入高级公开区,也只能是炮灰中的炮灰。

更不用说,洪明月和洛宋也在高级公开区。

叶凌月很了解那两人的脾气,以他们眼高于顶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到低中级的公开区晃荡的。

不出她所料,虽然同身在阎城快十几天了,叶凌月一次都没遇到到两人一次。

至于蓝彩儿和阿骨朵,还在中级公开区试炼着呢。

“去高级公开区,老怪,你也知道我的实力,没钱送死的买卖,都别找我。”叶凌月摆摆手,转身就要走。

“哎,大人,你看老怪我像是那种卖主人的人嘛。老怪说有好戏看,那就一定有好戏看。嘿嘿,洛宋那个小子,和人杠上了,这会儿正要和人动手。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金乌老怪挤眉弄眼着,那模样,比他自己亲自动手,教训了洛宋还要高兴。

“对方不知道洛宋的身份?”叶凌月奇着。

“哪能不知道,洛宋那小子,是巴不得把三生谷挂在了嘴上。他那一套,对其他人而言,也许有些威慑力,可对于他这次的对手而言,可就不管用了。”金乌老怪贼笑着。

说起来,这一次洛宋和那一位杠上,金乌老怪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对方的来头比三生谷更大,难不成是三宗的人?”

三生谷在大陆九派中,也是名列前茅的一流门派,比三生谷还厉害的,就只有三宗了。

还是关于三宗,叶凌月听说的是,三宗早就隐世多年,轻易不会出现在大陆上。

“哪能啊,洛宋那种人,摆明了欺软怕硬,要是真碰上了三宗的人,哪怕只是个内门弟子,都能让洛宋吓成软脚虾了。主人,就先别说了,再迟,就没有好戏看了。”金乌老怪,不由分说,拉着叶凌月就往高级公开区跑。

一到了高级公开区,前方就出现了几个擂台。

和初级公开区的随意不同,高级公开区的规格可就高多了。

五个分列上、下、左、右,外加正中位置的超级大擂台,跃入眼中。

毕竟是轮回境的武者和七鼎以上的方士,才能进入的区域,这里的人数比初级和中级公开区都要少得多,不过是两三百人的样子,而且打扮各异,方士武者、雇佣兵还有一些门派的弟子。

但是放眼看去,每一人都是修为不浅,像叶凌月这样的,还真是一个都没看到。

叶凌月随着金乌老怪,站在了不前不后的中间位置,大概是二三十尺开外,叶凌月看到了洪明月。

她并没有留意到叶凌月和金乌老怪的到来,而是皱眉,看着居中的那个擂台。

此刻,高级公开区里的大部分人,也都在盯着中间的那个棋盘形状,足有十尺高的石制擂台。

叶凌月如今是打扮成了鸿十三的模样,倒也没什么避讳。

“主人,咱们站这边。”金乌老怪拉着叶凌月,走到了擂台的北侧。

叶凌月正纳闷着,忽然一道凛冽的目光,扫了过来。

洪明月显然也留意到了“鸿十三”。

两人在太乙秘境时,因为洪玉郎的缘故,交恶过,当时还约定了要在大夏御前比试上较量。

洪明月返回夏都后,也曾让洪府的人去调查鸿十三的资料,只可惜,没有任何线索,想不到,这个犹如人间蒸发掉的鸿十三,竟然会出现在九号阎城。

果然,蛇鼠一窝,那鸿十三,是暗势力的人。

洪明月眼底的不屑,更浓了。

叶凌月再看看她的身后,那些武者方士们,也全都冲着她们这一边怒目而视。

“邪魔歪道,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还想和我们较量,看这一次,你们怎么输!”

“娘娘的,这群狗娘样的所谓正道人士,居然敢瞧不起我们,杀了他们!”

叶凌月再看看身后,全都是一些打扮奇怪,身上满是血腥杀戮气息的武者,方士们。

一看就是和早前的金乌老怪一样,全都是些做烧杀抢掠,不法勾当的武者或者是邪恶方士们。

叶凌月顿时无语,这金乌老怪,把她拉过来前,也不说清楚。

不过转念想想,自己如今也是鬼门的门主。

鬼门原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道,所以站在暗势力这一边,也算是名至实归了。

有人的地方,那就有是非黑白。

阎城虽然从属于地下阎殿,可进入这里的所谓正道人士们的数量,绝对不会比暗势力少。

久而久之,阎城里就自动划分成了两大势力。

一方是正道,一方是暗势力,这一点,尤其在高级公开区,特别突出。

一打听,叶凌月才知道,今日在擂台上要比试的两人,分别就是暗势力和正道的代表。

这事说起来,源于最近发生的一件事。

一名暗势力的女方士,在阎城时,被一名正道的武者看中了。

后者趁着女方士离开阎城时,将她掠了过去侮辱了。

事后,那名女方士羞愤不已,就来找那名男武者寻仇,结果被对方打败了,还脱光了衣服丢在了擂台上。

这件事,立时就引发了轩然大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