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

还在看热闹的群臣,偷偷打量着洪放手中的信,有几个眼力好点的,一眼就看到了信上,两个龙飞凤武的大字。

那字,好像还是当今圣上的笔迹。

休书,叶凰玉送来的正是一封休书,而且这封休书,还是夏帝钦赐,盖了玉玺的御赐休书!

大夏太保洪放,恢复官职的第一天,就被人给休了。

休的还是他当年不要的女人,大夏第一位女将军,远西将军叶凰玉。

无数的目光看了过来,洪放的手微微发抖着。

“叶凰玉!”洪放双目通红,他手中的那张纸,被他猛地抓得了变了形,可最终,他也没敢把那封休书给撕了,因为,那是御赐休书。

洪放最恨的是,这封休书,乃是御赐之物,他非但不能毁,还得好好得烧香每日供奉着。

“老爷,马车……您还要去后宫接夫人嘛。”洪府的马车夫也吓得够呛。

老爷这模样,就好像要杀人似的,当了这么多年洪府的马车夫,福伯还没见过这样的洪放。

“让世子带个口信回府,调一辆马车过来。”洪放压着心口的那股屈辱,目光一扫,四周的文武百官立刻低下头,不敢吭声了。

好在,这事是发生在宫门口,谅这些官员们,也不敢胡乱造洪府的谣。

洪放将那封休书,塞进了衣服里,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洪放往了后宫走去,到了朝华宫,一打听,皇后娘娘的确不在宫中,洪放听罢,面上的疑惑更重。

他寻了个借口,总算是进了朝华宫,找了几个宫女询问,都说是没看到诸葛柔。

正当洪放准备离开时,前方的草丛里,匍着个麻袋,麻袋里还有动静。

洪放忙走上前去,打开麻袋一看,顿时变了脸。

“嬷嬷,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夫人呢!”洪放眼皮子一阵猛跳,尽管早已被打得面目全非,可是从衣服和体型看,洪放还是认出了,此人就是诸葛柔一直带在身旁的老下人。

“老爷……救夫人。”那嬷嬷说完了之后,一口气喘不上来,眼皮子一翻,死了。

“陈嬷嬷,夫人在什么地方,是什么人做的?”

只可惜,洪放的问题,没有人可以解答,那嬷嬷已经死了。

洪放连忙往前走去,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侧殿的门口,悬挂着一具女尸,走上前去一看,女尸正是另外一位,跟在诸葛柔身旁的嬷嬷。

这时,从侧殿里,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声响。

那声音……像是男女苟且的声音,可那女子的呻*吟声中,还带着几分痛苦。

洪放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他快步走上前去,用力将门撞开。

眼前的那一幕,洪放只觉得天旋地转。

自己的妻子,诸葛柔,就在侧殿里。

而此时的她……修长的腿被捆绑成了屈辱的“m”形,再看看那个皮肤老的足以当洪放的爹的区公公,正趴在她的身上,地面上蜡烛、鞭子,绳子洒了一地。

“狗奴才!”

洪放一看诸葛柔的模样,就知道不对劲,他一把抓起了那名老太监。

“洪大人,老奴……您怎么来了。”那老太监正玩得兴起,哪知道身后一个暴喝,吓得他连裤子都还没提起来。

见洪放红着眼,一掌拍在了区公公的头上。

区公公根本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杀,杀人啦!”

身后,一阵杯盏落地的响声,几名前来侧殿的宫女们看到了这一幕,吓得四散而开。

诸葛柔双目空洞,药力渐渐散去。

她忽觉脸上一凉,浑噩的脑子,总算是清醒了一些,抬眼一看,发现自己的夫君洪放就站在自己的身前。

“老爷,你怎么在这里?”诸葛柔支起了身子。

胸前发凉,等到她看清了自己近乎光着的身子,还有身上的淤痕,再看看地上已经惨死的区公公,脸色惨白,浑身更是羊癫疯发作似的,抖个不停。

“老爷,老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会?”诸葛柔哽咽着,痛苦了起来。

看着诸葛柔哭得梨花带雨,又惊又恼的脸上,泪水将面上的脂粉冲去了。

她昨日跌倒在花坛里,脸上的伤口还没全好,今日只是用厚粉遮挡了,这一哭,伤痕就都显露了出来。

洪放也知今日的事,很可能是诸葛柔被人给暗算了,暗算她的人,十之八九和叶凌月母女俩有关。

可一想到方才,那老太监趴在诸葛柔身上的模样,虽然两人也没发生最后的男女关系,可洪放的心中,就是一阵阵恶心。

“夫人,没事,为夫送你回去。”洪放强忍着心中的嫌恶,用外衣抱住了诸葛柔,走出了侧殿。

“父亲,娘亲她……”

宫门外,洪明月和洪玉莹两人闻讯也赶了过来。

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想来洪世子回府时,已经带回去了一些风言风语。

她们前来,也正是想询问休书的事,可是一看到哭得双眼通红,裹着父亲外袍的诸葛柔,两女忙迎了上去。

“娘亲,你怎么了?”

透过宽松的外袍,洪明月两人看到了娘亲身上,明显有羞耻的痕迹,两人膛目结舌着,再看看洪放,他虽然什么也没说,可眼底的阴霾,浓重地让人近乎窒息。

“老爷……”诸葛柔轻声唤了一声,可洪放却犹如没听到一般,径直上了马车,留了母女仨人留在了原地。

诸葛柔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洪玉莹还是一头的雾水,洪明月的脸色,却是阴沉的厉害。

她自幼聪慧,今日一连串的事情,接连发生,分明就不是巧合,而是有人精心策划的。

叶凰玉被封为将军,娘亲和父亲接连受辱。

一向恩爱的爹娘,因为这次的事情,心中都已经生了嫌隙,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对卑贱的母女俩。

洪明月的手指,刺进了掌心,眼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叶凌月、叶凰玉,你们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死掉。

你们今日加诸在我和我家人身上的痛苦,我洪明月,总有一日,要你还回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