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才刚打开,里面一道疾影掠出,一个人影眼看就要扑了出来。

金乌老怪和几名方士眼明手快,精神力一动,犹如无数条结实的绳索,将发狂扑了出来的村长制住了。

再一看村长的模样,众人都不由怔了怔。

饶是金乌老怪那样的老江湖,看到这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村长时,也不由竖起了汗毛。

身上的衣物早就已经破烂不堪,四肢匐地,就如兽类一样爬行。

血盆大口,嘴里探出了兽类才有的尖锐獠牙,双眼深陷,印堂上泛着青光,手脚四肢上,都长长了牛毛粗细的黑毛,难怪洪放夏侯宏一口咬定,村民们是中了邪术。

看到了村长这样子,村长夫人和那小孩都哭了起来。

原本剧烈挣扎着的村长,听到了妻儿的声音时,神情有过片刻呆滞,咽喉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听上去很是可怜。

“看到了没有,这些就是你们所谓的无辜村民。他们的样子,分明就是中邪术。就是被这种中了邪术的村民,今晨伤了本将军的一名亲兵。我们早就让随军的方士看过了,无药可救。”洪放和夏侯宏也走了进来。

得知叶凌月居然还想救他们,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洪放就不信了,连随军御医院派来的人都没法子,叶凌月这么个才加入御医院不满一年的小丫头,可以治好这病。

“他们不可以,不代表我不可以,否则人人都可以当月不落城的掌鼎了。”叶凌月冷哼了一声,抬了抬眼皮子,觉得洪放和夏侯宏站在那里,很是碍眼。“来人啊,把人制住,找间干净的房子。不知哪来的野狗,一直叫个不停,听得本掌鼎心烦意乱。”

说着,就带着金乌老怪他们将村长抬走了。

留了洪放和夏侯宏在原地,气得差点没吐血。

“大人啊,我看这村名不像是害了病,倒是真像中了邪,万一……”金乌老怪也是一脸的避讳。

他来自中原,见过不少巫术蛊术,发作时,和村长的情况很是相似。

这种巫术和蛊术非同小可,如果没有找到施咒之人,贸然解开,也许还会反噬其身。

“我有分寸,你留下,其他的方士先出去,看着其他村民的情况,尤其是其他害了病的村民。暂时不要动手,等我确认了病因后,再一起诊治。”叶凌月也是一脸的凝重。

村长的“病”的确很怪。

方才她就留意过了,村长体内没有元力,可破门而出时,发起病来,连一般的兵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要知道,虎狼军的兵士们可都是精挑细选的,他们最差的也是后天武者。

一名不会武的村民,可以逼退几名后天武者,这显然是很反常的。

金乌老怪用精神力压制着村长,村长似被惹怒了,他不时地挣扎着,嘴里呜呜呜的声音,已经变成了狼嚎般的怪叫声。

叶凌月先是把了脉,再看看村长的身上,全都没有异样。

毛发,舌苔还有血色,都很正常,不像是中毒。

一番查看后,依旧找不到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叶凌月只能是将手掌按在了村长的心口上,将鼎息悄然渗入了村长的体内。

鼎息一入体,叶凌月柳眉蹙紧。

这种感觉,怎么会那么熟悉。

狂躁不安的村长,身体就像是一块寒冰,叶凌月感觉到一阵阵阴冷的气息,从村长体内传递过来。

不错,她刻意肯定,村长身上的症状和凤莘寒症发作时的情况很相似,只是凤莘体内的寒症,比起村长来,要严重的多,可凤莘身份尊贵,一直用各种丹药压制寒气。

叶凌月对这种古怪的气息,更加好奇,为何村长的体内会无端端出现这种寒气,难道村民害病的事,和凤莘有关……

想到了凤莘,叶凌月的心沉了下来。

凤莘应该已经回到了北青才是。

可是即便是叶凌月询问凤莘,只怕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听凤莘说,他的寒症是小时候就有的毛病。

鼎息入体后,村长就安静了很多。

叶凌月确定了病因后,就催动着鼎息,在村长的体内吞噬者寒气。

金乌老怪在一旁看着,也是奇怪的很,他发现叶凌月根本没有用什么丹药,可是村长的躁动明显减少了许多。

不仅如此,村长身上的毛发还有獠牙,都在一点点减少。

就在叶凌月用鼎息吞噬了村长体内大半的寒气时,村长的印堂,忽然翻滚起了一团淤泥般的黑青色。

只听得突的一声,那团黑青色化成了蝌蚪大小的气体,从村长的额头钻了出来,朝着距离它最近的金乌老怪冲去。

“想要上本老怪的身,做梦去吧。”金乌老怪一看,大怒。

凭它蝌蚪大小的小玩意,还想染指他老怪的新肉身。

老怪哇啦啦怪叫了起来,口中吐出了金乌丹火。

金乌丹火足有蝌蚪大的黑气的三四倍大,烈火熊熊,瞬间就将蝌蚪黑气给吞没了。

老怪面上一脸的得瑟,正欲炫耀几句,哪知道这时候,变故再生,原本已经将蝌蚪黑气吞噬的一干二净的金乌丹火,忽然晃了晃,原本绚烂的金色,就如被泼了墨似的,变成了黑色。

老怪暗叫不好,金乌丹火乃是他的本命丹火,这一被吞噬,金乌老怪顿时觉得浑身冰冷,像是要被冻僵了似的。

“收回丹火。”叶凌月不知何时,已经撤回了鼎息。

老怪急忙撤回了丹火,叶凌月素手一抬,右手上,一道黑光闪动,不过是须臾之间,一口香炉大小的黑鼎出现了。

黑鼎嗅到了蝌蚪黑气的气息,很是欢喜,腾地一声,从叶凌月的手中跳了起来,如长了眼似的循着黑气。

蝌蚪黑气似也知道了黑鼎的厉害,吓了一大跳,再也不顾屋子里的两个目标,想要逃离房子。

只可惜它的速度,哪里比得上乾鼎,乾鼎一口就将那一团蝌蚪黑气吞了个干净。

叶凌月心神一动,乾鼎就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化为了一道黑光,隐没在叶凌月的手掌心中。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看得金乌老怪目瞪口呆。

他早前虽然也和乾鼎交过手,可真正看到乾鼎的神通,还是第一次。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