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风行,你告诉我该怎么办。那个男人,他是恶魔,他夺走了我的一切。我拼了命的修炼,拼了命的加入军营,为的都是能报仇。可是我今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空,我甚至连我最重要的东西都保护不了。”

叶凰玉哭得梨花带雨,聂风行茫然不知所措,他想了想,伸出了手臂来。

可是手臂只是虚张着,不敢落到叶凰玉的肩上。

聂风行最讨厌的就是男人动不动就跟娘们似的,哭。

早前训练新兵时,谁要是敢掉一滴眼泪,他就能把那人给训趴下。

可是面对叶皇,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例外。

聂风行只知道,他听到叶皇的哭声时,心如刀割。

他甚至有种冲动,直接冲进军营里,把惹叶皇生气的洪放,给杀了。

可是最终,他忍下了这口恶气,用他生平最轻柔的动作,抱住了叶凰玉。

男人坚硬的手臂,抱住了叶凰玉时,叶凰玉的哭声顿了顿,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叶皇,我会帮你的。我不知道,你和洪放之间有什么仇恨。但,你并不需要绝望。你想要报仇,就必须爬得很高,甚至比洪放还要高。你眼下就有很好的机会,若是没记错的话,你已经积累了八次一等军功了,只差两次,你就可以成为将军了。甚至,你还有机会立下特等军功。”聂风行的话,让叶凰玉原本已经黯淡的眼神,又再度亮了起来。

十次一等军功,封为将军。

一次特等军功,封侯。

“况且,你不要小看了叶郡主。她绝非是软弱之人。”聂风行与叶凌月只有短短的几次碰面,可是不得不承认,叶凌月给聂风行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叶凌月,绝不是躲在人的臂弯里,需要人呵护的女子。

叶凰玉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她抹去了眼泪,单膝跪地。

“多谢将军的提醒,叶皇方才失态了。叶皇有一事相求,这一次的兽乱平定,叶皇想请求,担任冲锋营的队长。”

这一次的兽乱,非同寻常,据聂风行手头的资料表明,这一次的兽乱,很可能是西夏平原有史以来最大一次,甚至是最危险的一次。

可是看着目光灼灼,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叶皇,聂凤鑫知道他只能是答应。

叶皇得了允诺后,立即前往前锋营报道。

聂风行看着她的背影,目光里流露出了一份坚定。

叶皇,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哪怕,有一天,我必须放弃虎狼将军的身份,恢复到昔日的那个自己,只要能保护叶皇,他都会倾尽一切。

叶凰玉将洪放和四皇子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且四皇子要上书朝廷,参她一本的消息,命人带到了月不落城。

“凌月,你放心,叶家上下都已经对你的身份三灭其口。”叶凰城和叶银霜也意识到了这次事件的危急性。

叶凌月身世的秘密,是绝不可以被戳破的。

“四舅,堂姐,你们不用担心。就算是他们的奏折上了朝廷,也奈何不了我。”叶凌月淡然笑道。

私买月铁?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名正言顺,向军部备案,用月不落城的库银买的月铁,而且完全按照了市场价格。

私自训练方士?

月不落城的这些方士,全都已经通过夏都的方士踏,正式注册,拥有大夏正规方士的资格。

就算是四皇子上奏到死,也没用。

不过,洪放和四皇子敢陷害她?她就让他们也见识见识,方士府的厉害。

叶凌月贼笑了两声。

和她玩阴损,洪放和夏侯宏都太嫩了。

在西夏平原这种地方,阴谁也不能阴方士啊。

这几日,歧城的夏侯宏都在努力收集资料,准备上书朝廷,状告月不落城的叶凌月,肆意妄为,渎职无能。

奏章洋洋洒洒写了十几页,夏侯宏还觉得意犹未尽。

正写着,他忽觉得腹部一阵翻滚,一阵阵刀绞般的疼痛。

“来人,传御医。”

夏侯宏疼得实在是忍不住了,连忙召人前来。

同样也是腹疼难耐的,还有洪放。

哪怕都是武者中的高手,可耐不住都是肉做的身子,遇上了生病,谁也熬不住了。

两人,一起上吐下泻,连连折腾了一个日夜。

御医院的御医和方士们,一波连着一波的来,可全都没用。

食物也没问题,水也没问题,歧城里其他的兵士和将领们也都不见征兆,也就洪放和夏侯宏,被折腾的要死不活。

最后还是御医院的随军方士和御医们给了个主意,说是也许可以找月不落城的方士们来看看。

毕竟病是到了歧城后才得的,也许这一带的方士们会有应对之法。

洪放有气无力地命人送信到月不落城,哪知一等二等三等,月不落城迟迟没有音讯,找人一催。

月不落城的叶掌鼎送了口讯过来。

说是这阵子西夏平原上,兽乱频发,方士府的方士们都日夜在炼制丹药,以供各地之需,暂时没空到歧城来看什么“拉肚子”的病。

更可气的是,叶掌鼎还说,拉肚子也不算啥病,拉多了自然就好了。

听到了这口讯时,洪放和夏侯宏气得差点没从床榻上滚下来。

只可惜两人上吐下泻了几天几夜,连胃液都要吐光了,一点气力都没有,更不用说,做滚这么激烈的动作。

洪放和四皇子算是明白了,叶凌月这女人在记仇呢。

上一次修城墙时,歧城不肯派人。

这一次歧城害病,她也不派人。

“四皇子,眼下歧城正值平定兽乱的关键时期,方士府的那一帮方士们,暂时动不得,那叶凌月,只怕还得返回夏都后再收拾了。”洪放有气无力地命人将自己抬到了夏侯宏的营帐里。

两人咬牙切齿地商量了一番后,夏侯宏只能是暂时放弃了那份奏折。

不仅是如此,洪放还派了一千名军士,前往月不落城帮忙治理。

可就在洪放妥协后没多久,洪放和夏侯宏的症状居然奇迹般的好了。

还真是应了叶凌月的那一句,拉着拉着,自然就好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