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凤莘,本姑娘的一片好心,全都被当成了驴肝肺,让你在半路上,被寒症折磨死好了。”叶凌月嘴上还没消气,随手拿起了一只福鹤。

这盒东西,她已经送出去一年多了,想不到,凤莘一只都没用掉,上面的鼎息也都还在。

随手翻了几下,叶凌月发现,这些福鹤有些不同了,它们上面,多了一些新的褶子,看上去,像是有人拆开过,又重新折好了。

对方不是方士,折叠的手法也不熟练,才会出现这些新褶子。

叶凌月奇怪着,将其中的一头福鹤拆开,符纸里面,多了几个字。

看到那几个字时,叶凌月指尖一抖,那张纸落在了地上。

“凤莘,喜欢,叶凌月。”

七个字,清楚无比。

迅速又拆开了好几只福鹤,每一只里面都是同样的七个字。

脑海中,出现了一幅景象,病弱的苍白少年,坐在了等下,提着笔,一字一字写下了这七个字。

像是怕被人发现,他又笨拙地将这些字和着自己的心意,藏在了福鹤了。

九十九头福鹤,九十九句,凤莘喜欢叶凌月。

刹时间,编织成了一张网,将叶凌月的一颗心都笼在了里面。

早前的郁闷被一种很怪异的雀跃感代替了,可同时,又有些恼火。

“小吱哟,凤莘才是你的老大吧,有你这么狗腿的嘛?”叶凌月给了小吱哟一个爆栗,后者萌萌地眨巴着大眼睛。

“吱哟(老大,我是老大的小吱哟,凤美人好可怜)”

“他可怜个什么劲,把东西送回来时,就没想过我的心情。”叶凌月撇撇嘴,看了眼那个匣子,再看看那些福鹤,叶凌月觉得自己的心的某一处,缺了一个口,那个口子,一点点扩大开。

官道上,凤莘的马车停在了路边。

刀奴已经问了好几次了,可是王爷一直没有发话。

“王爷,再不赶路,天黑之前就赶不到最近的城镇了。”刀奴不知道王爷的用意为何。

他只知道,王爷自把那个匣子送出去后,就如死了般,毫无生机。

早知道这样,干嘛要和叶姑娘说那种话。

刀奴是不懂男女之间的感情的事,可是他也不傻,他看得出,叶姑娘至少是不讨厌王爷的,至少,比起“那一位”来,叶姑娘甚至可以说是喜欢王爷的。

那种感觉,可能还算不上爱,但也差不多远了吧。

刀奴挠了挠脑袋,正准备再劝王爷上路,身后,有什么声音。

“叶,叶姑娘……”刀奴彻底傻眼了,他不会是看花了眼吧。

听到了刀奴的声音时,凤莘的脸上,一下子焕发出了生机来,他近乎是急切地掀开了车帘。

车前,哪里有叶凌月的影子。

“叶姑娘的小狗。”刀奴指了指车前,只见小吱哟拖着一个匣子,嘿咻嘿咻努力往前爬。

凤莘的脸沉了下来,没好气地瞪了眼刀奴。

他决定了,一回北青就给刀奴扣薪水,狠狠地扣。

“小吱哟,你怎么来了?”凤莘下了车,把小吱哟抱了起来,再看看那个木匣子。

刀奴不是说,叶凌月已经把那些福鹤都丢了嘛,还是说小吱哟怕他难过,把东西又捡回来了。

“吱哟(老大让我来送行,她说她还在生气)”

可惜,凤莘听不懂小吱哟的话啊,他只是把那个匣子捡了起来。

打开匣子的那一刻,原本躺在匣子里的那些福鹤,一下子飞了出来。

九十九只福鹤,环绕在凤莘的身旁。

“臭凤莘,下次再敢把我的东西丢掉,就永远不要再回大夏了。”

含嗔带怒的女声,带了几分埋怨,可又带着几分娇嗔,熟悉的声音,让凤莘怔了怔。

他这才发现,这九十九只福鹤并不是早前自己归还叶凌月的那九十九只。

这是九十九只新的福鹤,那就意味着……心像是要跳出胸膛那样,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凤莘忍不住捂住了心口。

她,发现了。

那九十九只福鹤里的秘密?

凤莘愁眉不展的脸上,雨过天晴。

他,赌赢了。

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该喜欢叶凌月,不该和她走得太近,可他的心还是难以自禁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凤莘最后,决定赌一次,将这些福鹤送回去。

若是,叶凌月没有发现福鹤里的秘密,他就死心。

若是她发现了,他……

这是凤莘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也是他从小到大来,唯一一次,违背自己的意志的行为。

所以,当凤莘听到了刀奴说,叶凌月看也没看,就将那个木匣子丢了的时候,他的心沉了下去。

可没想到,叶凌月最终还是发现了。

“小吱哟,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凤莘抱起了小吱哟来,朗声大笑了起来。

刀奴一脸的呆愣,少爷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匣子福鹤嘛,怎么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

还有,叶姑娘方才那句话是啥意思,她究竟是原谅了少爷没有?

这两人,早一刻还在吵架,怎么下一刻……刀奴默默地表示不懂。

“刀奴,出发回北青。”凤莘收下了匣子,小吱哟一脸欢喜地回去复命去了。

马车辘辘前行,凤莘坐在马车上,脸上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一次,我谁都不让,哪怕是‘他’,也绝不让。”凤莘重重地握紧了手中的匣子,仿佛这个匣子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昔日体弱多病的身体内,仿佛生出了一种奇异的力量,让凤莘整个人看上去都不同了

凤莘的马车拐过了官道,渐渐消失了。

叶凌月站在了临时军营外,目送着马车渐行渐远。

“哎,我好像又做了件错事。”叶凌月叹了一声,手中抱着个和凤莘的匣子一模一样的木匣子。

从潜意识里,叶凌月也知道,她不该和凤莘保持着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可是她就是没法子狠心伤害凤莘。

“凤王走了?”

蓝彩儿探出了一张脸,笑眯眯地看着叶凌月。

她就知道,凌月不会那么狠心对待凤莘的。

凤莘那么个纤纤美男子,哪个女人可以真正狠下心,拒绝他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