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洪大小姐,好大的口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哪国的公主呢。只可惜,你投错了胎,至今还是个没有封号的郡主。”叶凌月没有动怒,只是冷冷地回了洪玉莹一句。

“不错,凌月再怎么说,也是太后封的三品郡主,好过某些恬噪的野鸡郡主,整日只知道乌鸦长乌鸦短的。典型的不会说人话。”蓝彩儿冷嘲热讽着。

“你们说谁是野鸡,叶凌月、蓝彩儿,你们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不过是拍了太后的马屁,才封了郡主,我妹妹可是当今的公主!”洪玉莹被两女讽的面红耳赤,灵机一动,就拉了洪明月出来。

论起天赋和身份,她的小妹可是公主。

“姐姐!”洪明月可不像是洪玉莹那么没脑子,不待洪玉莹把话说完,她就一把按住了洪玉莹,冲着她做了个责备的眼神。

洪玉莹面上红了红,可还是一脸的不解气。

“蓝姐姐,好久不见了,我姐姐的脾气一向比较直爽,还请蓝姐姐不要客气。”洪明月一脸的歉意,笑盈盈地走上前去。

蓝彩儿哼了一声,不愿和洪明月多说。

“我可没你这么厉害的妹妹,我的妹妹,只有凌月一个人。”

“这位就是叶姐姐,我是洪府的洪明月,一直不在夏都,这次是和叶姐姐第一次见面。若是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叶姐姐见谅。”洪明月像是完全没听到蓝彩儿的话似的,依旧是一脸的笑意。

她如今的神态,和叶凌月早前在太乙秘境外看到的那个高傲的洪明月完全不同。

若非是早见识过了对方的真面目,叶凌月还真的很可能会对这个看着天真烂漫,秀美可人的明月公主,产生好感。

龙生龙凤生凤,洪放和诸葛柔生出来的女儿,又岂会是什么好东西。

叶凌月在心底冷笑。

“明月公主客气了。公主和太保大人,果然是父女俩。”叶凌月呵呵笑了两声,只是笑意,根本没有到眼底。

虚伪,这个洪明月,可比洪玉莹和洪玉郎这一对猪头兄妹难对付多了,她的性子像极了洪放,同样都是两面三刀,虚伪让人作呕。

洪明月也不是傻子,她又何尝听不出,叶凌月话语里讽刺的意味。

这个女人,看穿了自己。

洪明月自小就聪慧,她长袖善舞,无论是在洪府还是在宗门里,每一个人都是处得极好。

叶凌月是第一个,敢不给他她面子,给她硬钉子碰的人。

“干嘛和这种人说这么多,这种臭名昭著的女人,与她说话,简直就是掉了我们的身价。”洪玉莹白了叶凌月和蓝彩儿一眼。

“凌月,我们也不要理会她们。自以为有多高贵,还不就是一窝草鸡。”蓝彩儿拉着叶凌月,到了一旁,开始挑选北青云锦。

凤鸣庄的这一批云锦,的确不错,质地柔软,而且韧性极好,无论是做成衣裙还是武袍,都很合适。

“不愧是北青云锦,颜色和质地都很好,”蓝彩儿这边摸摸,那边比比,一时看花了眼,不知道该选哪一匹更好些。

她仔细对比后,最终选了三匹布,刚要命掌柜包好了,哪知横的伸出了一只手,洪玉莹将那几匹布,抢了过去。

“妹妹,你快来看。这种赭红色的布,是不是很衬我的肤色。”洪玉莹拿着布匹在身上比划着。

“洪玉莹,别给脸不要脸,这里这么多布,你都不挑,偏要挑我挑中的这几块。”蓝彩儿恨得牙痒痒,一劈手,就把布按住了。

“哟,蓝彩儿,你也不看看什么身份地位。不过是个郡主,我妹妹可是夏帝亲封的公主。身份和地位不一样,就算是要选布,也是我妹妹先选,你们挑剩下的。”洪玉莹有了洪明月撑腰,腰杆子顿时粗了几分,底气十足。

“放屁,这里是凤鸣庄,不是洪府,我看中的,就是我的。”蓝彩儿忍不下这口气,与洪玉莹你拉我扯,谁也不肯让出布来。

“蓝姐姐,东西虽说是你看中的,可钱还没付,卖给谁,还是要听掌柜的。”洪明月的手,往了布匹上一摆。

蓝彩儿瞬间觉得,那匹布变得犹如百斤石头那么沉,怎么也拉不过来了。

“是嘛,那就交由掌柜定夺好了。”叶凌月眸光一冷,只听得“撕拉”一声,洪明月手中的布匹断裂开。

精神力?

洪明月神情一变,与叶凌月分庭对持着。

凤鸣庄的掌柜也听到了动静,忙走了出来。

听说蓝府的两位小姐和洪府两位小姐为了几匹布,闹了起来,那位掌柜的也是一脸的为难。

“蓝大小姐,二小姐。你看,这些布,其实是洪府的两位小姐先在选的,按照鄙店的规矩,你们又还没有付钱,先看者先选。”凤鸣庄的掌柜也是个人精。

关于洪府的这位小天才,他早就有所耳闻,对方是贵族侯府的小姐,反观蓝府的两位,尤其是叶凌月,这阵子,在夏都的风评实在是不大好。

万一把布卖给了她,洪府的这两位,联合了夏都里的其他名门闺秀,一起抵制凤鸣庄,那就不好了。

掌柜的只好是昧着良心,偏袒了洪府的两位。

“听到了没有,人家掌柜的都说了,北青云锦,由我们先挑,剩下的破烂货,才轮到你们挑。”洪玉莹说着,就抢过了布匹。

蓝彩儿的脸色,阴沉的都要结成冰了,她还从未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凌月,我们不买了,走。”

“且慢。”凤莘带着刀奴,走了进来。

看到了凤莘时,原本一脸得意的洪玉莹的脸,骤然变了。

天哪,她有没有眼花,是凤王。

洪玉莹那一日在温泉行宫外,惊鸿一瞥见了凤莘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做梦都想再见凤莘一次。

只可惜,整个冬天都过去了,她都没有见到凤莘,想不到,今日会在凤鸣庄再遇到凤王,洪玉莹满脸通红,偷偷打量着凤莘。

“这位公子,你也是来买北青云锦的?除了这边这几匹,其他的都可以自由挑选。”能进到雅间来的,都是夏都的达官显贵,掌柜的一看凤莘的气质容貌,心中暗忖着,这该不会是宫里的哪位皇子吧?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