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贵妃一听,悲从中来。

“难道就这么算了?宏儿,我是你母妃,你母妃被人这么欺负,你就不管了。”洛贵妃声泪俱下,她现在恨不得啃叶凌月的骨,吞她的肉,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阴毒的女人。

“又是叶凌月?”太子宏自打那一次,被叶凌月拒绝后,心底对她,可是恨透了。

“太子,我刚回御医院拿药时,还听说,叶凌月一早,刚被柳皇后收为了义女。柳后还要请旨请夏帝,亲自册封她月公主。”仇方士被洛贵妃打肿的脸颊还红着呢,一听说叶凌月要被册封为郡主,他心里就如蚁噬般,难受的紧啊。

仇方士对叶凌月也痛恨至极,要不是叶凌月,他怎么会落到今时今日这个地步。

“月公主?哼,这大夏一个月公主不够,还要来两个月公主不成。”太子宏冷哼了一声。

太子宏说的另外一个月公主,自然是洪府的那一位。

洪明月当年,就被夏帝测封为明月郡主,如今叶凌月又被封为郡主,这往后,要是两人遇上了,真不知,该称呼谁为月公主了。

洛贵妃更是泫然欲泣,叶凌月的封号,就是用她可怜的孩儿的命换来的。

“那贱人,出身来历不明,哪里够资格当公主。”洛贵妃恨声道。

“母妃,你放心,这个叶凌月,多番迫害我们母子俩,这一次,孩儿绝对不会放过她。”太子宏阴测测地说道。

太子宏发现了,这阵子一直不顺,十之八九,都是和那个叶凌月有关系。

此女,桀骜不驯,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早就该收拾了。

“此话当真?宏儿,难道你有什么妙计?”洛贵妃一听,能够铲除叶凌月,连哭都顾不上了。

“孩儿已经想到了一条计谋,说起来,还得劳烦母妃一下,好好利用这次你和柳皇后‘一起滑胎’的事。”太子宏笑了起来。

叶凌月即将被册封为公主的事,当真是一石惊起了千层浪。

消息即刻就传到了洪府。

自打上一次,洪明月和洪玉郎在太乙秘境旁相遇,洪明月和三生谷里的同门会合后,就抽空回了趟洪府。

她回府后,见她修为又是大涨,洪府上前都是一片欢喜,尤其是洪放和诸葛柔所在的三房,这几日,更是腰杆子挺得直直的。

连长房的人看到了他们,都要小心翼翼的。

“明月啊,只可惜这阵子,你爷爷闭关了,若是知道你突破了轮回境,他真不知要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诸葛柔一家几口,正吃着饭,洪放进了宫,还没有回来。

诸葛柔见了小女儿洪明月,嘴巴都合不拢了,手中的筷子更是停也停不下来,不过一会儿,洪明月的碗里,就多了一堆的菜。

见了如此的情形,洪玉莹哼了一声,洪玉郎却是见怪不怪。

在这个家里,只要有洪明月在,其他人就都是陪衬,若非是洪明月是女儿身,洪玉郎压根没机会继承三房的一切。

“娘,和爷爷、爹爹相比,女儿不过才刚刚入门。女儿常年在外学艺,不能陪伴爹娘左右,心中已经很愧疚了。这些菜,还是娘您吃了吧。”洪明月笑着说道。

她的性子和洪玉莹不同,更懂得尊卑次序之分。

“可不是嘛,小妹你老是不在京城。要是你在,我和大哥,也就不用那么委屈,天天受弘武殿的那群人的气了。”洪玉莹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满脸的不满。

“玉莹,闭嘴,食不言寝不语,府里的规矩,你都忘了不成。”诸葛柔一听,就知道洪玉莹又要搬弄是非了。

“娘,不碍事。姐姐,我不在的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大哥和你,不是一直都在弘武殿里呆得好好的嘛,怎么会被人欺负?什么人,敢欺负我们洪府的人!”洪明月一听,面露愠色。

自她懂事以来,就只有洪府欺负别人的份,何曾有人敢欺负洪府的人,尤其是,对方还是她的兄长姐姐。

“不就是蓝府的那对姐妹,还有夏都里的那些平民官员的子女们。”洪玉莹一说起别人的坏话来,眉飞色舞了起来。

“蓝府?说得可是蓝应武将军的女儿?可是我分明记得,蓝将军只有一个大女儿,叫做蓝彩儿,她的功夫还算是不错。”洪明月疑惑着。

“蓝府现在又多了一个女儿,是蓝应武从民间认回来的,她的名字叫做叶凌月。这个叶凌月,可是好本事。来到夏都一年都不到,就已经是风尖浪口上的人物了。她从一个民间庶女,先是当了三品郡主,又顶替了南宫倾霖的名额,进入了御医院。这还不算,她昨日,才刚被柳皇后收为了义女,听说择日就要被封为月公主了。”洪玉莹搬弄是非的能力,那可是比她的武道的修为好多了。

三言两语间,就把叶凌月勾勒成了一个丑陋、粗俗靠着溜须拍马屁,获得了公主封号的阴险女人。

月公主?

洪明月听罢,蹙了蹙眉。

尤其是听说,蓝府的那位二女儿,名字叫做叶凌月时。

她叫做洪明月,对方却叫做叶凌月,虽然可能只是巧合,可是这名字的意头,不就是要凌驾明月之上!

“哼,好一个叶凌月。娘亲,为何蓝府的二女儿不姓蓝?反倒是姓叶?”

“那叶凌月是从母姓的,蓝夫人的娘家姓叶。”叶凌月就要被册封为郡主的事,诸葛柔在内的一干夏都的命妇都已经听说了。

听说对方的封号也会是月公主,诸葛柔也的确很是不满。

在她看来,自己的女儿明月这般血统高贵,天赋惊人的贵族小姐,才配称为月公主,至于那个叶凌月,说礼数没礼数,说修为没修为,跟自己的洪明月相比,她哪里配得上“月公主”的封号,压根就是萤火虫,毫不起眼。

“明月,这件事,你不用担心。那叶凌月,是不可能当上公主的。”说着时,洪放穿着一身官袍,从屋外走了进来。

~陆续有妹子问,怎么投月票,统一回答。看完后,继续往下翻,就可以看到推荐票和月票的选项了,票子多可以增加曝光率,让更多人看到本书,所以一直卖力在刷屏求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