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重的伤势愈发严重,可那名太乙派的掌门,却是没有半点衰竭的征兆。

局势不妙,在这样下去,他只怕连使用天阙的力气都没了。

巫重面色阴沉。

“你先走!”

太乙派的掌门,已经杀红了眼。

巫重自忖还能制成一刻钟,一刻钟的时间,已经足够叶凌月离开洞穴了。

“一起走。”

倔强的声音,落到了巫重的耳中。

“都什么时候了,走一个是一个。”巫重说完,目光一变。

被他护在了身后的叶凌月趁着他不备,从他左侧闪了出来。

“小无量指,一指乾坤。”

只见元力在她之间凝聚,一道光指射出。

嘭——

那一指,直接洞穿了太乙掌门的掌风,携带着惊人的元力波动,正中他的眉心。

小无量指乃是佛宗传下来的武学,它内含的先天罡气。对于太乙掌门这种活死尸而言,杀伤力惊人。

太乙掌门发出了一声厉叫声。

他发出了一阵怆然的怒吼声,手间,无数的黑色阴气在凝聚。

忽的,他的手掌上,凝聚成了一个黑漆漆的鬼爪。

那鬼爪,阴气森森携带者死亡的气息。

伴随着鬼爪,地下有无数的地狱阴风涌出,朝着叶凌月抓去。

“帝御九天,第二式,裂天一斩。“巫重已经没了血色的脸上,涌动过一抹妖红。

他一步跨出,手中的天阙犹如九天银河,无数的剑影闪动,汇聚在一起,洞穴里的空气,一下子被扭曲了。

犹如要撕天裂地般,太乙掌门的那一个巨大鬼爪,烟消云散,太乙掌门的身体,被砍成了两半。

呼哧呼哧——

哪怕是强悍如巫重,此时也耗尽了气力,长发湿漉洒落在肩上,他的手臂上,血流如注。

咯咯吱吱。

可就在叶凌月以为,危机已经解除时,太乙掌门已经被斩成两段的尸体,晃悠悠又站了起来。

左半截尸体,正努力寻找右半截尸体,再度合二为一。

好可怕的自愈力,难道说,这活死尸是打不死的。

一股寒意,自叶凌月的脚底蹿了上来。

忽的,叶凌月注意到了在太乙掌门的左半边身上,有一抹光芒闪过,她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再定睛看去。

不错,就在太乙掌门的心口处,挂着块瓦片形状的护身符。

那块瓦片,叶凌月看着异常眼熟。

五行之水鼎片,太乙掌门胸口的那个护身符,形状和灵力波动,和五行之水鼎片很相似。

但是从灵力波动看,那不是水鼎片,应该是五行之灵的其他鼎片。

“巫重,你还能撑多久?”

叶凌月看清楚了活死尸不断复活的原因后,心中的惶恐被驱散了。

“你打算?”

巫重低头,俯看着叶凌月,见她小脸上,一扫早前的焦虑,满是自信。

莫名的,被她的自信心感染到了,巫重沉声说道。

“我还能再使用一次帝御九天。”

说罢,他虎躯一震,天阙锋芒再现,一阵龙吟,剑气如山洪猛兽。

这一次,太乙掌门依旧是被斩成两半,毫无意外。

“无知……我……永生不死。”

摇摇晃晃着,太乙掌门再度站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一直静静站在巫重身旁的少女,星眸一动。

星涎匕,寒光爆射而出,朝着太乙掌门掠去。

活死尸太乙掌门对于星涎,全然没有看在眼里。

连帝王级武学裂天一斩,都没有将它彻底击溃,在它看来,星涎的作用,充其量就相当于几头蚊子。

可当六把星涎飞近时,轨迹忽的一变,却是袭向了活死尸的手腕脚腕。

只听得咚的一声,太乙掌门被直接钉在了墙壁上。

“桀桀……放……我……”太乙掌门费力挣扎着。

叶凌月迅猛如兔,脚下一跃而且,双手屈起,做了一个诡异的动作。

只见她五指一收一拢,一股难以抵抗的吸力,自她掌心里生了出来。

“拈花碎玉手。”

一掌落在了太乙掌门的胸口,再是用力一吸。

那一块护身符鼎片伴随着太乙掌门那颗,早已经停止了心跳多年的心脏,一起被叶凌月扯出了胸膛。

在鼎片离身的一刹那,活死尸太乙掌门的身体,皮肤萎缩,肌肉迅速老化,不过眨眼的功夫,原本还和活人无异的活死尸,就化为了一具干尸。

叶凌月的手心上,还抓着那一块鼎片。

“这是?五行之木鼎片?”

叶凌月击杀了太乙掌门后,再低头看着手中的鼎片。

鼎片上,写着个“木”字,和水鼎片洋溢着浓厚的水之灵的气息不同,木鼎片上,洋溢着浓郁的生命力。

五行之木,原本就是万物之中,生命力最强的,它生生不息,所以才会让太乙掌门的尸体,一直保持着生命力,怎么击杀都打不死。

如此的鼎片,若是沦落到了有心人的手中,必定后患无穷。

难怪太乙派,用了八把地级灵宝来珍守这块鼎片。

尽管不知道,叶凌月手中的鼎片,到底是什么,可是看她的神情,这块鼎片必定非常重要。

就在叶凌月以为,获得了五行之木鼎片后,可以松口气了。

她手心的鼎片,忽的跳了起来。

原本看着平平无奇的鼎片,就如有了生命般,锋利无比,一下子刺入了叶凌月的手心。

“!”

叶凌月意识到不对头时,那块鼎片,就如吸血鬼似的,疯狂饮着叶凌月的血,吸食着她的血肉。

巫重面色骤变,想要夺下叶凌月手中的诡异鼎片。

可不等他碰触到叶凌月,无数道蟒蛇粗细的藤条,从地上钻了出来,将两人隔绝开来。

“混账,丫头,你怎么了!”

手中的天阙,落在了那些藤条上,可是每斩落一根,更粗更多的藤条慧聪地上不停冒出来。

巫重心中焦虑,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另一边,叶凌月也紧握着双手,试图将那一块鼎片扯下来。

可是鼎片就如生了根似的,不停地往她的手中钻。

“无知的人,居然敢杀了我的奴仆。那就让你,当我的新奴仆吧。”

一个声音,让叶凌月大惊失色。

~新的一个月,大家月票猛如虎,大芙子小腰受不了,努力码字努力被推倒加更,有些妹子不知道怎么投月票,那啥看完最新一章后,继续往下翻,就看到投月票的页面啦,么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