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药粉事件后,南宫剑因通敌叛国,被革职查办,南宫府被抄家,南宫夫妇被处以斩立决,南宫府上下,男子充军,女子沦为官妓。

南宫倾霖的尸骨在御医院里,曝了几天,竟然一直没有人收尸。

她的那些手帕交,一个都没有出面。

早前和南宫倾霖因为赏花会而决裂的洪玉莹,得知消息后,很是窃喜。

“南宫倾霖那个不知好歹的,还以为自己加入了御医院就有多了不得了,还不死横死在御医院,连个收尸的都没有。”洪玉莹刚在练功房里,打完了一套拳法,香汗淋淋。

听侍女们提起了这些城中的八卦,洪玉莹讥讽道。

天气已经入了冬,夏都的冬季历来不冷,只是今年有些反常,才刚入了冬,院落里的树木上,就挂了白霜。

“玉莹,娘听说,南宫小姐的尸体还没有收殓,娘已经以你的名义,派人去将她安葬了。”

诸葛柔带着几名老嬷嬷行了过来。

见了女儿一身都是汗,她慈爱地替洪玉莹拭去了额头的汗水。

“娘,干嘛要替她收尸,那女人上次还害得我在太后、太子面前出了丑。”洪玉莹没好气着。

“玉莹,你年龄还小,以德报怨这种事,对你的名声有好处。”诸葛柔对自己的大女儿很是头疼,她要是的有自己小女儿一半的聪明,她当上太子妃,就是早晚的事了。

“洪府女人的名声,不都已经被小妹一个人占去了嘛。娘,都快年尾了,你说小妹这一次,会不会回来过年?”洪玉莹嘴上抱怨着。

她的那个天才小妹,已经两年多没有回来了。

上一次,她还是因为爷爷大寿,才回来的。

洪明月自小拜入宗门门下,六七岁时就离开了洪府,洪玉莹的记忆里,连她的容貌都不大记得了,只记得她年龄虽小,却长得极美,连自己都望尘莫及。

洪玉莹有时候也会暗中庆幸,幸好小妹洪明月已经加入了宗门,不会理会什么世俗中的名利和地位,否则太子妃的宝座,压根就轮不到她这个当姐姐的。

“你小妹前阵子捎了封家书回来,说她这阵子,正在为宗门做任务。”诸葛柔提起自己的小女儿时,眉宇间满满都是得意和宠溺。

“小妹已经可以替宗门出任务了?那她已经是内门弟子了?”洪玉莹羡慕不已,她如今都还只有先天境,比她小一岁的小妹听说已经突破到大元丹境,甚至不日就要冲击轮回境。

“你小妹机缘不错,天赋又好,若是这一次任务成功,可能会成为核心弟子。”诸葛柔的这个小女儿,自幼福缘就很好,她出生的那一年,漫天祥云笼罩,说是天上武曲星转世。

洪府上下都以为,诸葛柔那一胎会是个儿子,哪里知道,生出来的却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不过洪明月也争气,她将来的修为,必定会超过洪府的老侯爷,超脱大夏之外。

“玉莹,你今日陪娘亲去城外的普济寺烧香,替你爹爹和妹妹祈福。你爹爹最近因为南宫将军和御医院的事,忙得不可开交。”诸葛柔说道。

洪玉莹对烧香拜佛没什么兴趣,但耐不住娘亲诸葛柔的命令,只能是坐上洪府的马车,母女俩一前一后,出了城。

行到了城门口时,天上飘起了羽绒似的薄雪。

洪玉莹在温暖的夏都呆了那么久,还是头一次看到夏都下雪。

她不由好奇着,挑开了车帘,

恰好这时,有一辆马车从身旁行过。

看到那辆马车时,洪玉莹一双眼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拉车的马,是一匹上号的骏马,洪玉莹一看就知道,那是一匹比自己大哥那头赤兔骢还要名贵的灵驹。

在雪地里奔跑时,速度快的犹如一阵清风,踏雪无痕。

洪玉莹上一次在灵兽店时,因为叶凌月的缘故,没能挑选到合适的灵兽,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

今日一见那匹骏马,神魂都被勾走了。

她看了看前方,娘亲的马车已经在前方拉开了一段岔路,再看看那匹上等马驹拉的马车,已经拐进了城门外的一条僻静雪道,洪玉莹二话不说,就命着马车夫追着那匹马车。

她看那辆马车的车徽没有任何官府的标志,想来对方也不是什么有权势的人,最多就是夏都的富户。

“小姐,夫人还在前面等你呢。”洪府的马车夫为难着。

“让你追你就追,一个下等的马车夫,敢命令本小姐,信不信我把你辞了。”洪玉莹杏目一瞪,马车夫为了保住饭碗,只能是追着雪道上的马车。

穿过了一片密林。

洪玉莹总算是赶上了那辆马车。

前方,一座行宫外,凤莘刚从马车上行了下来。

听到车后,哒哒的马车声,刀奴沉下了脸来。

“王爷,那辆马车从城门口就一直跟着我们,要不要……”

“无妨,那是洪太保府上的马车。”凤莘眼底浮光闪动,脸色比地上的雪还要苍白几分。

这阵子天气转寒,加之叶凌月忙着御医院的事,凤莘体内的寒症又有发作的征兆。

他这几日,都得避居在温泉行宫。

但若是温泉行宫的地热还是不能稳住他的病情,则只能回北青想法子了。

“前面的人,给我站住。”洪玉莹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你们的马,本郡主看中了,多少钱,我买了。”

“大胆,哪来的野丫头,竟敢对凤王无理。”刀奴一听,冷眉倒竖,雷霆似的一阵怒吼,吓得洪府的马车夫从马车上跌了下来,洪玉莹娇躯一震,犹如被人当胸打了一拳。

凤王?

洪玉莹听得一愣,这辆马车是北青的那位凤王的。

“刀奴,罢了。”洪玉莹再看前方,只见前方的少年回过头来。

只是惊鸿的一瞥,洪玉莹只觉得呼吸和心跳一下子都停顿住了。

薄雪如柳絮般,落在了少年的身上。

洪玉莹的弟弟洪玉郎和父亲洪放都是出众的美男子,可和眼前这位少年一比,都是逊色不少。

他犹如冬日里的第一朵寒梅,清冷高贵,吸引了万众的目光。

叮嘱了刀奴一声后,就走入了温泉行宫,只留给了洪玉莹一个料峭的背影。

就好像是阳春白雪,只不过一瞬,就会消失不见。

洪玉莹站在了马车前,整个人如同痴了般,一直等到她整个人冻僵了,诸葛柔的马车找了过来,她依旧是站在温泉行宫前,如同雕像似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