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心中一动,取出了一颗隐形丹,吞了下去,大摇大摆地跟着南宫倾霖的后头,想要看看,她鬼鬼祟祟,到底要干些什么。

清晨的御医院里,静悄悄的,南宫倾霖打量着四周,确定没有一个人后,才快步走向了梅方士的独立丹房。

丹房里,丹炉里的火已经熄灭了。

南宫倾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药瓶,药瓶里,有一些研磨过的,刺鼻其味的黑药粉。

这些黑药粉,只要一遇上明火,就会立刻爆炸。是战场上,让人闻之色变的大杀器。

其威力,相当于一颗雷震子爆炸的威力,就连轮回高手,近距离接触都会被炸成重伤。

“叶凌月、梅方士,看你们这次还死不死。”南宫倾霖自以为这一切做的都是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叶凌月就站在一旁,看得分明。

好个歹毒的南宫倾霖,本以为她不过是个脾气刁蛮的官家小姐,教训几次也就罢了。

她居然想置无辜的梅方士于死地,这些黑药粉的纯度和分量都很足,若是真点燃了,只怕周边几个独立丹房也要跟着遭殃。

南宫倾霖,这一次,你是自求死路。

叶凌月目送着南宫倾霖走出了丹房,眼神渐渐变冷……

天亮了,御医院的三个院落里,人也陆续多了起来。

这阵子,整个御医院里,风头最劲的还要数梅方士。

因为轮回丹的缘故,在御医院沉寂了数年的她,再度声名鹊起。

梅方士才一走进中院,就见了一群群和蚂蚱似的方士们,已经等候在那里。

“梅方士,我想与你讨教下炼丹的心得。”

“梅方士,我昨日刚炼制了一颗新丹药,还请你品鉴品鉴。”

“梅方士,这里有一些上药材,还请笑纳。”

一副副巴结的面孔,看得梅方士一个头两个大。

“仇总管,你来了!”

人群外,有人忽然叫道。

一听说总管来了,那些方士们忙散开了。

叶凌月一步挤过了人群,将手足无措的梅方士拉了出来。

“谢天谢地,你可来了。”梅方士见了叶凌月,只差叫阿弥陀佛了。

两人趁着众方士还没反应过来,一路小跑,躲进了独立丹房。

看到了“抱头鼠窜”似的叶凌月和梅方士,薛方士和南宫倾霖在远处,又是嫉恨,又是羡慕。

“她们得意不了多久了。”南宫倾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她身旁的薛方士,忍不住不住多看了她几眼,被她眼底的怨毒给吓住了。

“凌月,你什么时候才让我把事情真相告诉大家。那张丹方,是你的。”梅方士丢与那些人的巴结,以及恭维,都很不适应。

她其实一早就想告诉夏帝还有其他人,轮回丹,不是她一个人的功劳。

“梅方士,你不要推托了。我提供的丹方是死的,你炼丹的技艺是真的。就算是没有我的丹方,你再过几年,必定也能自己摸索出轮回丹。”叶凌月有心帮助梅方士,只因为她这人不贪功,为人正直,且一心追求炼丹之道。

她在御医院,需要有自己的势力,梅方士是最适合的人。

“既然你执意要求如此,那三颗轮回丹,你且收着。我听说你的父亲,也是轮回境的武者。”梅方士见说不动叶凌月,就索性将自己炼制的轮回丹,送给了叶凌月。

她这一次炼制出来的轮回丹,一共有六颗。

按照御医院的规矩,方士炼制出的丹药,需要上缴一半,梅方士自己留下了三颗。

梅方士也不是武者,索性就都给了叶凌月。

“那我就不客气了。”

叶凌月比梅方士更需要轮回丹。

义父蓝应武突破需要轮回丹,还有两颗轮回丹,叶凌月打算送给武侯大人。

武侯也是轮回五道的高手,他又是娘亲的师傅,和他打好关系,大有好处。

“时辰也差不多了,生火,也该炼制今日的丹药了。”

梅方士的习惯和以前没有多大区别,有了丹方后,她一个月只需要炼制一次轮回丹,其他时间,可以用来炼制其他的丹药。

叶凌月看了眼那个丹炉,不动声色,出门找薪柴去了。

公共丹房里,薛方士和南宫倾霖也正在生丹火。

南宫倾霖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半天也没生起火来。

怎么还没有动静,这个时间,照理说,梅方士和叶凌月已经开始炼丹了。

手中拿着打火石,南宫倾霖将柴薪胡乱塞进了丹炉的底部,她的心,已经完全病态。

焦虑和紧张并存的南宫倾霖,并没有留意到,空气里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味。

啪啪。

当她手中打火石敲打出第一丝火星时。

轰——

南宫倾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黑药粉,她闻到了黑药粉的味道,这个丹炉,分明就是早前,梅方士的那个丹炉。

不——

她的瞳孔,无限度地扩大着,定格在一瞬。

火星一碰上丹炉,一股热浪炸开了。

南宫倾霖甚至来不及惨叫,公共丹房里,一个丹炉就炸开了。

她的身子,被火焰吞没了。

公共丹房里,顿时一阵哭嚎声,那些方士们,只觉得眼前一片浓烟滚滚,他们争先恐后地冲出了公共丹房。

独立丹房里,刚在提纯药材的梅方士和叶凌月同时都听到了那一阵爆炸的声响。

叶凌月和梅方士忙走出了独立丹房。

中院里,已经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公共丹房,大面积燃烧了起来。

有人忙着救火,也有人将受伤的伤员往外搬,一片嘈杂。

仇总管和孟副总管随后就赶到了。

“怎么回事?”仇总管一跨入中院,眼底隐藏着的一抹喜色。

南宫倾霖要做的事,他这当师傅的早已知道了。就连军部的那名炼器方士,也是仇总管暗中介绍的。

那么大的动静,梅方士和叶凌月,一定已经被炸死了。

可看看起火的地方,仇总管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怎么会是公共丹房,梅方士和叶凌月,此时还好好地站在人群中呢。

那出事的又是谁?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仇总管的心底疯狂地滋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