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生还是死——若是死,她也要拖着柳清那狼心狗肺的垫背。

无限的恨意,化成了生的欲望。

癞姑再睁开眼时,癞姑看到了绣着金丝的蚊帐,软的如同云一般的被褥。

房间里,紫金熏香炉里,冒出了一道道白烟,雕梁画栋,四周的家具随便一件,就可以放在万宝窟里贩卖。

意识到,自己身处一间装修奢华的大房子里,她当即就变了脸色,费力挣扎着,想要离开这里。

这里,比沙门还要豪华百倍。

这些年来,癞姑姑见惯了各种富人的嘴脸,对于那些所谓的富人,癞姑打心眼里,是厌恶的。

亏了长着一张棺材脸的刀奴站在门口,癞姑不敢硬闯,才勉强退了回去。

“癞姑,我若是你,我便不走。”

癞姑正犹豫着,房门被打开了。

只见一股食物的香气,伴随着阵轻盈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只见一名身着梨花白色襦裙的女子走了进来,气质清冽如泉。

寒星闪烁的一对眸,仿佛一眼,就能看进人的心里去。

见了癞姑的模样,叶凌月嘴角盈盈。

她已经换了女装,含着笑,乌黑的长发只是用一根青竹玉簪绾着,虽是不施脂粉,却自有一股风流俊俏。

女子进门时,她的身后,亦步亦趋,跟着名俊俏的男子。

两人女的脱俗,男的俊俏,站在一起,恍若画卷。

癞姑活了二十八年,还从未见过这么登对的一双璧人,这让她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身在了仙宫。

一直守在门外,那个石墩似的男人,冲着来人恭敬地喊了一声。

“王爷。”

这一声,让癞姑回到了现实中。

再看看男子的模样和府邸内的装修,癞姑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凤府,这里是北青凤王的府邸。

“你是凤王妃?”癞姑再看了看叶凌月。

这一声王妃,叫的叶凌月面色发赧。

凤莘却是在一旁轻声笑了起来,也不解释,由着癞姑去误会。

“我和他只是好友,可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癞姑,不过是几日不见,你就不认得我们了?”叶凌月尴尬着,说着,她取出了个面具。

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具时,癞姑恍然大悟。

“你是那日的那位少年?哎,也怪我驽钝,能拿得出北青凤天府的银票的,也就只有凤府的人了。”

癞姑以前是沙门的门主夫人,眼力也算不错,凤莘那一日拿出北青凤天府银号的银票时,她就有些怀疑了。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遇到的会是凤府那位深居简出的病弱王爷。

听闻那位凤王俊美如谪仙,就是体弱多病了点,但今日一看,倒不像是那么回事。

还有眼前这位姑娘,她不是凤王妃,又是何人。

“多谢两位救了我,癞姑是个粗陋之人,恐弄脏了王府的房间,我的伤已经好了,不敢再多留。”癞姑不愿意和这等贵人有过多交集,谢了几声,就要离开。

“我若是你,我绝对不会走。你体内积了多年的毒,若是再不治,活不过三个月。你总不会是想让小南和小北,没了爹后,再没了娘吧。”叶凌月也不拦她,放下了手中的药。

“你把我的女儿和儿子怎么了!”一听到自己那双龙凤胎的名字,癞姑激动了起来。

她和叶凌月打过交道,知道这位看似无害的女子,实则毒术惊人,而且医术也很不俗。

她被柳清重伤,一个晚上,就能恢复过来,应该都是叶凌月出的手。

对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救自己,必定有所图。

癞姑不想再被任何人利用。

“娘,小吱哟和小乌丫太好玩了。”两个脸蛋玩得红扑扑的男童和女童,蹦跳着走了进来。

他们一人的手上,抱着小乌丫,一人手上抱着小吱哟。

看到了癞姑时,男童和女童就如两头归巢的小雀,飞扑了过去,一左一右地抱住了癞姑的手臂。

在旁人眼中,丑陋无比的癞姑,在两个孩童的眼中,却是他们最爱的娘亲。

“小南,小北,你们怎么来了。”癞姑见一双儿女没事,松了口气。

“癞姑,柳门主已经知道你没死,也打听到,你当年生下了一对龙凤胎。他作恶太多,膝下还没有子女,你觉得,他会放过小南和小北?”

癞姑紧张了起来,抱着一双孩子不肯撒手。

柳清当年受伤中毒,毒虽然是解了,可他以后再也不能生育。

癞姑这么多年,忍气吞声,就是为怕柳清知道儿女的存在,从她手里把孩子抢走了。

“娘,小南不要和你分开。”

“娘,我会拜刀奴大哥为师,打跑坏人的。”

癞姑的一双儿女,看着惊恐的娘亲,同时哭了起来。

“不哭,娘绝会保护你们的。”癞姑神情复杂,她看了眼叶凌月,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搂着一双子女,跪在了叶凌月身前,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叶姑娘,求求你帮帮我,只要你肯帮我,我愿意一辈子效忠你。”

“叶姨,求你帮帮我们娘亲。”小南和小北,也一起奶声奶气地乞求了起来。

“我可以帮你,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改头换面。”叶凌月食指勾了勾,打量着着癞姑那张让人作呕的脸。

“我的脸还有救?”癞姑这么多年,对自己的脸早已死了心。

可又有那个女人不想拥有一张美丽的脸,叶凌月的话让她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有,不过过程会很痛苦,你得忍着。”

一整日,凤府的客房里,都洋溢着一股浓浓的草药的气味。

叶凌月搜集了数十种毒虫,将癞姑身上的腐烂的皮肤,一点点啃食光,她又用了龙语大师炼制的十颗黄纹美容生肌丹,涂满了癞姑的全身,用绷带将她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经过了近两个月的漫长等待,癞姑的伤终于好了。

当叶凌月将缠绕在她身上的绷带,一层一层的解开后。

癞姑心惊胆战地张开了眼,看着前方的那一面镜子。

看清了镜子里的那张脸时。

癞姑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