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了几位大主顾的福,尤其是洪放最后的大力“支持”,叶凌月足足是入账了一千颗五品丹药,扣除手续费后,折合起来,也有九十多万两黄金,这笔钱,已经足够叶凌月购买一套六流武学了。

甚至于,她还可以留一部分钱,用来支援鬼门。

卖出了丹药后,人群就各自散开了。

地级拍卖场里,又热闹了起来。

“十三少的拍卖手段,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都不行了。”贺老二虽然也当了一次冤大头,却是一脸的和气,和叶凌月初见他时,态度好了许多。

虽说叶凌月给的价格不便宜,可光是这笔买卖,带给万宝窟的提成有十万两黄金。

叶凌月又客气了几句,贺老就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凌月,你明知道他的身份,为什么还让我把丹药让给他。洪放此人,有远谋,性狡猾,他高价买下飞行丹,绝非好事。”见四下没有人再留意两人,凤莘才压低了声音,询问起了叶凌月来。

叶凌月和洪放的关系,早在他认识她时,他就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得知叶凌月曾经有一个那么悲惨的童年,凤莘就不由生出一种遗憾。

遗憾他没能在她最需要保护的时候遇到她。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那时候,也只是个体弱多病的少年而已。

留意到了凤莘眼底的那一抹柔光,叶凌月的心微微一跳,似是被他眼底的温柔刺疼了,她别开了脸。

凤莘对洪放的评价,可真是一真见血。

回想起方才,凤莘三言两语,就把洪放和柳清气的不清,叶凌月就觉得好笑。

和凤莘相处得越久,叶凌月发现,自己反倒是越来越不了解他了。

他在自己面前,是个无害的美少年,很容易引来女人的同情心。

可有时候,又像是个狡猾如狐的奸商,更有时候,他会散发出让她都心寒的冰冷气息来。

究竟那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叶凌月心中百转千回,想到了最后,却是释然了。

凤莘自幼父母双亡,他一人,支持着偌大的凤府,他的无害,仅仅是因为他相信自己。

奸商也好,冰冷也罢,恐怕都是他用来保护自己的保护伞。

“我就是要看看,他要用飞行丹做什么坏事。凤莘,你不会真以为,我会那么好心,将异能丹那么随随便便都卖了出去?我炼的丹药,自然也留了一手,我可不会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莞尔一笑,凑在了凤莘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原来,凌月在她炼制的隐形丹里,都加了一种特殊的香料。

这种特殊的香味,只要一出现,小吱哟就能分辨出来。

所谓的隐形丹,在她面前,根本没用。

至于洪放的那颗飞行丹,倒是如假包换的飞行丹,里面也没加入什么,只不过嘛,就在方才交付丹药时,叶凌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颗飞行丹,调换成了她炼制出来的,一颗次品飞行丹。

这也就意味着,洪放“吐血价”买回去的飞行丹,服用之后,维持的时间,远远短于叶凌月早前所说的半个时辰。

饶是凤莘这般七窍玲珑心的人,在听了叶凌月那几句话后,也哭笑不得,他终于明白了圣人为何有云:唯女人和小儿难养也。

不过,就是这样的叶凌月,才是凤莘认识的叶凌月。

她的好与不好,他都喜欢。

叶凌月的荷包充足了,她就索性拉着凤莘,开始闲逛。

地级拍卖场里的物品,比起玄级拍卖场里,的确强了不少。

叶凌月在中间,甚至发现了一些七品的丹药,但这些丹药的价格高达数千颗甚至上万五品丹药。

“阿弥陀佛——。”

忽听得一阵佛号,叶凌月留意到,在人声鼎沸的拍卖场的角落里,盘腿坐着名破旧禅衣的老和尚。

他的身前,摆着个脱了漆的铜钵。

老和尚的身前,铺着一件袈裟,袈裟上,有张如同瓦片大小的书卷。

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少,可留意到老和尚的人,却一个都没有,仿佛老和尚并不存在似的。

很快,叶凌月意识到,那是因为老和尚在他的身旁设置了一道精神禁制,只有解开了那一道禁制的人,才能发现他的存在。

倒是个有趣的和尚,来卖东西,又装神弄鬼设下禁制。

叶凌月好奇地走上前去。

书卷上,刻着歪斜的古老文字。

只可惜,这些梵文叶凌月不认识,就算拍下了这个铁劵,也没用。

“这是吠陀宗的丹书铁卷。”身旁的凤莘开口道。

“吠陀宗又是什么,你认得上面的那些文字?”叶凌月诧道。

“古梵文佛宗抄录佛经和一些重要文献时使用的文字,吠陀宗是古佛宗的旁支之一,曾经在中原一带非常兴盛。后因战火肆虐,中原邪教盛行,吠陀宗也已经没落了。这位僧人,应该是吠陀宗的幸存者。“

凤莘自幼体弱,小时候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在病榻上度过的。

为了排解他的寂寞,北青帝在十岁前,曾广纳百川,招收了无数大陆的大儒门上门教学,其中就有一位佛宗的大能,教导他学了不少佛法和古梵文。

关于吠陀宗,就是那位佛宗大能传授给凤莘的。

“那你快看看,这丹书铁卷上,记载着什么。”叶凌月第一眼看到那一块丹书铁卷时,就觉得有股神秘的力量在呼唤自己。

“上面的梵文已经被打乱了,我只能大概猜测这上面记载的是一种佛宗的武学功法。至于品阶,我不能保证,只能是买下这块铁劵后,返回去重新译解了才知道。”凤莘冲着那老和尚,行了一个佛礼。

“佛渡有缘人,两位和老衲有缘。”老和尚眼皮子微微一动,回来叶凌月和凤莘一礼。

“老和尚,我俩和你有缘没缘不好说,不过我钱袋子里的钱和你一定是有缘的。”叶凌月觉得很是好笑,这些佛门的人,平日一个个油盐不进,清高的很,说穿了,还不是要为柴米油盐操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