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戴纶巾,手持一把羽扇,站在人群中,身形瘦削,犹如一名文士的男子,正是戴着人皮面具的洪放。

他是身旁,易容乔装,掩去了真面目的,正是沙门的门主杨清。

两人今日偶然兴起,结伴到了万宝窟。

哪里知道,却遇上了有人出售“飞行丹”和“隐形丹。”

这两种丹药,引来了洪放的注意。

“六爷,你对那些丹药有兴趣?”

杨清擅毒,对丹药也有一定的研究,不过这两种丹药,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若非是亲眼所见,杨清也想不到,有人能隐身匿行。

不过,这两种丹药,对于混黑*道的杨清而言,倒真是打家劫舍,杀人掠货的好帮手,就是那价格也未免太高了,折合起来,五万两黄金和十万两黄金一颗的丹药,就算是沙门,也是消费不起的。

“隐形丹和飞行丹,我恰好有些用途。”洪放想起了早前洛贵妃和窈嫔的计划。

虽然因为窈嫔的失明,星曜天机盘受损,计划受了影响。

但窈嫔已经瞒过了星曜天机盘受损的真相,只不过原定的计划,要提前到了年末实行。

尤其是那些飞行丹,服用了飞行丹后,窈嫔的神女身份,可以更令人信服。

想到了这里,洪放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拿下那三颗飞行丹。

被叶凌月这么一试验,她出售的隐形丹只剩了两颗,飞行丹也只有三颗,可是地级拍卖场里的客人们,购买丹药的热情却空前提高了。

谁人没有死对头,谁人没有逃命的时候,一颗隐形丹在手,一颗飞行丹在手,逃命和克敌制胜的机会,都是大幅提升啊。

“先拍卖的是隐形丹,五十颗五品丹药一颗出。谁出价高就归谁,第一个买家,还可以额外赠送半颗隐形丹。”叶凌月趁热追击,挥舞着手中的剩下的半颗隐形丹。

才刚说完,就有人迫不及待地竞起了价来。

“五十颗五品灵丹。”

“五十五颗五品灵丹。”

“五十八颗五品灵药。”

“一百颗五品丹药。”

就是这时,有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名身形高大的老者,走过了人群,报了价。

老者戴着个狰狞的鬼面,鬼面使用朱红色漆釉成的,窄额高眉,青面獠牙,面具上,还有两根獠牙,伸长出来。

虽是看不清楚容貌,却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出。

看到了那张鬼面时,人群里,发出了阵阵倒抽气。

杀生堂!

杀生堂的人,竟然也想买隐形丹。

凡是在大夏住过一阵子的人,都认得杀生堂。

那是一个无孔不入的组织,专门从事密探和刺杀的工作。

凡是上了杀生堂的杀生榜的人,不出三日,必定家破人亡。

这个带着鬼面的人,正是夏都杀生堂的堂主,他行踪缥缈,实力更是高深莫测,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隐形丹这种丹药,要是落到了杀生堂的手上,还不知又要惹出什么样的腥风血雨来。

老者走过之处,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他朝着贺老二颔了颔首。

贺老二行了个抱拳礼,双方算是打过了招呼。

“连杀生堂的人都来了,六爷,今日的拍卖,怕是要麻烦了。”沙门的柳青见了杀生堂的人,也有几分避讳。

他在夏都的所有帮派中,天不怕地不怕,唯独避讳一个杀生堂。

“怕什么,拍卖会上,人人平等,难不成我洪府还要怕了一个杀手组织不成。”洪放不以为然。

他身为朝廷命官,又自幼出身贵族,在他看来,杀生堂也好,沙门也罢,亦或者是最近刚崛起的鬼门,说白了都是些不入流的,只能是用来充当他的爪牙。

不过一颗隐形丹一百颗五品丹药,相当十万黄金,这个价格,已经高过了洪放的心里预期。

况且,他主要的目标还是那几颗飞行丹。

一百颗五品丹药,杀生堂的这位老者,最终获得一颗半的隐形丹。

余下的没有买到隐形丹的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叶凌月手中的最好一颗隐形丹。

杀生堂堂主已经买了一颗半,余下的,应该是他们的了。

“第二颗隐形丹……”叶凌月留意着群雄的眼神,嘴角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第二颗隐形丹,我决定和飞行丹捆绑销售。一颗隐形丹加一颗飞行丹,底价是一百五十颗五品丹药。”

啥?捆绑销售,这又是什么玩意。

叶凌月这话一出口,又是一片哗然。

凤莘那张好看的唇,抖了抖,强忍住了笑意。

看不出,凌月还挺有几分奸商的潜质的。

贺老二身旁的那位童子嘀咕着。

“二老板,你说这位姑娘不会是大老板的亲戚吧,怎么都这么损。”

贺老二苦笑了两声,他早前还说这位十三少,年少轻狂不会做买卖,现在一看,可是大错特错了。

不少人都在心里骂着坑爹,这意味着,无论你要不要飞行丹,你要想买这最后一颗隐形丹,你最少也得掏出至少十五万两黄金。

这么一算,早前买下了一颗半的隐形丹的杀生堂堂主,简直就是赚大了。

群雄都露出了后悔莫及的神情来。

“两百颗五品丹药。”

柳清得了洪放的示意,率先报了价。

“两百二十颗五品丹药。”一名方士也报了价。

“两百五十颗五品丹药。”

就是这时,杀生堂的那位堂主也跟着报了一个价。

“又是杀生堂?他们不是已经买了一颗半的隐形丹了嘛?”

杀生堂的二次报价,引来了阵阵不满。

“杀生堂,也不要太过分了,你们这是要把所有的隐形丹都买光不成?”有个不怕死的,吼了一句。

“怎么,你们有问题?”那杀生堂的堂主,不痛不痒的抛出了一句话。

顿时,把一众人都给震得鸦雀无声,谁敢子杀生堂面前呛声啊。

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嘛。

洪放的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两百五十颗五品丹药,相当于二十五万两黄金了。

洪放虽然是太保,但官俸有限,他又只是个洪府的庶子,花钱若是没有节制,很容易落了长房的话柄,他近日来参加拍卖会,也只准备了五十万两黄金而已,若是为两颗丹药,就花去了一半,后面遇到了想要买的“那东西”,那可就没银子使了。

洪放很是不甘心地,放弃了最后一颗隐形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