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那叫一个天经地义。

那些老御医和老方士们,听了她的话后,暗暗一想,也觉得不对头,个个上前行礼。

唯独南宫倾霖就跟脚下生了钉子似的,一步都不肯挪。

“哦,叶郡主果然是名不虚传。”一直没有开口的仇总管骤然张开了眼。

那双眼里,迸出两道寒光,看向了叶凌月。

仇总管已经从洛贵妃的口中,得知了蓝府的这位二小姐,蛮横不讲理,无法无天,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居然敢在他的面前,让他的爱徒下跪,叶凌月,就算是龙语那糟老头亲临,也救不了你了。

仇总管的目光愈发深沉,他的手上,那一对小巧的玉狮,双眼栩栩如生,仿佛射出了两道幽蓝色的光。

叶凌月身子一僵,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铺天盖地地袭来。

她整个人,如同浸泡在水里般,觉得透不过气来。

不仅如此,她的双腿,像是承受着数百斤的重力,颤抖了起来。

膝盖就如在暴风雨中的树木般,被不停地打压着,仿佛随时都要跪倒在地。

精神威压!

好个仇总管,第一次见面,就想给她个下马威。

只是叶凌月又岂会示弱,她挺直了脊梁,调动着全身的精神力,想要抵御仇总管的精神力摧残。

只是,在八鼎方士仇总管的面前,只有四鼎修为的叶凌月,就如汪洋里的孤舟。

四鼎的差距,让她的精神力,就如卵击上了石头,很快就分崩离析了。

见了叶凌月那番狼狈不堪的模样,南宫倾霖心中那叫一个畅快。

无知的女人,师傅的精神力绝技———精神碾压,就连五六鼎的方士,都不是对手。

你越挣扎,死的越难看。

“叶凌月,你不是要让我行礼吗?怎么不说话了?”南宫倾霖得意着,在一旁幸灾乐祸着。

叶凌月眼下别说是回答,就算是张张嘴,都很费力。

不能输,就算不是为了师傅,为了自己,我也不能输。

叶凌月明白,她今日若是因为无法抵抗仇总管的精神力,被迫跪了下来,她以后在御医院,就别想有立足。

叶凌月深呼吸了一口,悄然运起了鼎息。

当体内的鼎息,扩散至她的全身时,叶凌月的精神力,一下子达到了五鼎。

这是……仇总管的眼珠子动了动。

他感觉到,就在刚才一瞬的时间里,叶凌月身上的精神力,似乎又强了几分。

看来,龙语的这个弟子,隐藏了自己的一部分实力。

果然,什么样的师傅什么样的徒弟。

龙语当年也是默默无闻,仇总管一直以为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差,哪知道在加入方士塔后,他才发现,龙语大师的修为,竟然是九鼎。

叶凌月实力的陡然增强,让仇总管更加不悦。

他是想教训叶凌月,可对方终究是太后和皇后面前的红人,他只能打压,却不能弄死她。

所以方才,仇总管只是用了五成的精神力。

可即便是五成的实力,换成了以前任何一个新人方士,都已经趴在地上了。

叶凌月的遇强则强,让仇总管更加恼火。

他冷笑了一声,精神力又加重了一成。

原本已经觉得轻松些的叶凌月,忽觉得身上的精神又强了一分。

这老头,今天还真是整死她。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叶凌月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和头发。

里院里,异样的安静,早前还对叶凌月鄙夷不已的那些太医和方士们,都是鸦雀无声,诡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们都在仇总管的手下做了多年,对于仇总管的实力,了解的很。

精神碾压,是仇总管对犯错的方士经常使用的一种体罚手段。

就算是五六鼎的方士,被“精神碾压”都要在家里躺上十天半个月。

这个叶凌月,能在仇总管的手下,坚持那么久,可见她无论是意志力还是实力,都比得上一些老牌的方士。

仇总管和南宫倾霖都没有想到,他们安排好的对叶凌月的“下马威”却间接地促使御医院的人,对叶凌月改变了看法。

南宫倾霖也闭了嘴。

怎么回事?

师傅不是说,可以立刻打发了叶凌月嘛,怎么对方这会儿看着,除了流了点汗,没有任何其他不适的症状。

六成精神力都不能让叶凌月屈服?

仇总管表情上没有任何变化,可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越是心惊,仇总管对叶凌月越是嫉恨,龙语那老家伙,连徒弟都比自己的出色那么多。

就凭叶凌月意志之坚强,她将来,就必定会有不俗的成就。

仇总管的心中,生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必须在她还未完全成长起来前,扼杀她。

仇总管再度加力,这一次,他直接将精神力,加到了八成。

八鼎方士的八成精神力碾压,就像是一头巨象飞奔而来,足以把人的身体碾压成肉酱!

咔的一声,叶凌月仿佛听到自己脚下的某处,一块腿骨裂开了。

不好,这老家伙,居然对她生了杀机。

叶凌月盯着仇总管的眼神,从他的眼底,捕捉到了一抹疯色。

叶凌月想要抽身离开,已经是不可能了。

退无可退,仇总管的精神力,就如天罗地网,将她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

难道说,今日她就要被活活碾压成肉酱,死在这里。

不甘心,千百万个不甘心。

尽管身体已经被压迫到了极致,可叶凌月的脑子却异常的冷静。

她想着用各种法子自救,躲进鸿蒙天,叫出小吱哟或者是小乌丫……统统不行,瞬间消失,就算是她逃过了精神碾压,可是却没法子解释。

她很可能会被当成妖人,连累到蓝府上下。

脊梁已经压成了一个近乎是弯曲的弧度,叶凌月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在模糊,前方的人变成了一团模糊。

可即便是如此,她的嘴里都没哼一声。

噗嗤——她的指甲突然断开了,断裂的指甲深深地刺入了掌心里。

鲜血涌了出来。

当血染红了手心的乾鼎时,叶凌月忽然感觉到,脑海中,有一道白光闪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