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山。

虫鸣鸟叫,山林之中隐隐错错,光线从树叶交杂的缝隙中穿透而落,被风一吹,晃动着好似光影在变换一般。

穿越山林的尽头,还没走到跟前,便能听到震耳欲聋的流水声。

是瀑布。

哗啦啦——!

从高处坠落,砸在石块之上,发出巨响,溅起的水花飞向四周。激流湍急,冲刷到水潭面上,引起一连串的漩涡,飞快旋转着。

“哗啦——”

一道身影从水下突然冲了出来,好似一头游鱼,上身没有穿衣服,带着一窜水花,直接窜上了水面。

少年双手抓着一条鱼,嬉笑起来,双脚在水面一点,竟能凌空跃起,若是有人在此看到,恐怕会目瞪口呆。

“师傅!”

苏寒大声喊着,嘴唇之上细微的绒毛,宣告着他正是进入了青春期,这个时候的少年更要多吃多运动,才能长得高长得快。

他急急忙忙上了岸,在山林里飞奔,手里的鱼还在挣扎,可哪里挣脱得了苏寒的双手,用尽了力气之后,也只能认命了。

道观里。

老道人正靠在竹藤椅子上,一只手拿着酒葫芦往嘴里灌酒,另一只手正放在腰上挠痒。

他的脸色微红,醉意上了头,一双眼睛满是享受,仿佛在云端自在,逍遥快活着。

“酒是好东西,酒真是好东西啊。”

“师傅!师傅!”

苏寒大喊着,双手捧着鱼,快速跑了回来,裂开嘴一笑,“瞧我抓着什么了?给你当下酒菜!你想红烧还是清蒸啊?”

手中的鱼,象征着挣扎了一下,似乎能听到苏寒的话,已经绝望了。

老道人翻了翻眼皮,看了那鱼一眼:“我当是什么好东西,鱼啊,还是元明湖的好吃。”

“元明湖?”苏寒一怔,“哪呢?”

老道人没有回答,脑子里想的不是元明湖的鱼,而是那里藏着的酒,不由得觉得自己手里的酒,好像没味道了。

他坐起了身子:“红烧吧。”

“好!”

苏寒飞快跑去了厨房。

老道人笑笑:“这小子,学的本领尽用来抓鱼了。”

他伸出手算了算时间:“也该学习《天经》了。”

那双深邃的眼睛微微收缩,看向远方,叹了一口气:“这几年后,《天经》传人再世,不知道会掀起什么风波啊。”

想到这,他又笑了起来,侧身继续靠在椅子上,往嘴里倒了一口酒,咕噜咕噜细细品味吞了进去。

“妙啊,真妙啊。”

浓浓的香味很快就扑鼻而来,厨房里苏寒的鼻子上还沾染了一丝锅灰,正小心翼翼将做好的鱼放在盘子里,又从菜篮子里取出两个辣椒,切了片点缀一番。

“师傅!好了!吃饭!”

他大声喊着。

道观里的饭桌很小,是苏寒用简易木板钉上的,老道人是个极懒的人,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自从苏寒学会了做饭,老道人就再没进过厨房。

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这孩子可塑性极强,不管武艺、医术,还是厨艺,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必须好好锻炼。

一大碗米饭,一条鱼,就足够两个人吃一餐了,老道人甚至都不吃饭,只要有酒,他就是这世上的神仙。

“从明天开始,正式练功。”

老道人吐出一根鱼骨头,嘟囔着道。

“啊?之前的都不算正式?”苏寒瞪圆了眼睛,想到老道人在自己双腿上绑着几十斤重的铁块,逼着自己每天从山下跑到山上,还要顺带给他买酒……

这一跑就是半年,他现在都已经感觉不到铁块的重量了,结果,这还不是正式练功?

“算吧。”老道人含糊道,“之前我教你什么来着?”

“气功。”苏寒道。

“哦,我差点忘了。”

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师傅。

苏寒夹了一大块肉到老道人的碗里,“师傅,我是可以开始练习《天经》了吗?”

老道人只顾吃鱼,喝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盘子里的鱼已经光了,老道人用筷子沾着汤,依旧吃得津津有味,只要酒葫芦里还有酒,其他都无所谓。

“师傅,我可以开始练《天经》了吗?”

苏寒又问了一遍。

“那水潭里的鱼,味道还不错,明天你再去抓两条来。”

“两条?”

“嗯,一条红烧。”

“另一条清蒸?”

老道人筷子落在苏寒的头上,疼得苏寒哎哟直叫:“另一条给你拿来练功!”

“啊?”

苏寒张大了嘴巴,用鱼来练功?

“先练针法。”老道人道,“医术之中,最难掌控的便是针法,我之前教你气功知道是为了什么么?”

苏寒点头,又摇了摇头。

“以气御针!”

苏寒还是不明白。

“笨啊!”

老道人白胡子一吹,“明天再说,我要睡觉了。”

吃了就睡,没心没肺。

苏寒想再问,但也没有办法,他现在打不过老道人,说什么都没用,要是吵着他睡觉,还得挨揍。

“什么时候才能打得到师傅啊。”

苏寒默默端着盘子离开。

……

看着摆在案板上那两条还活着的鱼,苏寒伸手要将大的那条丢进水缸里,被老道人一巴掌拍开。

“弄这么大的鱼回来做什么?”

老道人哼道,“这两条一条红烧,一条清蒸,再去给我抓一条,只要一根手指这么大小的。”

苏寒欲哭无泪:“这么小的鱼怎么吃啊。”

“我说了,是让你学医,练针法用的!”老道人板起脸,在说医术的时候,格外认真,“别废话了,快去,趁我现在不喝酒,脑子还清醒。”

苏寒飞快跑去,免得等老道人喝多了,又只想睡觉。

没过多久,苏寒便跑回来了,浑身湿哒哒的,手里抓着一条小鱼,不过跟中指一般大小,恐怕还是个孩子啊。

小鱼放在案板上,翻腾跳跃着,拼命抗争着自己的命运。

“看准了。”老道人手一抬,双指并拢,苏寒那双眼睛顿时猛地收缩起来,他分明可以看到一丝淡淡的气流,在老道人的手指间浮动。

是气针?

不等他反应,老道人手指一点,气针瞬间扎进鱼身之上,转眼那鱼儿便不动了,瞪大着眼睛,张着鱼嘴,好似被定住了一般!

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啊!

“师傅,你是怎么做到的?”苏寒惊喜不已。

“气针。”

老道人手指伸出,再次祭出一根气针,“鱼身上同样有很多神经敏感点,找准了,刺进去,就能控制它们,所以啊,抓鱼可以很轻松的,苏寒。”

“那是怎么做到的?”

“自己看书去。”

老道人翻了个白眼,“等什么时候成功了,告诉我。”

说完,老道人便转身就走。

“……”

苏寒心中忍不住骂老道人,这什么师傅啊,太不靠谱了吧,天经是早就给自己了,可这气针怎么出来?又怎么寻找鱼儿身上的神经位置,师傅都没说啊。

这要自己去琢磨,得花多少时间,还不如直接告诉自己呢。

“师傅……”

老道人没有理会,身影已经消失了。酒葫芦已经空了,可不得出去找找好酒么,光是这气针,就够苏寒练两年了。

苏寒没有多余的废话,老道人的脾气他太清楚了,说要让自己去琢磨,就肯定不会多说一句话。

他也知道,医术这种东西,深奥晦涩,靠讲解未必能明白,更多还是需要自己去琢磨,去理解。

苏寒试着祭出一丝气针,可根本就难以成型,还没坚持多久,气针便消散了,别说碰到鱼身上,移动都难。

“我就不信了!”

苏寒不断尝试,不知疲倦一般。

……

老道人可不管苏寒,就这一手,够苏寒用心去琢磨了。

酒葫芦空了,就得去找酒,这天下最好的酒,就在元明湖那老家伙的手里,老道人可不会有一丝客气。

元明湖,湖心小筑。

老道人慢慢悠悠走进去,好似根本就没人看到,他抬头朝远处柳树下正坐在那垂钓的老家伙看了一眼,嘿嘿一笑:“老朋友来了,还不快来招待一下?”

说完,他便自顾自坐了下来,咂咂嘴,鼻子动了起来,似乎在搜索那些好酒都藏在哪里。

不一会儿,脚步声传来。

“你这家伙,每次酒喝完了才懂得来看看我。”

老教官头发有些花白,手里提着桶,还有鱼在翻腾,放在地上,溅起一丝水花。

“不过啊,这次来,没酒了,我都喝光了。”

“少废话,我不信。”

老道人站了起来,已经搜寻起来,“你不拿出来,那我自己找。”

说着,就靠着那双鼻子,开始找起来,可半天都没有找到。

他狐疑地看了老教官一眼:“这不是你的待客之道啊。”

“吃鱼有的是,喝酒,还真没有。”

老教官道,“我这元明湖的鱼,别的地方可真吃不到啊。”

老道人撇撇嘴,手指着老教官一脸无奈:“好好好,知道你的鱼好,下锅吧,我等着,陪你喝两杯!”

老教官这才眯了眯眼睛,脸上闪过一丝得意。

来了这,不陪自己喝两杯,还想喝自己的酒?美得呢!

很快,厨房里鱼香飘出,老道人鼻子动了动:“不错,手艺不减当年。”

老教官将鱼端了上来,香气扑鼻。

“这元明湖……”老道人朝远处看了一眼,微微眯了眯眼睛,“没什么异常吧?”

老教官一边摆筷子,一边道:“没有,有我坐镇,能有什么异常?”

“就怕那边会有什么动静啊,真要发生什么,我现在这个样子,可帮不了你什么忙。”老道人摇着头道,“除了喝你点酒之外,别的还真没办法。”

“放心。”

老教官道,“一切自有定数。”

他走进屋子,很快拿出了一个坛子,老道人眼睛顿时就直了:“藏得可真深啊!”

就在自己眼前,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

老教官倒了两碗,与老道人碰了一下,喝了起来。

“但最近湖水有些动静,不像是那边引起的,更像是我们自己这边,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一样。”老教官道,“你说,会不会是昆仑那边?”

老道人摇头,旋即又道:“你不好离开,我回头去看一眼,有什么情况再跟你说。”

老教官点头。

“好酒。”

老道人啊了一声,“昆仑那边风大,我等等得带些在身上,御寒。”

“你这鱼烧得不错,改明儿得让我徒弟来跟你学学,他就会红烧和清蒸,还是一个味道。”

老道人继续道,“怎么教都学不会,笨死了。”

老教官只是笑。

笨的人怎么可能成老道人的徒弟?

“是苏扬的儿子吧?”他道。

老道人点了点头,一个劲地喝酒。

“昆仑多亏了他。”老教官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远处,“老家伙,你说,要让这地方安稳,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还有潜藏在暗中那么多东西,要是都苏醒过来,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什么样?”

老道人笑,“我不知道,反正有酒喝,有鱼吃就行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有点用处就是带带徒弟了,至于以后怎么样,那是徒弟的事情,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

他一边说一边吃菜,又一边喝酒,好似还真是很久没吃过一般。

“你还别说,肯定比你带的徒弟厉害!”

“谁说的?”

……

两个老头争执了起来。

而彼时。

苏寒半身泡在水潭里,周围漂浮着好一些鱼儿,都张着嘴,瞪着眼睛,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而他手指不断化出气针,抓住一只鱼,便寻找神经点刺进去……

“哈哈哈,还以为多难,师傅你这就想难倒我?可没那么容易!”

“以气御针……原来就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气功作为基础,运气于手指之上,最重要的是稳定,丹田内的玄气就很重要,天经果然神奇啊。”

“可这鱼儿是神经,那人呢?人是穴道吧,师傅让我背的穴位图,什么时候可以试一试,可我去哪里抓人啊?”

“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在你身上试一试啊!”

他欢喜不已,手掌一抚,那些漂浮在周围的鱼儿身上,气针都瞬间消失,好似突然被解开了束缚,急忙扭着身子逃走。

苏寒伸手抓住一只:“你的运气不好,今天当我的晚饭!”

他大笑,声音回荡着整个水潭之上。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