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似乎在瞬间,凝固了。

女娲等人,满身是血,抬着头,身子还在颤抖,听到这个声音,他们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颤抖得跳出身体!

“苏……”共成单膝跪在地上,一条腿已经扭曲,想站都站不起来,可他还是咬着牙,一只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苏寒……”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个年轻人!

苏寒回来了!

他竟然醒来了?

他没死!

此刻的苏寒,身上的气质跟过去有些不一样,不,是完全不同。

很平静。

就像是一碗白开水,没有了过去的锋芒,也没有了菱角,他站在那,就是一个最普通的普通人,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玄气澎湃,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苏寒站在那,脸色平静,转头看着将臣,与那双银色眸子相对,语气平静:“我说过了,这里已经不属于你了。”

将臣瞳孔猛地收缩,在苏寒身上来回扫视,眼神里的震惊越发浓郁!

“玄黄之气……”

将臣拳头猛地握了起来,“这不可能!你体内怎么会有玄黄之气?”

苏寒没有理会,那张清秀的脸上,依旧保持平静。

不远处,女娲等人,都感觉很奇妙。

空间的波动和腐蚀吞噬,都被挡住了。

苏寒站在那,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再前进一步,这种感觉,太玄妙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女娲喃喃道,她看着苏寒的背影,突然有一种看到天庭之主的背影,不同的是,此刻的苏寒,气质完全不同,太平凡了,没有一丝玄气波动,也感觉不到强悍的灵魂。

就好似从茫茫人海中,随意拎出来的一个普通人,扑通得不能再扑通。

其他人同样是这种感觉,可他们也感觉到了,此刻的苏寒,强大到可怕!

他一人站在那,便可俯瞰整个世界!

“收手吧。”

苏寒淡淡道。

“轰轰轰——!”

回应他的,是一道可怕的波痕,几乎没有一丝停顿,将臣突然抬起拳头,朝着苏寒狠狠砸了过去。

可怕的能量,让女娲等人瞬间变了脸色!

这一招,足可以毁天灭地!

“啵——!”

可!

苏寒只是抬起手,挡在身前,那拳芒砸在他的手中,却如泥石如海,瞬间消失不见,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

安静!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苏寒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这未免太强大了吧!

苏寒起死回生,反而变得如此强大了!

将臣那双银色的眸子里,爆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机,他的脸色渐渐变了,变得凝重,变得严肃,再没有一丝小看!

眼前的苏寒,已经完全不同!

尤其是那股玄黄之气,让将臣愤怒!让他怨恨!让他嫉妒!

他花费了五千年!

经历了多少比死还痛苦的折磨,将死人经炼到极致,不断蜕变和重生,才有了今天的机会,也只是为了让蛮荒重归混沌,重新开天辟地得到玄黄之气。

而眼前的苏寒……他竟然就有!

此刻的将臣,只想将苏寒直接杀死!

那种嫉妒心,在瞬间爆发!

“唰——!”

将臣动了,没有一丝多余的废话,手中开天斧猛地震颤起来,嘶鸣一声,便划破长空!

“第一式!”

这声音仿佛来自九天之上!

瞬间落下!

“砰!”

苏寒伸出手一挡,后退了半步!

地面已经开裂,震得早就塌陷的地窟,再次发生了崩塌!

“太可怕了!退后!”

女娲挣扎着站起来,连忙后退。

将臣的实力可怕,现在的苏寒,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他们两个大战,恐怕都能毁了这蛮荒!

将臣好似不知疲倦一般,那双银色的眸子,更是散发出寒芒,玄黄之气果然厉害,果然可怕!

他兴奋大吼一声,双手握着开天斧,再次袭来,速度快到极致,根本就看不清人影!

“第二式!“

声如滚雷!

苏寒再次后退一步,双脚猛地陷进了地下。

”第三式!“

将臣怒吼,开天斧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能死在他九式之下,也不枉苏寒体内存在玄黄之气了!

”砰!”

地动山摇!

可怕的轰鸣声,让女娲等人张嘴哇得喷出鲜血,音波如雷,直接震得他们五脏六腑都摇晃起来,差点硬生生被这音波杀死。

太过恐怖了!

这才第三式?

女娲等人脸色已经苍白,苏寒怎么能接得住啊?

此刻的苏寒,也感觉体内气血,丹田之中,那颗球猛地颤动起来,释放出一道道玄黄之气,在他血液里急速滚动……

他喉结动了动,强行将那一口血气压下。

苏寒抬头,不等他反应,将臣再次来了!

“第四式!”

如泰山压顶,天空都变得灰暗下来,可怕的乌云瞬间席卷,到那开天斧之上,狠狠压迫而来!

“嗡——!”

剧烈的爆炸声,将苏寒直接震得横飞了出去,地面寸寸爆裂,尘土砂石飞扬,比子弹还要可怕!

“砰!”

“砰!”

“砰!”

……

爆炸声回荡着众人的耳边,耳膜都几乎要震破了。

他们都看着苏寒,心惊胆战!

苏寒……绝对不能输!

绝对不能倒下啊!

此刻的苏寒,单膝跪在那里,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他的眼神,同样十分凝重。

将臣长发飞扬,身上的长袍猎猎作响,一手握着开天斧,银色的眸子冰冷到了极点。

“你的存在,是为了给我磨刀。”

将臣缓缓抬起了开天斧,在那手柄之上,魂戒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你的灵魂,更是为了点燃玄黄之气……这是天意,这是天意啊!”

他盯着苏寒,手指一点,开天斧上一丝灵魂之力便被他吸收融合,霎时间,那双银色的眸子中,竟然隐隐有一丝金光闪过!

苏寒脸色越发凝重。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眼睛!”

共成惊骇不已,他看到了,他看到了将臣那双眼睛,似乎还要变化!

“金瞳……”女娲喃喃,身子都在颤抖,“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她突然抬起头,看着苏寒大喊:“苏寒!你快跑!你快跑啊!他要用魂戒吞噬你的灵魂!你快跑啊!”

“金瞳……他的目的是达到金瞳!他……啊!”

女娲话还没说完,将臣猛地抬手一翻,直接将女娲打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脸色更加惨白。

“这天地……属于我!”

将臣大笑着,身上气势暴涨,瞬间风起云涌!

整片天地,都已经变得黑压压一片!

“唰——!”

他再次挥动开天斧,朝着苏寒劈砍而去。

这一次苏寒不敢再硬接,立刻后退而去,狂暴的开天斧,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生坑,碰到了苏寒身体一丝,再次掠夺走一丝灵魂之力!

苏寒只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瞬间剥离了一些。

“是铜钱戒指……”

苏寒咬着牙,真没想到,到这种时候,反倒是一直跟随自己的铜钱戒指威胁最大,“不知道,影子是不是还在那戒指之中。”

如此霸道的能力,必须想办法应对。

“怎么办?那开天斧跟魂戒结合,苏寒未必能抵抗得了!”共成咬着牙道,双眼赤红。

伏海等人,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想帮苏寒,哪怕用他们的命去填都行!

但此刻苏寒跟将臣的战斗,他们根本就插不上手!

这种级别的战斗,就算是他们,也只是炮灰!

“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啊!”祝梵颤抖着声音,眼看着苏寒不断被将臣追击,不断后退,着急不已。

“不,你们还能做一件事!”

突然间,一道声音响起。

伏海等人转头看了过去,正是那天见到的云凡!

“苏寒需要的是众生之力,是你们的支持和信仰!”云凡看着远处激烈打斗的苏寒跟将臣,几乎要毁天灭地,“俗世、昆仑、三千道门世界、灵域……那些人此刻都还在源源不断为苏寒输入众生之力,现在,只差蛮荒!”

他咬着牙道:“苏寒需要你们!这个时候尤其需要你们!需要整个蛮荒!”

“告诉我,该怎么做!”

共成一条腿站着,身子颤抖,“就算我死,我也要助苏寒一臂之力!”

“快说!”

云凡立刻道:“现在,伏海立刻布置阵法,将所有人传送离开……”

“我们离开……”

“听我的安排!”

云凡直接道,“你们留在这,帮不了苏寒,能帮苏寒的,是蛮荒的所有族群!”

他立刻将法阵说明,伏海没有一丝犹豫,拼着残躯,布置传送阵,将所有人都传送回各自的族地,旋即立刻开始布置法阵!

伏海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到此刻已经毫无保留,要用鲜血,来布置最稳定的法阵!

“砰!”

“砰!”

山崩地裂!

苏寒跟将臣,战斗得难解难分!

九字大道不断轰鸣,整个天之涯都已经崩碎了!

第一式:九丹共振!

第二式:寂灭陨石!

第三式:涅??轮回!

第四式:人兵合一!

第五式:乾坤罩!

第六式:咫尺天涯!

苏寒将自己九字大道的终极奥义,施展得淋漓尽致!

而将臣仿佛回归原始,化作一头野兽,挥舞着开天斧,不断轰杀!

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轰隆——!”

苏寒躲闪不及,哪怕使用咫尺天涯,速度快到极致,依旧被开天斧劈中,身上的乾坤罩猛地一颤,几乎就要破碎。

他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顾不得喘息,立刻翻身逃离。

“哪里走!”

将臣疯狂大笑,追击而上,手中的开天斧不断挥舞着,已经从苏寒的身上,抽取了不少灵魂之力!

此消彼长,苏寒疲惫不已!

“轰!”

两个人从天之涯战斗,一路疯狂厮杀,所到之处,一切化为废墟,可怕的能量余波,几乎要毁了蛮荒……

而彼时,女娲等人,争分夺秒,连喘息的时间都不想浪费!

各族族地,已经用最快的时间,聚齐了族人。

各族的法阵,伏海也已经布置好了!

众人集聚!

双手合十,口中默念,心中皆是想着苏寒,想着这个为蛮荒,正在与将臣这样的恐怖存在厮杀的英雄!

“啵——”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小雅身上抽离出来,飞快飞向了远方。

“苏寒……你不要有事,我不希望你有事,我等你回来。”

“苏寒,你是我最佩服的男人,没有之一!”

高唐身上,一道金色光芒,飞向远方。

一个个人,一道道金光。

女娲、祝融、伏海、共成等人,此刻皆是如此,他们的心中,都希望苏寒能赢,他们的心中,也都在为苏寒默默祈祷。

一丝丝光亮,飞向远方,飞向苏寒!

“砰!”

再一次,开天斧狠狠劈在苏寒的身上,直接将那乾坤罩彻底破碎!

苏寒身上顿时一道伤口浮现。

皆字大道的终极奥义,被破了?

苏寒滑行了几百米,掀起万丈烟尘,才站稳了身子,他剧烈喘息,看着远处正一步一步走来的将臣,眉宇之中满是凝重。

“能接得住六式,你已经很强了,甚至已经赶上了老师,只可惜……”

将臣那双银色的眸子,已经有一半变成了金色!

金瞳!

如今苏寒的最强防御都被破了,还有什么可以挡住自己?

他缓缓抬起了斧头!

突然间——

远处一道道光亮飞舞,好似一只只金色的蝴蝶,从远方飞来,围绕在苏寒的身边。

将臣皱起了眉头。

那些金光不断没入苏寒的身体,看起来诡异之极!

“哼!”

将臣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顾不得起来,手中斧头猛地抬起:“第七式!毁天灭地!”

“轰隆——!”

这一斧头下去,空间都已经撕裂开,大量的灰色物质涌出,瞬间将苏寒包裹,只是……

苏寒依旧站在那,文丝未动。

他伸着手,看着手掌上的伤口,正在不断愈合,眼神颤动:“这种感觉……好玄妙。”

“不可能!”

将臣大惊。

苏寒体内的玄黄之气非但没有被自己抽取,在这瞬间,似乎又澎湃了许多!

他脸色瞬间变得狰狞,双手猛地握住开天斧,魂戒同时散发出光芒:“第八式!”

几乎瞬间,他便到了苏寒跟前,双手猛地劈了下去!

苏寒抬手,便是一击,不等那斧头落到自己身上,直接把将臣震得飞了出去,足足几百米!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将臣脸色越发难看,自己竟然……被苏寒给打飞了?

这怎么可能!

他的第八式足以将老祖都劈杀!

苏寒竟然接住了?

他不仅接住了!而且还反击了?

将臣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苏寒伸着手,依旧站在那,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似乎得到了蛮荒的众生之力,才真正圆满了。从俗世到昆仑、三千道门世界、灵域……

他的脑海里,仿佛可以看到,俗世京都元明湖前,老教官盘腿而坐,那湖水;昆仑北域边境,众将士怒吼,气势恢宏;三千道门世界,东山岛的兄弟们,呼喊着自己的名字;灵域……新的天庭,祥瑞之光四散!

最终,还有蛮荒!

这一方天地的信仰和支持!

尽皆加持在自己的身上!

这一刻,苏寒感觉自己与整个世界联系到了一起!

“嗡——!”

丹田位置,那颗球此刻已经完整成长跟丹田一般大小,正嘶嘶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可这柔和的光芒,却是强大到无可匹敌!

“这种感觉……”

苏寒眉头舒展开,这种感觉。好奇妙,他抬头看了一眼,似乎此刻,整片天地,都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死吧!”

将臣已经彻底疯狂,他双手紧握开天斧,脚下连踏九步!

“砰!”

“砰!”

“砰!”

……

每走一步,气势都变得更加强盛,每一步,都足以撼动天地摇晃!

那开天斧光芒四射,几乎要将苍穹都劈碎!

“第九式!”

将臣的怒吼声,回荡在整个蛮荒!

“铿!”

可。

开天斧在苏寒面前,停住了。

将臣楞了一下,旋即只觉得心头猛地一颤!

苏寒只是伸出一只手,用两根手指夹着开天斧,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开天斧……似乎也不怎么样。”

话音刚落,他两根手指微微用力,突然间,啪的一声,开天斧上,出现了裂痕!

将臣那几乎要变成金色的眸子猛地收缩,仿佛见了鬼一般。

他浑身一颤,灵魂都在颤抖!

手一拉,开天斧竟然断成了两截!

此时此刻,将臣完全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苏寒变了,他已经完全变了,变得比自己强大,远远比自己强大!

这怎么可能!

“逃!”

将臣心里瞬间涌上一股他这一生第一次出现的想法,“只要我将死人经练到极致……一千世身不够,那就三千世身!三千世身不够,那就一万世身!我才是这天地的主宰!”

“我才是这天地中最强的人!”

他身形爆退,如一道光,撕开空间,便要逃向宇宙海,苏寒看了一眼,脚下一点,直接将断裂的开天斧前段踢飞过去,扑哧一声,直接没入将臣的后背!

“啊——!”

将臣惨叫一声,还是逃进了宇宙海中。

苏寒没有直接追,伸手,开天斧后半截飞到他的手中,他将铜钱戒指取了下来,戴在手指上,淡淡道:“影子,醒了吧?”

唰——

残影扫过,苏寒便不见了!

此刻在宇宙海中,将臣仓惶要逃,后背上的开天斧,让他鲜血淋漓!

“还想往哪里去?”

突然间,一道声音传来,让将臣浑身颤抖,强悍如他,不死不灭之身,都已经被破开了,眼前的苏寒,恐怕已经脱离了这宇宙海所能承受的最大层次!

“你……”

将臣站住,猛地转身,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天地法则么?”

站在宇宙海之中,苏寒一下子便感觉到了,这宇宙海中不断扭曲散发出来的气息,法则气息,仿佛有了灵性一般,不断在试探自己。

他没有理会,身上的玄黄之气微微一震,便将那些规则尽皆震散。

看到这一幕,将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柄重锤击中。

那些高高在上的法则,在苏寒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不可能……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你只是一个凡人……”将臣喃喃道。

“想知道么?”

苏寒淡淡道,“等你成为一个凡人,你就都明白了。”

将臣身子猛地一颤,呆呆地看着苏寒,嘴唇颤抖,双目通红……

扑通一声,他跪了下来,忍不住泪流满面。

苏寒没有说什么,伸出手,铜钱戒指发出光芒,将臣那双银瞳瞬间消散不见,他的肉身也开始融化,灵魂被铜钱戒指全部吞噬……

嗡——

突然间,两道光晕浮现,苏寒抬头一看,是两道人影。

“鸿钧老祖,混鲲祖师。”苏寒开口道。

那两道影子浮浮沉沉,仿佛光影一般,并不是实体。

“真没想到,果然等到你了。”老祖开口,笑了笑道,“身带天地玄黄,能合众生之力的人……果然是存在的,东皇没做到的事情,你做到了。”

苏寒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并没有多少高兴,哪怕将臣已经彻底被镇封进宇宙海中,但他知道,事情并非就彻底结束了。

四周游动的法则,依旧在蠢蠢欲动。此刻自己站在那,才能镇压他们一方。

将臣想做的事情,苏寒突然有些明白了,只是,将臣选择错了路。这天地间,没有不死不灭,永恒的,只有记忆。

“镇墓兽……这个人情还完了。”混鲲祖师道,“你身上……还有我西域无量寺的传承,真是让人感慨啊,当年种下的菩提树,如今在你身上开了花,结了果。”

“将臣依旧镇封在这宇宙海中,我想,恐怕还需要两位继续盯着。”苏寒开口道,“在他肉身彻底消融之前,还是小心一点吧。”

“我们知道,我们暂时也无法脱离宇宙海,交给我们吧。”

老祖点了点头,“蛮荒那边……”

“交给我。”苏寒转身离开。

“那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苏寒回头:“结婚。”

……

蛮荒,各族。

所有人都跪拜在地上,虔诚地祈祷,他们想活下去,他们希望蛮荒不被毁灭。

天空开始放晴,那黑压压的乌云,也不断消失不见。

女娲颤抖着嘴唇,眼眶里,满是泪水。

“苏寒……赢了?”

欢呼声瞬间响彻整个蛮荒大地!

……

彼时。

俗世。

那个梦的,天海。

天海市大酒店,是建成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到处张灯结彩,喜庆的音乐,让人的心也跟着变得美妙起来。

祝福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所有的亲人,朋友,兄弟,伙伴都来了!

此刻,化妆间,一眼看过去,美丽的新娘坐成一排。

她们的脸上满是幸福,彼此对视一眼,又有些害羞,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姐妹,眼里的柔情,似乎不加掩饰。

“我们,今天都是最美的女人。”

林美妤喜极而泣,拉着乔雨姗的手,看了一眼她那微微隆起的肚子,“这小家伙一出生就有这么多妈妈,他会不会吓到?”

“嘻嘻,他只会感觉到幸福!”

乔雨蔓深吸一口气。

她踮着脚,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身上完美的婚纱,深吸一口气,紧张。

“时间快到了,苏寒……怎么还没回来?”

李婉儿同样紧张,手心甚至都有些出汗,外头喧闹的声音,她们哪里听不到,这是幸福的,更是她们这一辈子,最期待的时刻。

“我们去外面等他。”

乔雨姗站了起来,林琳她们立刻上前扶着,一起朝着外头走去。

良辰吉时,已经马上要到了。

苏寒,还没出现。

她们站在门口,脸上突然有些担心。

苏寒说了会及时赶回来,但他……怎么还没回来?

林美妤看了乔雨蔓一眼。

“他一定会回来的,他答应我了!”乔雨蔓红着眼睛,心中有些担心,更有些难过,“他……他是骗我的么?”

宾客到了,整个天海大酒店热闹非凡!

所有人,都在等一个人!

乔雨姗她们站在门口,已经等了许久。

当……

时钟敲响,良辰吉时,到了。

苏寒还是没有出现。

乔雨蔓咬着嘴唇,眼眶里隐隐有一丝雾气:“他真的骗我。”

“笨蛋,我怎么会骗你。”

突然间,一道熟悉的声音星期,空气似乎都在瞬间凝固,变得安静下来,随着那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是她们熟悉的脸!

是苏寒!

此刻的苏寒,已经换好了西装,帅气的模样,让乔雨姗她们,禁不住泪流,这混蛋,回来了!

远处,虫王的千面大眼睛中,满是祝福。

“好了,护送到了,跟我走吧,你们还有机会见面。”身后的镇墓兽,转身离开,虫王深深看了苏寒一眼,跟着钻进了空间之中。

酒店中的音乐,立刻起来,铁炮几个人扯着嗓子,大声喊着。

“新郎到!婚礼开始!”

【全书完】

敲下全书完,心里很不舍,写了一年半,有很多书友陪着我一起过来的。书完结了,就是跟朋友们暂时分别了,这种感觉有些难受。一年半,五百万字,这更新速度我已经尽全力了,平时催更的朋友说我慢,我知道是你们喜欢看,谢谢你们。

我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书写好,写精彩,写得不辜负你们的订阅,但始终能力有限,有写得不好的地方,希望兄弟们包涵,我会更努力的。最近比较敏感,兄弟们肯定也发现了,好多书都被屏蔽了,有的东西没法继续写,太敏感了。结尾算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了。

肯定有人不满意,这里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新书六月底开,是更精彩的故事,热血!期待再与你们,一起携手一年半,两年,五年……写到我写不动了,写到你们头发花白,牙齿掉光。

乘风而上2019524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