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苏寒现在没有死,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谁也不知道,就算苏寒最终能活下来,可他的丹田已经毁了,只会沦为一个凡人,一个最扑通不过的凡人。

他还能如何?

面对强大的将臣,他甚至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当——!

空间一阵扭曲,女娲等人抬头看去,远处一道火焰瞬间喷涌而出,祝融不由得变了脸色。

一只粗壮的蹄子踩在地上,将周围的草地,都燃烧了起来。

嗯?

镇墓兽扫视一圈,目光冷漠,仿佛看着一块块石头,没有任何感情。它目光落在苏寒的身上,微微皱了皱眉,身上的虫王,看到苏寒躺在那,顿时飞扑了过去,咕噜咕噜的声音里,满是悲切。

你是

祝融开口问道,尤其是看到镇墓兽周围都有火焰在燃烧,不由得眉头动了动。

镇墓兽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走到苏寒跟前,低头看着面色苍白的苏寒:小子,坚持一会儿。

说完,它看了虫王一眼,虫王没有任何犹豫,身子瞬间膨胀起来,张开大嘴,直接将苏寒包了进去。



女娲担心地喊了一声,伏天伸手拦住了她,他知道镇墓兽,当初若不是镇墓兽,英雄冢恐怕也早就没了,甚至俗世也被第五清风他们给毁了。

镇墓兽没有多说一句,轻易撕开空间便带着虫王离去。

他们把苏寒带到哪里去?

祝融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知道。

伏天摇头,他不知道镇墓兽要将苏寒带到哪里去,但至少,比将苏寒留在他们这,更有机会活下来吧。

他转头看着女娲等人:现在,我们应该是要想想,该怎么对抗将臣了。

对抗将臣,这四个字让所有人的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无力感。

他们怎么对抗啊。

盘山呢?将臣是他盘古一族的人,他总会知道一些吧?共成咬着牙,怒道,这个王八蛋,到了这个时候就装死么?我去把他找出来!

说完,便立刻离开。

其他人也只能摇头,叹气,哪怕就是拼了命,恐怕也没机会了。

将臣,那就是一座完全没有办法跃过的大山!

海之角。

撕拉——

空间裂开,镇墓兽跟虫王钻了出来,虫王立刻张嘴,将苏寒小心翼翼放了下来。

它那千面大眼睛里,满是着急和担心:咕噜咕噜!

现在除了镇墓兽,它也不知道该求谁救苏寒了。

还愣住做什么?

镇墓兽喊了一声,整个火焰山都在猛地颤动。

云凡快步而来,脸上满是急切。

看到昏迷的苏寒,命悬一线,只剩最后一口气,就像残烛一般,恐怕一阵微风,都能让苏寒灰飞烟灭!

丹田都被捏碎了?

云凡脸色微微一沉,将臣可真是够狠啊,不杀苏寒,而是捏碎了苏寒的丹田,要他慢慢看着自己死,太残忍了!

废话少说一点。

镇墓兽没那么多耐心,你还想等苏寒死了,再动手么?

我知道。

云凡难得反击了一句,旋即伸手,将苏寒小心翼翼扶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塞进苏寒的嘴里:先保住命来再说吧。

他手掌在苏寒的胸口一推,那丹药便立刻送入苏寒的肚子里。再小心翼翼将苏寒放了下来。

丹田碎裂,身体的经脉也完全断了,就连魂戒也被夺走了。

云凡看着眼睛的苏寒,觉得头有些大。

失去丹田的苏寒,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手无缚鸡之力,别说对付将臣了,就连自保能力都没有。

他如今,只能是一个普通人了。

云凡叹着气道。

普通人又如何。

镇墓兽哼了一声,依旧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当个普通人有什么不好?救活来,我送他回俗世,当个普通人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

云凡看着镇墓兽,沉默一会儿,才道:你愿意看到他成普通人么?

镇墓兽这次没说话了。

我去做准备,你守着他。海之角周围的阵法禁制都开起来,免得将臣发现,那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说完,云凡便离开了。

而镇墓兽趴在苏寒身边,看着眼前这个平时活蹦乱跳的小子,此刻却安静地不像话,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咕噜咕噜。

虫王抬头看着苏寒,眼神里满是满心。

放心吧,这臭小子命硬得很。

镇墓兽难得安慰了一句,不破不立,死局里面,这或许才是最后一丝机会。

虫王听不明白,它只希望苏寒不要死,哪怕苏寒就是成为普通人,它也愿意跟随一生,保护苏寒一生。

就像镇墓兽说的那样,做一个普通人又有什么不好?

平平凡凡过一生,未必就是坏事。

虫王趴在苏寒的身边,千面大眼睛一直盯着苏寒的脸,就希望能看到苏寒睁开眼睛,但苏寒就连呼吸都快没了,更不会睁开眼睛。

与此同时。

一片混沌之中。

轰!轰!轰!

将臣一手握住开天斧,猛地一挥,霎时间就连空间都硬生生被割开一道口子,疯狂扭曲起来。

恐怖的能量四散开,震动空间都在剧颤!

还是那种感觉。

将臣面色平静,手中开天斧那种厚重感,一如既往,这斧头的力量足够强大,要重新劈开天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若是要

他微微皱起眉头:哼,现在的我,可以一战了吧?

哗啦——

将臣手腕一翻,将开天斧收了起来,手掌打开,那枚魂戒,出现在掌心之中。

老师啊老师,你当初可真是够偏心的,开天斧给了我,魂戒给东皇,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这魂戒的作用是什么?

将臣冷笑一声:现在,两样东西都在我的手里,不知道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突然有些想看到你的脸了。

他笑了笑,眼神里却满是不屑。

啵——!

收起了魂戒,将臣伸手撕开空间,跳了出去,外头第五正在那里等着。

见将臣出来了,露出一抹笑意,柔声道:怎么样,开天斧

噗呲——!

她话都还没说完,便感觉自己动不了,面前的将臣,已经一只手刺进自己的身体,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心脏!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