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海看着苏寒,心中叹了一口气。就连苏寒都说这样的话,足以证明这次的事情有多严重了。

  在他的印象里,苏寒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不管遇上什么,都毫无畏惧!

  哪怕苏寒还只是一个连仙道境界都美达到的小子,他都敢跟第五清风这样的强者厮杀,这哪里是一般人敢做的事情?

  但此刻,苏寒的眼神里,明显多了一丝担心。

  伏海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拍了拍苏寒的肩膀:“放心吧,等你孩子出生,我们兄弟两个,还要为他送上一份厚礼。”

  伏天也点了点头:“到时候,你得好好庆祝一下。”

  言下之意,就是不希望苏寒太过担心,一切危机都会解除,他的孩子会顺利出生,他也能陪伴在孩子身边。

  苏寒看着二人,笑了笑,点头道:“谢谢。”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动手吧,危机来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就算是拼死,苏寒也要守住这最后的净土,保护好俗世,保护好他珍惜的每一个人。

  三人立刻准备动手布置三十二卦阵,而彼时。

  俗世,天海之中。

  蛮荒的危机,目前并没有影响到俗世,甚至都没有影响到灵域,只是一旦蛮荒出事,早晚会波及到俗世。

  商场内,乔雨蔓扶着乔雨姗,埋怨道:“姐夫那个混蛋,这么久也不回来看看,真是没良心!姐,你慢点走,小心点,我外甥可金贵着呢。”

  乔雨姗笑笑,平时都穿高跟鞋的她,现在也乖乖换上平底鞋,否则不说乔雨蔓,林美妤等人,都得狠狠批评她。

  乔氏集团的工作,都暂时交给了别人,有林美妤她们盯着,不会有什么问题,乔雨姗大可以放心。

  如今不仅仅是整个天海,就算是整个东方,甚至是整个世界,乔氏集团也算得上是庞然大物,谁敢乱来?

  “他有更重要的责任要去承担,我不怪他。”乔雨姗浅浅笑着,伸手抚摸着肚子,“我想孩子也能理解的。”

  “你啊!就是会为他开脱!”乔雨蔓白了她一眼,她可是知道乔雨姗没少因为思念苏寒而落泪,怀孕的女人,总是多愁善感。

  她不禁想到,等自己怀孕了,会不会也是一样呢?

  “哼,等我有孩子了,他敢这样天天不在我身边,看我怎么收拾他!”她轻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

  “啊?我没说什么!”

  乔雨蔓脸色一红,忙转移话题,“看,到了到了,我们快进去看看,这些小孩子的鞋帽好可爱啊!”

  看着自己妹妹这个模样,乔雨姗哪里还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当姐姐的,又哪里不了解自己的妹妹。

  “雨蔓。”

  乔雨姗停住脚步,喊了一声,乔雨蔓立刻停了下来,转头诧异地看着自己姐姐,“姐姐不介意。”

  乔雨蔓怔在那里一动没动,她哪里不知道乔雨姗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的眼眶微微红了起来,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么久了,她都在刻意隐藏自己的情绪,隐藏自己对苏寒的喜欢,就是怕伤害到姐姐,可她也知道,乔雨姗她们早就看出来了,她们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大家都是女人啊。

  “感情这种东西,太神奇,我自己经历过,所以我清楚,当初我有多讨厌他?”乔雨姗脸上满是温柔,双手放在肚子上,眼神里流转着母性的光芒,“可现在呢?我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我要成为他的妻子,你说,这是不是很神奇的事情?”

  乔雨蔓点了点头,红着眼睛还是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所以啊,喜欢就去争取。人这一辈子不长,不要给自己留遗憾。”

  见乔雨蔓还在发呆,乔雨姗已经走了过去,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们多挑一些,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你们都会有宝宝了。”

  两个人进了店,乔雨蔓还没回过神来。

  苏寒还答应帮她做三件事,到现在还没做完呢。

  乔雨蔓心里想了想:“那就,让他给我们,一场最完美的婚礼。”

  心中打定了注意,她便下定决心,这辈子,不让自己有遗憾。等回去,就用传讯玉佩告诉他!

  此刻的她们,根本就不知道,整个世界在面临着怎么样的危机。

  而首当其冲的人之中,就有苏寒!

  他站在最前头,为整个世界挡下风暴,甚至可能需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整个盘古族地都已经成为战场,那些盘古族人,还没来得急高兴能够回到家乡,心便沉到了谷底。

  对他们打击更大的是,造成这一切的,是他们的信仰!

  是他们从出生开始,就在骨子里扎根的信仰!

  初代盘古!

  “不可能……不可能的!”

  “我们始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不是他!”

  “他怎么会杀族人,他怎么会拘禁我们?你们胡说!”

  ……

  盘古族人根本就不相信,他们也不敢相信。

  “哼,别再自欺欺人了!若不是你们的始祖,我们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么?”

  “我的弟弟就是死在战场之上!都是因为你们盘古一族!”

  其他族群的人,如今看向盘古一族的眼神都不一样,愤怒、怨恨!

  他们没法立刻找到将臣报仇,只能将愤怒迁移到盘古族人身上,恨不得将他们杀了,给自己的兄弟姐妹报仇。

  若不是各族长压着,还不知道要爆发多少冲突。

  对盘古一族来说,这种打击,是致命的,让他们一蹶不振!

  那始祖石像崩塌了,信仰也就崩塌了,他们中有些人,甚至接受不了,自己体内流的血液里,竟然有如此罪恶的成分,恨不得自尽来解脱。

  从祠堂忙完出来,苏寒看到山谷角落,蹲坐在地上哭泣的孩子,缓缓走了上去,正是之前自己救治的那个小男孩。

  见过苏寒走过来,男孩眼泪还是止不住,上心而悲痛:“苏寒哥哥,我们都是罪人……对吗?”

  苏寒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不,错的不是你们。你们没必要为此自责,谁犯的错,就该谁来承担后果。”

  “可是……”

  “不要在乎别人说什么,你要做的,是让自己成长起来,以后有能力了,弥补这一切,明白么?”苏寒笑了笑,“盘古一族的职责,不会因为一个犯错的人而改变,明白么。”

  看着苏寒,小男孩抹去眼泪,用力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