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相视一眼,立刻便有了决定。

“跟去看看!”

祝梵立刻开口道,“我跟共成去,不打草惊蛇,一旦有什么问题,立刻联系你们。”

去的人不能多,否则很容易被盘山发现,这个家伙太狡猾了,他肯定是独自回去找开天斧了,这更是让女娲他们担心,如果盘山是有别的想法,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好!”祝融点头道,“你们两个小心一点,跟住他们就行了,盘山不是一般人,恐怕会发现你们,但也没有关系,只要他不乱来,谁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他们想要的是一个生存的土地,是稳定的蛮荒,而不是任由一个疯子,让蛮荒再次回归混沌,让所有人也都成为混沌!

祝梵跟共成二人没有说什么,立刻跟了上去。

女娲等人相视一眼,越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只是这个盘山,好似哪里都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暗中的将臣跟第五,到现在都没有动静,也不知道到底想做什么,又或者已经在暗中做什么了。

他们是蛮荒最大的隐患,一个不小心,便会让整个蛮荒都灰飞烟灭!

“事情似乎越来越麻烦了,朝着我们掌控不了的方向发展。”云婆感慨着,这比千年之前天庭陨落还要复杂,当初天庭陨落,最大的原因是天庭之主受了第五的诱惑,把她当做最信任的人,结果却是被背叛。

而如今,天庭已经消失千年,就连新天庭都出现了,不同的是掌控者苏寒,是绝对不会犯那样的错误。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女娲脸上也有一丝无奈,“不知道苏寒在海之角情况怎么样了。这家伙在想什么,我们也猜不透。”

对于他们来说,苏寒算是最特殊的一个人,从俗世而来,以凡人之躯,能走到今天,甚至在蛮荒之中,都有一定的地位,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上一个人,还是天庭之主!

但天庭之主能成就那么大的事业,也因为他背后的人,给他提供了很多资源,更拥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苏寒怎么比?

女娲早就说过了,苏寒跟天庭之主最大的区别,就是天庭之主有一个好老师。

鸿钧老祖啊!

几个人相视一眼,心情都很复杂,现在的情况越来越有些失控了,除了将臣和第五,还有苏寒,现在连盘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想法。

只能说,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越来越多,而且各族未必就真的齐心啊。

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各怀鬼胎罢了。

彼时。

苏寒正在海之角中。

他没有继续去感悟鸿钧老祖闭关之地,而是在做试验。

这试验,让邪尊有些生不如死,更是恨不得直接被苏寒杀了算了。

“苏寒!你个杀千刀的!”

“有本事杀了我!杀了我啊!”

“啊……住手!住手啊!”

“放过我!放过我吧!”

……

邪尊的惨叫声,响彻整个火焰山,歇斯底里,更是撕心裂肺。

镇墓兽充耳不闻,刚开始还有些好奇,看了几眼便不再理会,趴在一边,盖住耳朵,闭目养神,好似在听小曲一般。

就连云凡听到这种惨叫声,都忍不住去看了几眼,心中对邪尊都不免有些同情。

好歹也曾经是灵域中一方人物,更是拥有古天庭的血脉,可如今,却只是苏寒手下的一只小白鼠而已。

此刻,苏寒专门开辟出来的一块区域,四周阵法密布,不给邪尊一丝逃脱的机会,那密密麻麻的符文,就算是镇墓兽,看着都觉得头昏眼花。

邪尊站在那里,手脚都被束缚,身后的十字架,将他整个人固定在那,看起来有些怪异。

周围是一个巨大的圆圈,在他脚下,左右两只阴阳鱼,时而轻轻游动,看起来就像是活物一般!

这是阴阳三十二卦阵!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好一会儿,见苏寒听了首,邪尊脸上满是疲倦,大汗淋漓,变得十分苍白,他大口喘着气,看向苏寒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同。

曾经他以为自己是世上最邪恶的恶魔,可现在看到苏寒,他真觉得自己过去还是太善良了!

苏寒才是真正的变态!

“做点试验,没想做别的。”

苏寒正在思考问题,见邪尊开口问,抬头看了他一眼,走到邪尊跟前,皱着眉头,俨然一副科研者的模样,跟洛城东那个疯子都有几分相似了。

“这样看来,你身体的强度的确很厉害,现在是几世身来着?”

苏寒问了一句,邪尊几乎要吐血,他本以为告诉了苏寒自己知道的一切,苏寒会言而有信放了自己,可这混蛋!他就是个骗子!

大骗子!

“对对对,五世身,你说过了,五世身就能达到这种强度级别,那如果是百世身的话,”苏寒心中默默算着,顺势手指一点,一道银针,立刻浮现在他的手指端头,看得邪尊脸色都变了!

“你要做什么!你还要做什么!”

“啊……!”

不等他话说完,苏寒的手指捏着银针,已经用力刺了过去,才刺穿一些皮肤,便不能再深入了。

“嗯?”

苏寒没有停,暗暗动用玄气,九丹共振!

“扑哧——!”

银针瞬间没入邪尊的身体,扎进他穴道之中,邪尊张着嘴,却是发不出一丝声音,他简直想死!

“看来身体上,还是有命门,跟我猜测的一样。”

苏寒收回了手,邪尊的身子都已经颤抖了起来,被苏寒当做小白鼠,不断做实验,他简直生不如死,偏偏自己现在身体强悍,灵魂收缩,想死都难。

他刚要松一口气,将苏寒的五根手指,各自夹着好几根银针,眼睛都瞪圆了!

“你……你!住手!住手!住手啊!”

邪尊发疯似得求饶,“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苏寒!”

苏寒没有理会他,再次将几根银针,没入邪尊的身体,一本正经道:“这几个穴道看来没有强化得那么快,五世身是这种强度,那下一步强化的应该是……”

见苏寒根本就不理会自己,手指头捏着银针,正低头朝着自己身下看去,邪尊感觉自己双腿一颤,直接晕死了过去。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