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尊脸色大变,没想到镇墓兽是隐藏了实力。

此刻镇墓兽爆出来的气息,太过恐怖了!

就算他恢复了全部实力,拥有圣人级别的巅峰实力,也未必是镇墓兽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的他,都还没彻底恢复。

他下意识就想逃,可不过眨眼间,周围已经成了漫天火海!

“骂了我的人,还想活命?”

镇墓兽雷霆大怒,张嘴喷出熊熊烈火,直接将邪尊给包围了,没有给他留下一丝逃命的机会。

“噼里啪啦!”

火光冲天,燃烧起周围一些废弃物品,出脆响!

“轰隆——!”

邪尊拍出手掌,掀起狂风,想要将火势扑灭,可哪里想到,越吹火反而越凶猛起来。

“就凭你?”镇墓兽大吼,张嘴一声清啸,更加凶猛的火焰冲了出去,仿佛一头头野兽,嘶吼着张着嘴冲向邪尊,咬住他的四肢,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啊啊啊!”

邪尊大叫着,四肢都被那火焰幻化的野兽咬住,想要挣脱都没有办法。

更让他痛苦的是,火焰灼烧着他的身体,饶是他已经祭炼成功五世身,依旧觉得痛苦不已。

凄厉的惨叫声不断,邪尊奋力挣脱,可拍散一只火兽,又马上来了一条,生生不息,周围漫天的火海,早已经将他团团围住。

好一会儿,邪尊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四肢通红,皮肤都被烧得裂开!

“哼,要不是那小子要活人,本座直接将你火化了!”

镇墓兽哼了一声,心中还有些不满,苏寒竟然给自己五天时间,这混蛋小子敢这样小看自己!

五天?本座两天就够!

看着已经如死鱼一般的邪尊,镇墓兽满脸鄙视,就这样的人,还想当天庭之主?恐怕天庭崩坏得更快。

它尾巴一扫,直接将邪尊卷了起来,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这空荡荡的古天庭旧址,火光瞬间消失,再次变得荒凉不已。

此刻的苏寒,可没想到镇墓兽憋着不服气,这么快就找到邪尊,更是轻易将邪尊给降服了带来,早知道如此,就应该早点让这固执脾气的家伙帮忙。

他正在那山洞的门口。

云凡说得没错,老祖闭关之地,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去的。

苏寒在这两天了,连山洞的门口都没进去,一股若隐若现的气息不断漂浮,感觉过去并不强势,可真正接触的瞬间,便好似一座大山!

那种猛然压下的感觉,让苏寒差点大口吐血。

怪不得云凡说要做些准备,若不是苏寒的身体强悍,承受得住,后退及时,恐怕还得受伤。

他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幽深的山洞,自语道:“老祖这般强悍,怎么会被将臣弄到宇宙海去,还有那混鲲祖师,据说也是跟老祖一个级别的强者,恐怕都脱蛮荒的规则了。”

两大强者,竟然都被将臣弄到了宇宙海,暂时回不来,任由将臣在蛮荒兴风作浪。

能做到这一步,看来那将臣的实力,绝对也不弱,就算不如老祖他们二人,恐怕也差不去哪里。

若是比他们两个强,那也没必要将二人弄到宇宙海去了。

听云凡说,那宇宙海依旧保持着混沌的状态,就跟当初的蛮荒差不多,没有经历过开天辟地,是完全纯粹的地带,老祖他们在这,都要承受巨大的束缚。

“当年盘古能开天辟地,他的实力恐怕也是三个弟子中最强的,更因为盘古的血脉!”

苏寒如今了解得很清楚,整个蛮荒中,恐怕盘古一族的血脉是最强大的,尤其是“将臣”这个名字,代表的是这一族血脉的极致,永生不死不灭!

将臣这个名字,就像是一座大山般,如今狠狠压在整个蛮荒族群的心头上。

谁都不愿意看到蛮荒毁灭,哪怕曾经有再多矛盾和仇恨,此刻也必须站在一起,共同面对将臣这个强大的敌人。

“实力不够,真的是头疼啊。”

苏寒也有些无奈,自己的提升度已经足够快了,甚至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哪怕放在蛮荒各族之中,都绝对是佼佼者一般的天赋,但时势紧张,就算如此,苏寒还是感觉到压力巨大。

他的身后,是刚刚重建的的天庭,是俗世那成千上万的武者还有数以亿计的普通人!

蛮荒有任何危机,都可能殃及到那些普通人,这不是苏寒愿意看到的。

更何况,自己最爱的人,都在俗世,甚至连自己的孩子……

苏寒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调整自己的状态,不想让这些情绪影响到自己。

“呼……”

他再睁开眼睛,正准备再试一次,远处传来了镇墓兽的声音。

“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苏寒心中一动,便消失了。

回到火焰山,邪尊正躺在那里,四肢被烧得焦黑,根本就无法动弹,那张脸上毫无血色,满是苍白,此刻看到苏寒,嘴角还在不断抽搐。

他没想到,会是苏寒。

“有段时间没见了。”

苏寒开口道,“怎么样,现在还想逃么?”

“你……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邪尊怒吼着,他四肢都被镇墓兽烧坏了,就算要复原,也需要不少时间,更何况,镇墓兽是不会给他恢复机会的。

“当然是我,不然还会有谁记得你?”

苏寒蹲了下去,看着邪尊这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忍不住摇头,“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看着,挺惨的。”

邪尊伸着头,恨不得用牙齿咬死苏寒!

可他根本什么都碰不到。

“哼,若不是你要他活着,我一把火就把他给火化了!”镇墓兽哼了一声道,“别让他死了,否则我忍着了。”

“放心,他死不了。”

苏寒点了点头,“这家伙也不会想死,毕竟,他还想要有不死之身呢。”

闻言,镇墓兽看了邪尊一眼,心中一动,恍然明白过来,为何苏寒想要抓到邪尊了,它认真看了一眼,自己竟然还没现,邪尊这家伙,不简单啊。

“人给你带来了,你看着办吧。”

镇墓兽也不想管那么多。

苏寒无视邪尊那杀人的眼神,伸手在邪尊身上翻找了片刻,从他的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手札,不懂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在镇墓兽的大火中,竟然也毫无损,自然不是凡物了。

“《人经》?”苏寒看着上面残缺字样的名字,微微皱起眉头,“这残本的名字,有点奇怪啊。”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