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欠我的还少?”

镇墓兽懒洋洋道。m.x顶点

苏寒笑了笑,继续开口。

“邪尊,古天庭曾经的血脉之一,跟雷木思比较熟悉,但关键时候叛变了。现在应该还在俗世,我的人都在追捕他,但邪尊若是想隐藏自己,我的人未必就能找到。”

“他很重要,能不能打败将臣,可能,他就是关键。”

他说完就不说了,看着镇墓兽。

那两只大耳朵扑闪着,好似在赶蚊子,可镇墓兽这家伙,什么蚊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咬它?

“说完了?”

好一会儿,镇墓兽才开了口,眸子转动,撇了苏寒一眼。

“说完了,”苏寒转身离开,没有一丝客气,“尽快吧,五天时间对你来说,应该足够了。”

这哪里是求人办事的态度。

苏寒走远了,镇墓兽才哼了一声。

它没说什么,摇晃着尾巴,站了起来,身形一闪便不见了。

“它答应了吗?”

见苏寒走回来了,云凡忍不住问道,镇墓兽这脾气,他是太了解了,恐怕没有好处,它才懒得动手。

就算是老祖在,这家伙都还是那一副样子,太难相处了。

“答应了。”

苏寒点头道,“这种只有它能办的事情,它哪里能不答应,再说给它五天时间,它就一定会证明自己,根本不需要五天。”

苏寒不想多说,这件事交给镇墓兽,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看着云凡:“鸿钧老祖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或者说过什么话,关于将臣,关于东皇,任何事情都可以,我需要了解更多的事情。”

云凡想了想:“没说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东西,不过老祖曾经在这呆过,那石壁上偶尔有老祖写下的东西,我看不懂,你可以试试。”

他指着远处另一座山头道:“老祖一般就在那闭关。”

苏寒抬头看了一眼,跟之前那座山有些相似,只是明显气息更为厚重,原来是老祖闭关之地,就算是一道分身在这闭关时间长了,恐怕也会让环境大变化。

“好,我去看看。”

苏寒不废话,直接朝着那山头走去。

“等等!”

云凡喊住他,“你多少做点准备啊,老祖呆的地方,可不是那么好进的,没有任何准备,我怕你吃不消。”

苏寒眸子微微光:“那正好,才有点意思。”

说完,便不理会云凡,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疯子。”

云凡摇头,“跟当年的师兄真是一个样子,甚至比师兄还要疯狂。”

他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老祖现在在宇宙海是什么情况,那混沌世界,又是什么样子?”

想了想,云凡也只能叹气,他改变不了什么,也帮不了老祖任何事情,只能尽可能帮助苏寒了,这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彼时。

俗世古天庭旧址。

苏寒猜的没错,邪尊还在这里,兜兜转转,离开又回来,最终邪尊还是藏在这里。

似乎,对古天庭旧址,邪尊有一种执念,除了这里,哪里都不想去。

此刻,邪尊的嘴角还有一丝鲜血,看起来有些凶狠模样,从外界逃了进来,让他有些狼狈,怎么都没想到,如今俗世也如此危险。

“哼,俗世的文明,跟过去完全不同,真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埋伏我!”

邪尊咬牙切齿,凶狠不已,他本想离开古天庭旧址,去寻找一些密地,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珍贵宝物,哪里想到刚出了天庭,外界就又天罗地网!

甚至连一些他从未见过的可怕武器对准了他!

那些精密的钢铁武器,爆开开来威力十足,就算是他恢复了大半实力,还是受了伤,更何况,还有叶天成他们布置的阵法陷阱,一旦进入,可就麻烦了。

邪尊又逃了回来,至少在这古天庭旧址中,一般人是不敢进来的。

他坐在那里,深深呼吸着,看着周围荒凉的场景,脑海里可以想象出,当年这天庭又是什么辉煌!

“哼,若我是天庭之主,又岂会落到如此田地?”邪尊眯着眼睛,幻想着自己才是天庭之主的样子,他会成为这天庭之中最强的一个,也会带领天庭,成就更高的地位!

就算是蛮荒,也休想再那么高高在上!

“这天庭……还是应该属于我!”

邪尊放肆大笑着,“等苏寒他们重建了天庭,也不过是为我做嫁衣,只要我六世身能成功,他们谁也拦不住我!”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练功,哪怕就是藏身在这古天庭旧址,狼狈过个十几年,他都无所谓,只要能祭炼出六世身,甚至是七世身,那这天下,就没人可以拦他!

突然间,邪尊眸子陡然收缩,抬起头猛地大吼起来:“什么人!”

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

霎时间,邪尊站了起来,全神戒备,这股气息很强,绝对不比他弱。

“一个疯子。”

一道声音传来,“就凭你也想成为天庭之主?本来不想教训你,但听你说这样的话,我有点生气。就算天庭覆灭了,也不是你这种小人可以亵渎的,当年的天庭之主何等英姿,现在连你这等宵小之辈,都张嘴闭嘴想当天庭之主了?”

看到那道身影,邪尊瞳孔收缩:“哼,原来是你?”

镇墓兽迈步走了出去,对邪尊来说,并不算陌生,千年之前天庭毁灭之后,幸存的血脉就找到了镇墓兽,请求他帮忙,而后跟镇墓兽联系的,就是雷木思。

只是,现在连雷木思都死了,这头镇墓兽,又有什么用?

“当年我就觉得你这小子长大是个祸害,现在看来我的眼光没有错。”镇墓兽的眼睛盯着邪尊,他活了漫长岁月,见过的人和事太多了,眼界更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哈哈哈,你以为自己能奈何我?你不过是头畜生而已!”

邪尊冷笑着,“一头镇墓兽,看守坟场的畜生,真以为活的岁月长久,就厉害了?哼。”

镇墓兽眯起了眼睛。

陡然间,浑身气息爆,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势瞬间升腾起来,邪尊瞬间就变了脸色,这跟他印象中那头镇墓兽不一样啊。

“就连老祖,都不会这样说我,你好大的胆子!”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