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不死不灭?这根本就是违反了天地的平衡,怎么可能做得到。”

苏寒摇头道,“盘古一族血脉虽然强悍,但想走到这极致,恐怕还是不可能的事情,将臣这是痴心妄想。”

而为了他的目的,接连引起几次神战,让各族死伤无数,就更是过分了。

苏寒嘴上没说,但心中隐隐猜测,将臣引发神战,恐怕也是为了这个目的,那他当年毁了天庭呢?恐怕还是为了这个目的。

“这的确只是传说中才存在的事情,但……”

盘山没有说,那天将臣给他展示出来的血气,几乎已经强悍到了极点,那种感觉……就像是这天地中最强的主宰,甚至可以与天同齐!

将臣恐怕已经快走这一步了啊。

只是他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没人会相信,就连他自己都不信的事情,如何去让别人相信。

“不管怎么说,将臣有这个野心,也肯定会为这个目的采取行动,得到开天斧,让蛮荒重归混沌,再次开天辟地,就是他现在想做的事情。”

盘山道,“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阻止他。”

他深吸一口气:“你们放心,开天斧我绝对不会交给他,将臣虽然是盘古一族的人,甚至是初代创始人,但他做错了,他想毁了蛮荒,毁了盘古一族,我是不会答应的!”

“那怎么阻止?”

女娲问道,“在场的人,都是为了蛮荒,但你不信任,不想轻易暴露开天斧的所在之处,我们都能理解,那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总不能等着将臣先动手吧。”

大家都很着急,不希望事情再拖下去了,将臣的野心太过可怕了。

为了他个人的目的,甚至要牺牲整个蛮荒。

当年的天庭,已经成了牺牲品,如今的蛮荒,再这样拖下去,恐怕也是在劫难逃。

“女娲,我心里有数。”盘山道,“开天斧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将臣就算是找到了,也没那么容易再次掌控。”

他看了苏寒一眼:“现在各族损伤惨重,让各族修生养息,先恢复战斗力,我想更为重要。”

盘山直接站了起来,认真道:“请大家相信我,我盘山不希望盘古一族覆灭,更不希望蛮荒彻底消失,所以我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守护蛮荒,是我盘古一族历代的要求,哪怕……哪怕初代变了,但盘古一族,不会变!”

他都这样说了,女娲等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那开天斧,本就是属于盘古一族的东西,更是初代盘古将臣的兵器。

就算被他得到,也似乎只是物归原主而已。

只是众人担心啊。

“这盘山,肯定有问题。”

会议散了,祝梵追了出来,脸上有些不悦,更满是怀疑,“他始终不肯告诉我们开天斧的下落,到底是想做什么?”

苏寒摇了摇头:“恐怕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既然他不肯说,我们也强求不了,多盯着点吧,先让各族恢复一下,也不是坏事。”

他想了想,道:“海之角那边有邀请你们过去,你们考虑一下,想过去的话可以试试,那边有些药汤,喝了好处蛮多的。”

说完,苏寒便先离开了。

海之角云凡发出邀请已经许久了,只是因为天之涯的事情,谁也没心思去管这些。

不解决将臣的威胁,那是可能会造成整个蛮荒毁灭!

谁也不知道将臣接下来要怎么做,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第五都没有了下落。

但苏寒知道,他们既然已经开始动手了,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可以联手设计,让天庭毁灭,甚至可以引发神战,让各族厮杀,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出来的?

这边有女娲跟祝梵他们盯着,苏寒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直接去了海之角。

看到苏寒安然回来,云凡等人松了一口气。

虽然苏寒突破到了圣人级别,但在这蛮荒之中,没有什么实力弱的人,更何况他要面对的,是这蛮荒中最顶级的高手。

“你说什么?那些初代创始人都被复活了?”

听到苏寒细说,云凡直接站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不可能!他们早就陨落了,甚至在诸神黄昏时代,初代祝融和共工就已经陨落了,怎么可能……”

“不是真正的复活,那种状态很诡异。”

苏寒想了想,“我动用九字大道,能感觉到他们的魂魄存在,可却有些不对劲。”

他伸出手,做了个比划:“好像,他们的魂魄都禁锢在心脏之中,而身体其他部位,是没有魂魄的分布。”

苏寒精通阴阳之术,对灵魂最是精通,在跟几位创始人交手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这一点,十分诡异。

“禁锢在心脏?”

云凡更是皱起了眉头,饶是他算是鸿钧老祖第四个弟子,也从来没听过这样的事情。

“那他们算是活死人吧。”他继续开口道,看着苏寒,“拥有魂魄,却又不是有生命气息的活体,闻所未闻。”

“不仅如此,他们的肉身极为强悍,我的拳头都打不烂,”苏寒如今的斗字大道衍生到了极致,九丹共振之下振幅接近百倍!爆发全力之下,却连他们的肉身都打不碎,这也是让苏寒感觉到十分奇怪的事情,“只能说,这些创始人,现在的状态不同于任何生命体。”

他看着云凡:“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将臣这个名字?盘古一族的终极状态?”

“将臣?”

云凡想了想,许久才微微点头,“有听过,师兄曾经说过了几次,我记得不太清了。”

闻言,苏寒瞳孔不禁一缩,心中暗道:“看来果然存在啊。”

他顿了顿:“你仔细想想,天庭之主是怎么说的,这个很重要。”

云凡坐在那不说话,静心去回忆,这足足经历了又千年之久,他哪里记得那么清楚啊。

见云凡去回忆了,苏寒也不打扰他。

他走到火海,镇墓兽正趴在那,好整以暇,半闭着眼睛悠然地甩着尾巴,见苏寒走了过来,依旧纹丝不动,淡淡道:“你这小子一来,准没好事。”

“帮我一个人,找个人,”苏寒直接道,懒得废话,“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