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

历经九百九十九世的轮回,自我打破肉身,任由肉身枯败,任由灵魂禁锢,承受的痛苦,没人可以体会,更没人敢体会,回头光是想想,他都觉得一阵可怕。

每一世的轮回,都要在清醒意识状态下,感受灵魂跟肉身剥离,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每一寸皮肤溃烂,承受每一根骨骼断开、碎裂!

那种痛苦,撕心裂肺,震颤得灵魂都几乎要崩溃!

“我做到了。”

他缓缓抬起了头,一双银色眸子,代表着这本死人经,已经被他练就到了第二层次,只要再迈出一步,就算是曾经的老师,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三界之中,无形之外,都无人再可以威胁到自己。

这才是永生,这才是不死不灭!

“盘古……”他摇着头,“这样的名字,又有什么意义,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这个名字,我甚至可以杀了我自己,成就我新的名字。”

他站了起来,伸手一划,空间顿时出现一个口子,冲出来片片灰蒙蒙的雾气,他丝毫没有理会,一步迈了进去,瞬间便到了一处奇异的空间。

四周皆是浓郁到灰暗的雾气,若是祝融他们在这,便会发现,这就是那种可以消融一切的可怕物质!

但此刻,这里站着个人,丝毫不受影响。

茫茫灰暗空间,带着一种混沌的气息,仿佛天地初开那种状态,一切都在野蛮生长,一切都还是懵懵懂懂,没有开化的世界。

“老师。”

他喊了一声。

不远处,道道光点闪烁,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似乎听到了声音,才慢慢移动过来。

那些光点不断汇聚,逐渐拼凑成一双苍老的眸子,正与男子对视。当看到那双银色的眸子时,空气中,传来一声叹息。

“你还是执迷不悟。”

“我只是在正确的路上,坚持下去而已。”男子平静道,“而且,我成功了。”

“你觉得是对的?”

那双苍老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失望,却没有批评,“那你为何否定自己,你轮回千百世,不断磨灭自己的记忆和肉身,又不断禁锢自己的灵魂,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永生,不死不灭。”男子依旧平静,“凡人,是做不到不死不灭的,就算是东皇,他也一样。”

“凡人是卑微的,是低贱的,人性低劣,残忍,血腥,自私,让他们得到力量,不过是养虎为患,他们没有资格走进蛮荒,没有资格得到天地馈赠,毁灭他们,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而东皇却想带他们进蛮荒,他才是错的,老师,你一直都在偏心。”

他手扬起,四周空空荡荡的空间,灰蒙蒙的物质瞬间汇聚而来,聚拢在他的身边,却腐蚀不了他丝毫,这可以消融一切的东西,却奈何不了他。

这就是证明。

就连眼前的老师,在这宇宙海中,都无法挣脱开,又如何还有资格来说自己呢?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他有着令人憎恨也令人热爱,令人发笑也令人悲怜的人性。”苍老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笑意,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人性,有善有恶,也正因为如此,才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东皇在做的事情,一直都是引导凡人向善……”

“连这些憎恨都不愿意舍弃的人,如何向善?你们都太天真了。”男子摇头,“老师,到现在,你还是不愿意承认我才是对的么?”

那双银色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怒气。

“不只是人,就算是一草一木,都有善恶,就算是你们,天地赋予你们血脉本领,一样也赋予了你们善恶,你现在做的,就是恶。”

那道苍老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玩味,“收手吧,回头是岸,非要等我亲自动手么。”

“你还能动手么?”

男子不屑道,“老师,这宇宙海,困住你们两个一段时间是足够了,我早就算计好了,等你们出来,那时候的我,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你们,奈何不了我。”

他看着那双苍老的眼睛:“我本以为,你总算会承认我一次,但没想到你还是看不清楚,老师,你真的老了,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还是错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挥手一打,灰蒙蒙的物质横飞而去,将那些光点,尽数打散,“老师,忘了告诉你,我现在有新的名字,将臣!”

砰——

整个空间都仿佛破碎了一般,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中,在那双银色的眸子下,不断分崩离析……

撕开了空间,银瞳再现!

“将臣,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将臣一身白衣,风度翩翩,一双银瞳,已经可以看破这世间的一切,他缓缓闭着眼睛,又再缓缓睁开,敛去了银瞳,恢复正常。

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下一刻,地窟。

关押盘山等人的牢狱门前,又是那一身白衣。

盘山感觉到了,缓缓抬起了头,冷哼一声:“你不要痴心妄想……我不会告诉你的……”

“就算你杀了我们,杀了整个盘古一族的人,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我不杀你们。”

将臣声音很轻,迈步走到牢笼门前,“我只想问你们一句,身为盘古一族之人,你们坚持的是什么。”

盘山几个人一怔,没有想到会突然被问这样一个问题。

他抬头盯着将臣,微微眯着眼睛:“盘飞,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说了,我不叫盘飞,”将臣道,“旧的身份早就该舍去,如果你非得叫我旧的名字,那你可以叫最早那个。”

“嗯?”

“盘古!”

闻言,盘山顿时瞪大了眼睛,疯狂扯动铁锁链,嘶吼起来:“你在胡说什么!”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盘山就像个疯子,拉扯着铁锁链,让他整个人的肩膀瞬间便鲜血淋漓,“盘古?这个名号!不是你可以亵渎的!你明白么!”

“咔咔咔!”

铁锁链疯狂震动,足以看出盘山的愤怒。

“盘古?”将臣哼了一声,不容亵渎的名号?他看着盘山,浑身气息一震,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息,更带着一丝古朴的道韵,那一刻,盘山整个人都震撼无比,那种感觉,就仿佛在面对盘古一族祠堂的初代石像!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