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的路,还跟师兄不一样。”

云凡眼里露出一抹惊喜,看着油锅中不断冒出的气泡,心道这可比当初天庭之主在这修炼的时候,弄出的动静大多了。

苏寒不知道,但云凡很清楚,这不是真正的油锅,而是牵扯到灵魂的拷问,冒出的气泡越多,就说明苏寒牵挂的东西越多,灵魂上的束缚越多。

对别人看来,这是坏事,甚至大部分人选择斩去这些牵挂,免得影响自己的路,也就是所谓的斩三尸,但对苏寒来说,完全不同。

他珍惜认识的每一个人,珍惜每一份交情,珍惜每一个朋友,甚至是每一段过往。

对苏寒来说,这都是很珍贵的东西。

“咕噜咕噜——”

气泡不断冒起,旋即翻滚起了浪花,动静越来越大。

云凡愣住了,镇墓兽也诧异不已,显然他们一样没见过这样大的动静,在苏寒之前,从来没有过。

“这小子,果然跟常人不一样。”

镇墓兽喃喃道,他突然想起最初第一次见到苏寒的时候,那时候的苏寒,太十分弱小,但却敢跟老天叫板,这等豪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许久,气泡渐渐变少了,一切又慢慢恢复正常,云凡站在那,都没注意到,镇墓兽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自己的身边。

“该告诉他的事情,可以告诉他了。”

镇墓兽道。

“我明白。”

云凡点了点头,“希望他能更进一步吧。”

看着油锅沸腾,云凡脸上表情严肃:“我的职责就是指引他走上正确的道路,这点你放心。”

哗啦啦——

油锅中,苏寒出现了,他依旧在迈步,此刻视线变得清晰,已经从油锅中走了出来,迈步越过了整片油锅。

他的眼睛变得更亮,似乎已经看透彻了一切。

任何虚妄,都别再想遮蔽他的眼睛,他知道自己本心追求的是什么,珍惜的是什么。

心口那口气,变得舒畅不已。

“只差一步,便可迈入圣人境界。”云凡叹了一口气,“这等天赋,已经十分了不得了。”

苏寒转头看来,见云凡在那:“上刀山火海,下油锅,我都走过了,现在可以上山了吧?”

“可以了。”

云凡点头,“不过,在上山之前,我得告诉你一些事情。”

“有关天庭之主。”

苏寒转身,看着云凡:“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跟天庭之主,又是什么关系?”

云凡笑笑:“算起来,我是他师弟。”

“虽然,论实力,我可比这位师兄差远了,但我们有同一个老师,所以我喊他师兄,也说得过去。”

苏寒眸子微微一缩,同一个老师?

天庭之主的老师?那该是什么可怕的存在!

他听女娲说过,天庭之主比自己强的地方,就是天庭之主有一位好老师,指点他很多,眼前这个云凡,竟然跟天庭之主是师兄弟,这未免也让人匪夷所思了吧。

“实际上,我是老师收养的一名孤儿,天资一般,无法达到师兄的高度,更不能继承老师的衣钵,能做的,也就是帮他打理这海之角了。”

云凡道,“我知道你好奇,今天我都会告诉你。”

“我跟天庭之主共同的老师,叫做鸿钧老祖!”

听到这四个字,苏寒的瞳孔猛地收缩,鸿钧老祖?天庭之主的老师,是鸿钧老祖?这是在神话传闻中的人物,他知道有蛮荒女娲各族的存在,鸿钧老祖出现也不奇怪,但天庭之主是他的学生,这就让苏寒有些诧异了。

不仅如此,似乎有些事情,跟传说中的不一样,苏寒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事实上,老师的弟子算上我,一共有四个,大弟子盘古,也就是盘古一族创始人,初代盘古族长,二弟子初代女娲族长,他们一个开天辟地,破开混沌世界,一个捏土造人,赋予生灵,皆是因此证道成圣,而三弟子东皇太一却选择了另一条路。”

苏寒的心中,满是震撼。

云凡的每一句话,都好似重磅炸弹一般,在自己的心头爆炸开!

“你应该猜到了,天庭之主便是东皇太一的真身,老师的第三个学生。他一直觉得天地赋予的天赋本领并非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蛮荒所谓的神灵,也不应该高高在上,俯视那些凡人,所以他舍弃了自己圣人之身,轮回凡人,从一个真正的凡人开始,重新开创自己的路!”

“凡人的修炼之路!”

云凡说到这,语气里满是自豪,有些激动道,“师兄他做到了,以凡人之躯,不断提升突破,再次证道成圣,只是……”

他由不得苦笑一声:“凡人终究是凡人,更多了七情六欲,更多了牵挂和羁绊,师兄他爱上了一个女人,也因此,将自己建立的天庭势力,尽数毁灭,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师兄走的路,如今也是你在走的路,而且,你能走得更远,因为你把那些本来是负担的东西,变成了属于自己的力量,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云凡看着苏寒,“所以,我相信你可以完成师兄没有完成的事情。”

苏寒看着云凡,这些信息需要他不少时间来消化。

鸿钧老祖的学生,有盘古、女娲和天庭之主,那天庭覆灭,天庭之主陨落,他们难道都不管么?还眼睁睁看着天庭之主陨落?这似乎有些不对劲。

似乎看出了苏寒在想什么,云凡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事情的复杂程度,远在你的想象之内,就连老师……如此存在,都没能发现,若非师兄陨落,老师可能还蒙在鼓里,不会知道,蛮荒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云凡叹了一口气:“因为想法不同,三个人走的路都不一样,坚持的东西也不一样,师兄想走凡人的路线,其实就是在挑战已有的规则,而大师兄,是极力拥护这规则之人。”

苏寒盯着云凡,从话里听出了一层意思。

他沉默片刻,才开口问道:“那如今,鸿钧老祖在哪?”

学生打架,老师总要站出来吧?

说到这个,云凡的脸上,更是无奈,还有一抹担心。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