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葫芦跟泉眼根本就没丢,水族被烧那也只是假象?这一切,都不过是水族自导自演的戏而已?

祝梵等人,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没错,他们贼喊捉贼而已。”

苏寒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很疑惑,本来我也没想到这点,但这次长仙山的陷阱,反而暴露了这一点。”

见众人脸上满是诧异,苏寒解释道:“第一,水族那一把火,不是你们烧的吧?”

“自然不是,我们若是要动手,又岂会给他们机会?哼!”祝梵冷冷道。

“不是你们烧的,他们却来找火族麻烦,就是因为水火不容,两族几千年的恩怨,在整个蛮荒都是众人皆知,他们怀疑你们,合情合理,要动手根本就不需要找理由。”

“这第二,若长仙山真有泉眼跟紫金葫芦的下落,以水族对那两件宝物的重视程度,他们会只派共阳这些晚辈来么?恐怕他们的族老,会倾巢出动,确保能将宝物带回来,而不是让一个晚辈去装装样子,只能说,他们一早就知道,这长仙山中,不会有紫金葫芦。”

祝新等人顿时眼睛一亮,他们也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却说不出来,到底哪里奇怪。

原来怪在怪在这里,换做是他们火族的至宝丢了,一旦有准确的消息,祝梵等大族老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要去将那些宝物夺回来的。

水族竟然如此不重视,只能说明他们很清楚,长仙山内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第三……”

苏寒眸子里光芒闪烁,前两点是推测,并非是实打实的证据,而第三点,“这第三点,在谢万堂身上,我找到了证据,证明谢万堂跟水族,也是一伙的。”

祝梵等人站了起来,都盯着苏寒。

苏寒伸出手,手掌上放着一块令牌,上面正用篆书写着一个水字!

除了水族高层族老之外,谁还能给谢万堂这样的令牌?

“哼!”

祝梵大怒,“这群水猴子,贼喊捉贼,毁我火族名誉,可真是够不要脸的!”

“大族老,这些证据,恐怕还不够充足。”二族老比较慎重,微微皱眉开口道。

“还需要什么证据?”祝梵厉声喝道,“这些水猴子,就没安什么好心,当年他们就参与掠夺古天庭的宝物,能是什么好东西?他们跟幕后那些家伙,肯定也是一伙的,如今只是贼喊捉贼,在蛮荒各族面前装可怜罢了!”

“苏寒!”

祝梵喝道,“你想怎么做?”

“我只要泉眼,那紫金葫芦可吞天地,对你们火族来说,同样算是至宝,毕竟若是可以收集天地间各种神火的东西,可不多。”

苏寒的话很简单,祝梵等几个族老的眼睛都已经亮了起来。

那紫金葫芦有多玄妙他们自然听说过,可吞天地啊!

“我天庭已经有一个紫金葫芦了,赠送一个给火族,又有何妨?”苏寒笑了笑,“就是不知道大族老你们看不看得上。”

几个族老彼此相视一眼,几乎没有一丝犹豫,便有了决定。

他们得承认,苏寒这句话,太有诱惑力了,一个紫金葫芦,就值得他们动手了!

更何况,这是天庭的人主动开口相送,可不是他们火族巧取豪夺,他们火族,就不是这样的族群,那紫金葫芦本就属于古天庭之物,跟水族又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被强盗抢走的东西,就属于强盗了?放屁!

“好!”

祝梵直接道,“我火族与水族几千年的恩怨,总是需要解决的,他们几次三番杀上我不周山,杀伤我族人,这笔账,是该讨回来了!”

闻言,祝新等人,一个个血液沸腾起来!

在长仙山差点被共阳杀了,被那水族之人羞辱,若不是苏寒,他们现在哪里还能站在这里,水族之人三番两次来不周山捣乱,这笔账,必须要算!

“三族老,立刻安排下去,带领族内高手,准备杀去水族!”

“好,我去安排。”

“祝新!”大族老转头,盯着祝新,喊了一声,祝新立刻上前,恭敬道:“大族老。”

“这次出去,可有什么收获?”

“我……”祝新看了苏寒一眼,深吸一口气,“有收获,过去的我,太幼稚,太不懂事,自视甚高……”

“你知道就好,你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要轻视任何人,否则哪天死了,我不会为你报仇!”

“是!”

祝新大声喊道。

祝梵点了点头,这才满意下来。

他看着苏寒:“我等准备一番,便可以出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想借用你的万火牢笼。”苏寒想了想,开口道。

借用万火牢笼?

那是牢笼,可不是旅游胜地,苏寒怎么那么喜欢去万火牢笼?祝梵自然不会拒绝,苏寒就是想住哪里,他也不会说什么。

他立刻安排祝刚带苏寒去。

“万火牢笼就是族内一位前辈,根据长仙山的特性而布置出来的,这次去长仙山,你可有什么体会?”祝梵看着留下来的祝新。

“大族老,是我无能,并没有什么体会,倒是发现……”他顿了顿,“苏寒能够掌控重力场,就是从万火牢笼中领悟到的,而在长仙山中,他近乎无敌。”

闻言,祝梵等人楞了一下,几个族老更是彼此对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苏寒不过是在万火牢笼里呆了几天,就能掌控重力场,这已经够让他们意外了,而在长仙山中,苏寒近乎无敌?

“你说的无敌……”

“就算是大族老你们,在那种环境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祝新稍稍估计了一下,一句话,让祝梵等人都禁不止倒吸一口凉气。

半天,祝梵才放松下来,冷然道:“那只能说,水族要倒霉了!”

……

咚咚咚——

战鼓擂动!

狂风呼啸,黄沙漫天飞舞,水族那一片绿洲之前,已经密密麻麻站了一群人,祝梵便站在最前头,而苏寒,就在他身边,负手而立,看着那一片被烧了一半的绿洲。

这水族,还真是下血本啊,演习演得很到位。

“祝梵!你们想干什么!”共飞等人掠来,厉声喝道。

“呵呵,别装了,把紫金葫芦和泉眼,都交出来吧。”苏寒不屑道。

  

章节目录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